[乐夏]灼灼

月上柳梢,王府里一片安静,空荡冷清,四周都很暗,只有夷则房间里还亮着灯。

房间里夷则在看信,手里提着笔,却没有落下,神情严肃。

 

“咚”

夏夷则抬头看了一眼,房内并无异常,他皱着眉,又重新低下了头。

 

“滋——”

“滋——”

信上突然出现一片阴影,夏夷则又抬起头,发现面前悬着一个酒壶,用绳子吊着。

“……”

他伸手接过,仰头一看,乐无异坐在房梁上,手里拿着一个钓鱼竿,笑呵呵地说:“本偃师钓鱼,愿者上钩咯。”

夏夷则脸上绽开笑容:“……怎么神不知鬼不觉从塞外跑回来了,乐兄?”

乐无异支着下巴说:“来找你喝酒呀。那是我自己酿的葡萄酒,等了这么久,总算等到了开窖最好的时候,我就拿着他回来找你了……怎么,不喝一杯吗?”

夏夷则拿起那酒壶,朝他一举,笑道:“好。”

 

院子里。石桌上摆着乐无异那小小一壶的葡萄酒和一些下酒菜,夷则坐在桌边对着那瓶子入神,乐无异又抱了一大坛子酒酒过来了。

夏夷则看着他道:“乐兄对我王府的酒窖还挺熟的。”

乐无异把酒放到桌子上,又说:“我对你王府的厨房也挺熟的。”

夏夷则在他面前放下杯子,说:“以后乐兄在西边混不下去了,可以考虑来我府上做厨子,给你每月二钱,包吃包住。”

乐无异伸筷子夹了几块腌瓜,半开玩笑的说:“御厨才二钱月俸,夷则你也太小气了吧。”

 

夏夷则只是倒酒,对“御厨”二字没有别的什么评价。

乐无异嗯了一声说:“上回来你这儿时我亲手封口的腌瓜,你也尝尝啊,味道不错。”说完很自然地夹起来一筷子凑到夏夷则嘴边。夏夷则愣了下,张嘴吃下了。然后立刻低头倒酒,掩饰表情。

“怎么样?”

夷则端着酒杯说:“……乐兄以前也做过这菜吧。”

“是呀,在桃源仙居图里做过几次,夷则你舌头够灵的。”

 

 

 

皓月当空,两人坐在空旷的院子中,忽而吹来了一阵风,将一片花瓣吹落,掉在了夏夷则的酒杯里。

“这时节,桃花竟然开了吗?”无异看了一眼,说,他抬头看了看,冬末春初,桃树还都是枯的,没见到有开出来的花。

“大约是春天的预兆。”

夷则就着那片花瓣,把酒喝了。

“之前,我以为你会种一院子的梅花,总觉得夷则你会更喜欢梅花吧……没想到却是桃树。”

夷则晃晃杯子,像无异伸了过去,无异为他倒酒。

夷则说:“我已见过了春天……”

桃源园仙居图里,乐无异将在石榻上的他叫醒,拉他去看已经开放的桃花,阿阮和闻人已经站在那儿了,正挽着手笑着指着桃花,无异牵着他的手。整段回忆没有一点声音。

 

夷则说:“……我自然爱梅花,可是我已见过了春天……”

“夷则,你说啥?”

夏夷则知道自己晃神了,就说:“……胡言乱语,让乐兄见笑了……”

乐无异嗤了一声:“你还没喝几口呢。”

夏夷则:“说明乐兄久酿得醇厚。”

乐无异放下了酒杯,说:“夷则,你太累了。”

夏夷则:“……你在塞外总比我劳累些吧……无异,你回来做什么?”

 

因为这个“无异”,乐无异晃晃脑袋以为自己听错了,说:“哦,我听说……你父皇不太……嗯。”

“所以回来帮我?”

“夷则你一直……”乐无异比划了一下,“自你决心回到长安开始,就一直在计划着什么,虽然我爹叫我不要插手,闻人也觉得你肯定没问题……”

“但是啊……”乐无异站起来,端着酒杯站到了夏夷则身边,把手臂压在他的肩膀上,显然已经有些迷糊了,“你一直把我们排除在你的计划外吧?前几年,刚封王的时候,你两个皇兄找了个杀手……那时我还在西域,得到你遇刺的消息已经两个月以后了,要不是我与商队的老大交代过三皇子的消息要第一时间告诉我,我会被一直瞒在鼓里吧?”

夏夷则握着酒杯的手一紧。

“我不是不相信你,夷则,我当然相信你,很相信,但是即使相信,还是会担心,你明白吧?我知道你很厉害,但是还是会有点担心,这回一听你父皇不大好了,我就直接开着没做好的大偃甲鸟来了……”

“禅机呢?”

“馋鸡吃太胖了飞不快,放心你看我晚上来的没人看见。”

乐无异还要去拿那酒,夏夷则却挡了一下:“乐兄在塞外,酒量倒是变小了。”

乐无异笑:“我没醉啊。”

夏夷则:“……而且醉后话多的习惯,也没有半分更改。”

乐无异直起了身子,又坐到了那桌子上,晃着腿。

“我早就想好了,夷则,你赢了呢,就可以做皇帝啦,也就没我什么事了,我就能安安心心的在外头修水车~修大桥~如果你输了……虽然不太可能,但是如果你输了,我就带你跑掉,我造了个这——么大的偃甲鸟,可以把你啊我啊我爹我娘都装进去,飞到我哥那儿去!虽然那儿是大漠,但是我们有桃源仙居图,不怕……”

夏夷则起身扶住他,无奈笑道:“乐兄醉了……”

乐无异:“没醉。”

夏夷则:“夜晚天凉,我们还是进去说吧……”乐无异被他拉下桌子,乖乖扣着手,夏夷则拉着他走,没过一会儿,乐无异说:“夷则,我们是朋友吧。”

夏夷则无奈道:“是。”

乐无异:“做朋友就不应该有所隐瞒……”

夏夷则领着他在走廊里走,乐无异说:“要去睡了?我自己去找房间就好了,夷则你早点休息啊,话说你府上怎么连个下人都没有?”

一边说着一边倒退,夏夷则刚想阻止他,来不及了,PIAJI一下掉水里了。

夷则:“……”

无异:“咕噜咕噜……噗!”从水里冒出头。

夷则:“哈哈哈哈哈。”

乐无异:“呸、噗……夷则你笑了?”

 

镜头拉远,他们俩的对话还不断传来。

“乐兄快上来,换身衣服。”

“水里凉凉的蛮舒服的诶。”

“……再凉这个时候泡着也不好,乐兄清醒了吧?快点上……咦。”

“噗通。”

“夷则你脸这么臭干嘛又不是第一次一起泡澡> <。”

“……”

 

一朵桃花在光秃秃的枝头开着。

 

房间里,无异在床上呼呼大睡,夷则又拿起了那封信,信上写着“时机已到,只须一声号令。望三皇子莫再犹豫……。”

夷则提笔,写了个“准”字。

无异“唔”地翻了个身,夏夷则放下笔,吹灭了蜡烛。


评论
热度(13)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