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池袋西口公园][崇诚]24小时贴身任务

两年前的本子文,现在公开w



1

事情的开端是我放错了CD。

当池袋的真岛水果行响起了D小调托卡塔的沉闷管风琴声时,不光是路上的行人,我自己也被吓了一跳,提着装满美国大樱桃的尼龙袋的手一抖,差点把可能比我还值钱的玩意弄到地上。

对面挎着毫无女人味的红绿白GUCCI包的少妇眉毛一竖,递来一张崭新的万圆纸钞。她那怀疑的目光真让人浑身不爽,我接过钱摸摸鼻子,回身给她找零,CD机里,巴赫的代表作还在哭号。

 

真晦气。这倒楣的看店日子到底什么时候才是个头?不过话说回来,人还就有这一点古怪了。整天被拜托这拜托那的时候,我一个劲儿地想啥时候能闲下来呆在店里,现在老妈去温泉旅行了,我才觉得以前跑东跑西当侦探的日子是多么美好。至少不会因为一袋樱桃而被家庭主妇丢白眼。

 

我重新挑了挑,最后抽了张海顿的告别,刚塞进CD机里,就觉得四周一下子暗了下来,我回过身去,因为低着头,首先入眼的是一双锃亮的皮靴。我头也没抬地坐到一旁中国制造的竹编椅子上,懒懒地打招呼:“您又一声不吭地驾临小店啦,陛下。”

崇仔挡在店门口,几乎把阳光全遮住了。这家伙从来没有为矮个子和懒得开灯的人好好考虑下么。我半站起身按下了灯的开关,惨白的灯光下水果们突然变得很有卖相。

 

“你最近很闲嘛,阿诚。”

崇仔的每次出场都在挑战我作为一个穷人的审美底线。一件简单的白衬衫外套着铁灰色的休闲西装外套,剪裁有型被他的长腿穿的更有型的牛仔裤,脖子上挂着一条项链,银制的铭牌嵌在锁骨中间,加上那双看了很眼熟应该上过杂志的短靴,啊啊,他以为他是街头潮流刊物的金秋着装示范吗?话说回来我真想知道这男人走在街上有没有收到过星探的名片。——不过在池袋街头是不可能的啦。不认识国王安藤崇,你还在池袋混个屁呢。

 

我抓抓头发,回答道:“看店也是很忙碌的事。水果行店员才是我的正职。”

麻烦终结者的名号太过响亮,连我自己也有些惧怕了呢。作为专栏作家也没什么成绩,我果然是废柴一根。所以各位读者提起我的时候,还是加上“水果行店员”这个定语会比较好。

 

“可以的话,有事拜托你。”

国王的口气还是有强力制冷机一样的功效,我微微有些惊讶。其实冬战争过去以后,池袋的变态和捣乱分子都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日子平静得太久,我也想不出有什么事可以让崇仔露出这种表情。上一次他亲自来是为了上一代国王的委托,那么这次呢?

 

我没有回答,崇仔盯着我身后的楼梯口问:“伯母不在么?”

“跟商会的街坊温泉旅行去了。”真不爽,那个老女人,一把年纪了还泡什么美容泉?她再不会来,我会被闷成变态的。

崇仔敛起眉毛,“……这次的事,需要你接下来的24小时都和我呆在一起,恐怕不能顾店了。”

——喂,陛下,我还没答应?!——当然,这种话作为臣下的我是不能说出口的。于是我说:“我家老女人明天才回来。”如果发现我乱跑,老妈绝对会喷火的。

 

“我和伯母说一下吧。”说完国王掏出一只只在网上看到过的黑莓手机,让我报出号码。

池袋国王和真岛家女王的会谈一如既往的愉快。崇仔那家伙面对我妈的时候就会完全变一个人!想起冬战争时他还嘴甜到叫“母亲大人”,我眯着眼抖了一下,实在是太恐怖了!

 

会谈的结果是老妈说今天下午就能到家,“小崇有什么用得上我家那臭小子的就请尽情地拿去用吧!”

我拉下卷门的时候还在思考一个想了很久的问题:我果然不是我妈的亲生儿子吧?呜呼哀哉!

 

 

2

坐在宾利车的后座,我半开玩笑地把这个问题说给了崇仔听,国王只是冷酷的笑笑,说:“我说过她很像某任Gking的女人——”

“不可能啦,”我迅速否定,“我爸才不是Gking。”

 

宾利车平稳地在池袋街道上行驶。西一番街的梧桐叶子落得也差不多了。看上去颇有几分萧索,其实在哪里的秋天都应该是一个样子的。车里的气氛比秋天还要冷一些,一时间我和崇仔都没有再开口说话。

作为保镖的G少年继承了双子星以来的优良传统——闷,只冷冷地盯着窗外,警惕地防备着虚构出来的袭击者。

 

半分钟后,我终于沉不住气了,于是打破了沉默:

“嘿,崇仔。”

国王抬眼看我。保镖则是极快地扫了我一眼,目光中充满了对我不敬口气的不满。

我清了清嗓子,问:“这次到底是什么事呢?’

崇仔坐在我的对面,翘着腿的样子很像暴发户,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用十分平静的口吻说:“——是我的私事。”

 

这下不止是我,保镖的耳朵也不禁动了动,如果没有经过训练,他们的脸上一定浮现出了巨大的讶异的=口=脸了吧?

我倒是丝毫不用顾虑,痛快地露出了惊讶的表情:“咦?”

“阿诚只需要配合我就行了。”

 

“不能透露更多?”我饱含笑意地挑起眉毛,“你可不是个好委托人,不让我知道细节,就算你让我断手断脚、去做男公关,我也只能照做咯?”

“我不会。”

崇仔的口气异常认真。

“……诶?”

“我不会让你有危险。”

他看上去非常严肃——这就是,呃,所谓的兄弟义气吗?

 

但是我的脸却迅速地红了起来,唔,这话实在是有点怪怪的啊。

 

 

3

休旅车停在一幢百货大厦旁边。我还在发呆,崇仔已经打开了车门,拎着我丢了下去。

“到这里来干吗?”

虽然没有银座或者新宿那样恐怖的人流量,但是新年后的池袋也是绝对的人挤人。这座大厦刚建成不久,消费水准很高,作为准穷人的我也只是在网路上看到过介绍。我盯着广场上汹涌的人潮,又看了看造型独特的大楼,心里油然升起一种拔腿就跑的冲动。

 

“崇仔,委托人就不能选一个安静点的地方吗?”

——国王用看小丑一样的眼神看了我一眼,我才反应过来这次的委托人就是他自己。我缩了一下脖子,堆起谄媚的笑来:“那么我们到底来这里干吗?” 

年轻的国王手插着牛仔裤的口袋,以一种巡视国土的姿态说道:“看电影。”

 

——诶!?

“走吧。”

 

不知是不是因为转冷的天气冻住了我的神经,今天的世界让我有些无法理解,再清醒过来时,我正坐在百货顶楼电影院的某一个大型放映厅里,放映厅里十分空旷——只有我与崇仔两个人。

我的手上被塞了一桶爆米花,崇仔坐在我的身边,手上拿着两杯可乐。

其实我的心里充满了疑问。比如为什么崇仔会带我到这里来,比如为什么热闹的电影院会有一个这么空的放映厅(——这似乎是一个很蠢的问题),但是我没有说话的机会。片头的字幕跳出来的时候我刚张开嘴,崇仔就严肃地竖起了手指示意我噤声。

 

十分古怪,但是国王的心思一向是我不能多揣测的。怀里的爆米花很香,电影开头的旁白很吸引人,不看白不看,我往嘴里塞了几颗爆米花,开始认真地关注着大萤幕。

 

4

出放映厅的时候,我发现国王的保镖们刚刚一直守在门口。似乎连表情都没有变过。崇仔把空了的爆米花桶和可乐杯递给他们,然后突然揽住了我的肩膀(“吓!”),径直向电梯的方向走去。

搭载我肩上的那只有温度的手真的是国王的吗……我知道在别人眼里我们一直是“好朋友”,但是对我来说,就算的确经常受这个家伙照顾,但是还是觉得我们俩之间有很大的一段距离。跟我和猴子那种打打闹闹勾肩搭背的友谊不一样,我和崇仔更像是柏拉图……不对什么乱七八糟的。

脑子里在胡思乱想,被搭住的肩膀却一直僵硬着,行尸走肉似的被拖进了观光电梯。这回崇仔没有行使他的国王特权,电梯里都是人,我们进去的时候,众人的眼神就瞬间投向了崇仔搭在我肩膀上的那只手上。

 

站在最里面有一个头发染成栗色的女孩,大概是一个G少女吧。见到了崇仔和我,愣了一下,慌张地说了一句“国王好,诚……诚哥好。”这声诚哥叫的真勉强,崇仔点了点头,那G少女努力地直视前方,却数次破功,眼神总是不由自主地往我们这边飘过来,小心翼翼,还带着几分探究和……兴奋?

——兴奋……!?

电梯在下降,G少女停在12层的时候突然冲我问道:“诚哥和国王一起来看电影么?”

 

我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样问,但是出于礼貌,还是如实回答了:“是啊。”

“看了什么呢?”

我报出了刚才那部还算精彩的美国大片的名字。

G少女笑着说:“我也准备去看这一步,拿了票下午和我男朋友一起来看。”

我哦了一声,又和她聊了几句男主演的身材之类的话题,电梯就叮地停在了一层。崇仔揽在我肩上的手一用力,口气生硬地说了一声“走了”,就把我拉了出去。G少女还要去下一层,电梯门在我眼前缓缓合上,遮住了她低头摆弄手机的神色雀跃的脸。

 

“人已经走了。”崇仔冷冰冰的话打乱了我的思路。不知不觉我已经坐上了车。这是一辆单排双开门的跑车。崇仔的做派越来越暴发户了……崇仔亲自坐在驾驶席,除了我们没有别人了。这有点奇怪。

他看上去不是特别高兴地从口袋里掏出一个PDA,biubiu地按了几个键后放到了操作台的一个支架上。我尽力不去想那个G少女怪异的笑容,只是问:“——所以你准备让我去干什么?”

如果想找个人陪着看电影,那么随便一句话全池袋的女性都会疯狂地扑上来的吧?

崇仔斜了我一眼,依然没有回答。我看着他熟练地发动汽车,打满方向盘,心头无由来地就蹿起了火气。

 

 

 

5

崇仔带我到了一家中华料理店,现在离用餐高峰还有一段时间,店里只有几个懒洋洋地在打牌的店员。我们推门进去时,其中一个人正兴致勃勃地在收钱。看起来像是赢了钱的那个一脸笑容地迎了上来,用口音奇怪的日语问道:“两位?单点还是套餐?”

 

崇仔用询问的眼神看着我,一路飞车过来我越涨越高的火气瞬间因为这个眼神加上肚子的抗议泄了一半,我抬头看了看菜单,说:“麻婆套餐一份。”

崇仔说:“一样。”然后自顾自地走向了靠窗的一个双人位置。

我像尾巴一样的跟上去,坐在他的对面。伙计们忙碌起来,我的眼神乱转,最后又回到了崇仔的身上。

 

英俊的国王坐在这家店里,有一种微服出巡体验庶民生活的感觉。我的眼角抽了一下,在心里组织好语言,深吸一口气道:“G少年最近还好吧?”

崇仔飞快的看了我一眼,眼神里带着几分不解,说:“还好。”

“也没有外人入侵池袋街头吧?”

“没有。”

“也没有什么变态色情狂出没?”

“没有。”

我住了嘴,实在想不出还有什么会让国王觉得麻烦的。

 

让我捉摸不透的人正慢条斯理地玩着手上的PDA,手指滑动翻页的时候还会有清脆的纸张反动的声音,他看得聚精会神,我一时没有说话。

 

……到底是什么事,要弄得这么神秘?

 

好歹也是这么多年的朋友了,有什么麻烦不能直接说出来嘛?如果别的委托人像这样遮遮掩掩的,我早就摔桌走人了吧。

我托着下巴,上下打量好友的脸,他的注意力全在手上的PDA上。我突然想到,也许是作为“国王”太久了,他的一举一动我总是要和池袋的大事件联系起来。

 

这次的委托人,到底是池袋少年王,还是……安藤崇他自己呢?

 

安静地吃着麻婆套餐,我努力不发出声音。

池袋少年王在某种意义上的确是披着暴力外衣的贵族(或者披着贵族外衣的暴力分子),至少在餐桌礼仪上,和我相同平民身份出生的崇仔,做的可好多了。

食物非常美味,十分合我的口味,我吃得非常满足。

虽然我心中的疑惑没有一个被解开,但是——

 

其实这样单纯的和崇仔看看电影,吃吃饭,没有别的什么目的,不是挺好的吗?

 

我坐在跑车的副驾驶座,又开始胡思乱想。

说是朋友,我和他平时的关系都是建立在“合作”的基础上的。我是他在街头最好的眼线,他是我最有力的后援。一般朋友会做的事,我们根本无暇去做,也没做过。

平时没有什么大事不会见面。打电话也是为了商量怎么铲除池袋的毒瘤。

——这样算什么朋友呢?

 

 

我转过头盯着崇仔的脸,他正视前方,面无表情地开着车。

 

我下了决定:无论崇仔的麻烦是什么,今天,我会把他当做一个普通的朋友,普通地相处一下的。

 

 

6

可是普通朋友会一起来逛超市吗!?

我站在沃○玛的面前,一时间内心产生了里氏7级以上的动摇。

崇仔你到底在想什么——?!

 

国王陛下不具备读心能力。也完全无视了我震惊的表情。他终于收了那个PDA(所以说他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对电子产品感兴趣的?),对我说:“去推购物车。”

我呆在那里啊了一声,然后就默默地跟在了国王的身后。

 

是顺路过来采购吗?原来这种事情国王会自己做啊?

我摸了摸下巴,脑子里开始迅速构思专栏的下一个选题。【国王的一日】怎么样?介绍崇仔不为人知的日常生活,杂志一定会卖到脱销的吧?也许这篇文章会作为我写作生涯的一大转捩点存在呢?

 

“你又在傻笑个什么劲?”国王语气里的冷气扑面而来,人体制冷的技能又提高了吗?半秒后我知道是我误会了。冷气是因为我们已经到了冷藏区。

崇仔站在冷藏柜的前面,一本正经地对我说:“牛排已经选好了,你还有什么要吃的吗?”

“诶?”等一下,牛排是怎么回事?

“配汁也确定是黑胡椒了,配菜呢?要不要意面?”

我捡回冻住的神经,说:“牛排什么的,是指……晚餐吗?”

崇仔顿了一下,说“嗯。”

“……现在买材料,是让谁来做吗?”事先声明,牛排这么洋气的东西,我可不会做哦。

 

国王的脸上露出了不耐烦的表情。我一下就醒悟了过来:“你,你做?”

那家伙又施恩一样地应了一声,自说自话地:“那就胡萝卜,西兰花和意面。”地推着车走了。

我没弄清状况,但莫名其妙地有些开心。三步并两步地追了上去,我说:“比起牛排,我其实更喜欢拉面——”

“麻烦。”

“其实也不太麻烦啦。”

“囉嗦,书上又没教——”

“书?”我捕捉到关键字了。

 

但国王没有理会我。接下来都没有。

 

7

崇仔的住所我以前曾经来过一次。与外人想像中的豪华带花园大别墅不一样,池袋少年王其实住在一幢非常普通(——其实也不普通)的酒店式公寓里。

冷色调为主的北欧风居室,看上去并不像家,更像度假村的大酒店。

 

我坐在皮沙发上,面前的液晶电视正在播放《魂断蓝桥》,离晚饭的时间还早,崇仔正站在房间另一边的落地窗边不知道跟谁在打着电话。他的表情看不出喜怒,回应也都是“就这样。”“马上去做。”一类的简短的命令。

 

《魂断蓝桥》我看过很多次,剧情也已经烂熟于心,也没法再被桃瑞丝·劳埃德的脸吸引了。

已经今天已经被崇仔的出其不意弄得有点麻木,所以当一边讲着电话一边走过来的他拿过我手中的乌龙茶喝了一口我都没有太惊讶。

 

他坐在我的身边,手臂靠着我的手臂。沙发明明这么大,一定要和我挨到一块。我转头看他,他的目光直直对着眼前的电视,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我们的姿势有些亲密。不过他的手臂很僵硬,我再次在心里确认了他是想要和……和我沟通感情(?)。

 

“早上刚看了电影,下午我们来玩游戏吧。”

他说。

我哦了一声。于是崇仔就低头拆了一个盒子,从里面拿出一套崭新的Wii套装,转头问我:“你会装吗?”

我:“……”

 

二十分钟后,我们搞定了Wii,开始玩太鼓达人。

玩完了太鼓达人,我提议接着玩马里奥,被崇仔蔑视的目光击中之后,我还是选择了生化危机。

崇仔居然不止运动细胞比我多,打游戏的天赋也比我高!好吧,Wii的话也许跟运动神经有点关系,在我一次次被丧尸挠到崇仔却毫发无伤之后,我瘫坐在沙发上,满头大汗、手脚酸软地说:“不玩了,好累。”

 

崇仔半挽着衬衫的袖子,额头上笼着一层薄薄的汗水,看着我似笑非笑:“吃饭吗?”

我哼哧哼哧地喘气:“反正做饭的是你。”

他放下手柄,勾了一下唇角,说:“那就去收拾桌子吧。”

“让我再躺一会儿——”我懒洋洋地说。于是他摇摇头就进了厨房。

 

我瘫在沙发上,一会儿转一个身,慢吞吞地站起来,刚站直身子,门铃响了。

崇仔的声音在厨房里响起:“阿诚,开一下门。”

我舒展了一下身体,小步走去开门。

门外是一个G少年,有点眼熟,应该是国王亲卫队的成员,他怀里抱着一瓶红酒,看到是我明显有些惊讶:“啊……诚哥?”

“?”

那个G少年刷的红了脸,说:“我我我来给国王送红酒。”

“哦,你要进来吗?”

“不……不用了!”他把那瓶红酒赛到我怀里,“那就拜托诚哥拿给国王吧!我先告辞了!”

“哦——再见……”我目送他飞快地冲向电梯,一头雾水:这是崇仔的领袖气场太强的原因吗……?

 

 

 

8

我坐在餐桌的这一头,把刀叉摆好,看看觉得放错左右了,又调整了过来。厨房的拉门打开了,崇仔端着一盘牛排走了出来,暖色调的灯光罩在他的身上,面无表情的脸居然能让我看出一丝温柔来。

 

他把盘子放在了我的面前。还在滋滋作响的牛排淋着气味浓郁让人一下就有了食欲的酱汁,一旁的胡萝卜和西兰花点缀着鲜艳的颜色,义大利面看上去煮的火候刚好,我咽了一下口水,心想这么多年了居然都没有开发出崇仔做菜的天赋……高工那会儿,一直是我给他带便当啊!(虽然他有一堆别人送的便当)。

“……你的呢?”

他摇头,“我很饱。”

午饭到现在都多久了还很饱?不过看他真的是没什么食欲的样子,我用叉子把意面拨到他面前的盘子里,说“那吃一点意面吧。”

他直直地看着我,然后低头说:“好。”

“……”

“……”

我拿着刀叉,小心地切割着牛排,他埋头吃面,拿叉子卷一卷然后慢条斯理地放进嘴里。

我吃了一口,他问道:“好吃吗?”

“好吃。”我笑容肯定很灿烂。的确很好吃……而且不好吃我也肯定会说好吃的。

崇仔像是放心了似的松开了眉头,又说:“那就好。”

他又抬了抬下巴,说:“试试面吧。”

我说好。

这顿饭就这么在诡异的平静的气氛中结束了。

 

9

吃完饭,崇仔恢复了国王的一贯作风,把盘子什么的都丢在了洗碗机里。我站在一旁看着他,看他似乎没有要送我走的意思。于是我犹豫再三,还是厚着脸皮开口了:“我……”

“我先去洗澡,你今天睡客房吧。”

他说完,就往卧室方向走了。我在后头愣了一下,连忙追上去问:“诶,我晚上住这……”

他脱下外套说:“书房有电脑,不想看电视可以去上一下网。”

然后头也不回的进了浴室。

 

完全没有给我说出第二句话的机会。

不过话说回来,早上他来找我的时候,的确是说的……“24小时和我呆在一起。”

 

也就是说到明天早上咯?

 

我推门进了崇仔的书房。书架上摆的书还挺多,不像是高工那个天天跷课的问题少年该有的房间。我感兴趣地凑上去看,基本上是一些管理方面的书,还有几本流行小说,唔,还有哲学书,他的口味倒是挺杂。

书架旁边的架子上累着一叠CD,我瞄了一眼,柴可夫斯基,海顿,舒伯特,再往下还有李斯特。

他也开始听古典了么?

我一头雾水地在书桌后坐下,开了电脑。

没有设置密码,唔,我动着滑鼠,虽然叫我来上网,但是我不知道有什么好上的,先看看邮箱里有没有编辑的来信吧。

打开流览器,一个提示框跳了出来:是否恢复上次以外关闭的网页?

我一个没反应过来直接按了是,然后刷刷地就弹出了两个网页。

 

 

 

最前面的一个网页看样子似乎是G少年内部的BBS。

崇仔的帐号自动登录了,ID就国王两个字,看许可权似乎是最高的。我随意拖动看了一下,有事务公告区,图区视频区,还有灌水闲聊区几个分区。BBS的底色是活泼的粉蓝色,界面也很干净,看来弄G少年内部也有这方面的高手嘛。

事务公告和图区视频区都没什么好看的,我点进灌水闲聊区,想看看他们都在聊些什么。

 

……诶!?

灌水区排第一位的帖子是【下午去百货大厦拿电影票,你们猜我看到了什么!?】

我怎么有种不太好的预感……

 

怀着“不会吧”的心情,我打开了帖子。

 

 

 

 

 

 

 

【楼主今天去新开的二番街的百货大厦顶楼拿定好的电影票。

人很多,楼主觉得心情很烦。

终于拿到票了,楼主就去坐电梯下楼。

电梯里人很多,挤来挤去的,楼主简直要疯了。

就在这抓狂的时候,楼主看到了——

= = = = =nyanyanya发表于今日17:20= = = = = = =

 

不要卖关子!

= = = = =布丁我的嫁发表于今日17:21= = = = = = =

 

楼主不会消失了吧……

= = = = =雨花发表于今日17:25= = = = = = = = = = =

 

楼主没消失,刚才去接电话了。

回来说。

楼主看到了国王和诚哥啊!!!!!!!

国王和诚哥一起坐电梯!!!!明显是刚看完电影的样子!!!!而且我没看到阿泰和阿武跟在身后,国王居然没带保镖和诚哥出去看电影了!!!!!

而且!!!!他们俩进来的时候!!!国王的手是搭!在!诚!哥!肩膀!上的!!!!

搭在肩膀上啊JMS!!!

那可是国王啊!!!

我当时就是=口=的表情了啊!我简直就觉得是我自己看错了啊!!于是我就腆着脸打招呼了……

然后诚哥果然是个好人(发卡抱歉),他跟我说话了TAT还问我也是来看电影的什么的,诚哥跟我说话的时候,我都感觉到国王的眼神要把我戳出个洞来啊洞啊!

= = = = =nyanyanya发表于今日17:41= = = = = = =

 

啊啊啊啊啊啊!

= = = = =highway发表于今日17:42= = = = = = = = 

 

果然是一对,我这辈子都圆满了……

= = = = =布丁我的嫁发表于今日17:42= = = = = = =

 

楼主你拍照了没?嘛,国王和诚哥是一对的事我们不是早就知道了吗。

= = = = =芒果超人发表于今日17:44= = = = = = =

 

楼主你运气真好……不过,我怎么觉得你以后性命堪忧?国王的占有欲可是很强的哟。

= = = = =biu的一声发表于今日17:45= = = = = = =

 

JMS,刚才我男朋友回来了……

楼主现在没法控制自己的心情了。

让楼主冷静一点来和大家讲。

我男朋友就是那个ID国王的秋田之犬,他刚接到指示,给国王送酒去了。

= = = = =nyanyanya发表于今日17:47= = = = = = =

 

楼主记得回来。不要消失在人生的路途上。

= = = = =芒果超人发表于今日17:47= = = = = = =

 

+1

= = = = =highway发表于今日17:48= = = = = = =

 

+2

= = = = =布丁我的嫁发表于今日17:50= = = = = = =

 

楼主不会已经被国王给……解决了吧。

= = = = =雨花发表于今日17:20= = = = = = =

 

楼主回来了。

楼主现在还很不冷静,不过想到楼里的JMS,楼主还是尽量淡定地打字吧。

刚才我男朋友去给国王送酒。

他回来一直很恍惚。

因为上午看到国王和诚哥一起很激动,我就跟他讲了这件事,但是他不相信,说国王今天是有事出去的。又说我不要乱猜。

结果他刚才跟我说,他看到诚哥在国王家。诚哥给他开门。

重点不是这个,重点是诚哥他……感觉像是刚做完什么剧烈运动,一身的汗,还有点四肢疲软,整个人懒懒地。

——JMS你们懂吗!!!??你们懂吗!!!???

看完电影国王把诚哥带回家了啊!!!带回家了!!

带回家干了什么啊!??

我男朋友是去送红酒的,那就让我们大胆的猜测他们晚上要吃烛光晚餐好了。

呜呜呜想起来就觉得不行了啊!!!!

楼主又不淡定了,先下线去冷静!!!!

= = = = =nyanyanya发表于今日17:57= = = = = = =】

 

后面还有一大串恢复,而且翻了好几页……

我的手在颤抖。

终于明白走之前那个眼神是怎么回事了!

……不对,现在的女生……现在的G少女到底是怎么想的!?

我跟崇仔怎么会是一对?!这么顺理成章的认为我们是一对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什么时候给他们我和崇仔是一对的错觉的!!!??

(咦,为什么我也开始有点咆哮的感觉了……)

好吧,先不管他们的想像力如何了。也不管今天来送酒的小哥是因为这种原因跑的这么快,而他和电影院遇到的G少女居然是一对这么巧……这一切误会的罪魁祸首难道不是崇仔么!?所以单独看电影、还一起玩游戏、叫人送红酒之类的暧昧的……是的,没错,就是暧昧的事,都是他莫名其妙搞出来的啊!

 

崇仔到底在想什么啊!

 

我看着那张帖子,因为有崇仔帐号的高权限,在帖子最上方我看得到有一个删除按钮。

我只要按下去就能把这张眼中弯曲事实的帖子删了。

 

我犹豫了片刻,还是作罢。

算了吧,管他们怎么讨论,反正我和崇仔是……是……没可能的啦。

就是所谓的清者自清吧。

……我怎么这么心虚呢。

 

郁闷地关闭了这个网页,我的眼前就出现了不小心打开的另一张网页。

然后我看着网页的标题——【约会专家来支招:给你的约会加分】,就慢慢在椅子上石化了。

 

我往下拉动页面。

【第一步:只有两个人的电影院!制造单独的相处空间!】

【第二步:对方最喜欢的用餐地点,让你们更近一些!】

【第三步:一起去超市选购晚餐的食材吧!(附录:百种约会菜单精选)】

【第四步:登堂入室,挤在沙发上玩游戏吧!】

【第五步:红酒配牛排,烛光晚餐LOVELOVE!】

【第六步:……】

 

这到底是什麽玩意!?

有谁来打醒我吗?告诉我这个不是真的!?

我唔地一声抱住脑袋,想要逃避事实。

 

所以今天真的是……崇仔安排的……约会吗……

真的被那帮小姑娘们胡乱说中了……吗……

 

 

“你在干什么?装鸵鸟吗?”

如果是平时,我一定会吐槽崇仔笑话一点都不冷,但是现在我更想把自己缩成一坨球,让他不要注意到我。

不过这个想法是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崇仔走到我的身边,身上潮湿的热气立刻让我一抖。

他俯下身子,刚洗过澡,水珠有几颗滴到了我的身上,他盯着屏幕,脑袋就放在我肩膀旁边。

我浑身僵硬了。

 

“是这个啊。你看到了。”

 

这么冷静的承认了是怎么回事!?一句解释都没有吗?没有吗?

 

“既然被你看到了的话,那么也没什麽好解释的了。”他说着,我感觉声音和那种暧昧的热气都离得远了一点,我这才抬头看,发现他已经坐到床边去了。

崇仔只围了一条浴巾在腰间,他的身材平时裹在衣服里看不出什麽,一脱了衣服,历经实战的肌肉线条就全出来了。虽然平时养尊处优,他的皮肤也偏白,但是猎豹一样线条的上半身看上去,即使对于男生来说,也是很有吸引力的——

不对什麽乱七八糟的。

 

我黑线了。甩掉脑子里的怪念头,抱着最后一丝念头说:“……所以,崇仔,你是看上了某一个……女生,想要跟她约会,所以先拿我做实验……吗?”

 

结果那家伙一边擦着头发,一边轻声嗯了一声。

嗯了一声。

嗯了一声!?

 

原来是这样吗?真相就是这样了吗!

我一边松了一口气,一边却觉得有点空落落的。

我觉得着一定是……一定是因为崇仔没把这么重要的事告诉我的原因!因为我是他的死党!没错就是这样!

 

这辈子,我也只能是……他的死党了吧。

我低着头,决定要好好消化这一个真相。

 

崇仔一动不动地坐在那儿,我感觉他在看着我。我也不在意了,脑子里已经开始自动思考着:崇仔喜欢的女生会是什么样的?平胸巨乳?长发短发?活泼安静?

 

“别哭丧着一张脸。”

我抬头刚想反驳,却发现这家伙已经突然跑到我面前来,不禁吓了一跳:“我没有。”

“听到我是爲了别的人所以失望了吗?”

“所以我说了没有失望啊……”

 

我被吻住了。

 

不是什麽很高明的吻。崇仔一定没有什麽接吻的经验吧。只有双唇相接和轻轻的吮吸,他完全没想到用舌头,只是时不时用牙齿碰碰我的唇瓣——

不对!

我想推开他,不过我力气明显比他小。

混蛋……

我开始挣扎,不过都被他控制住了。

 

他可能意识到只是这样接吻不能满足,于是尝试着,用舌头顶开我的嘴唇。我当然不会配合,咬着牙关不要他得逞。

于是我们俩就这样比起接吻更像角力地亲了好几分钟,弄得我快喘不上气了他才放开。

 

我真的连质问的力气都没了,完全脱力。

崇仔捧着我的脸(把我当女人了吗!),叹了口气。

“我就知道网上的东西不可行。”

这完全不是重点好吗!?

 

“所以我就直接一点问你好了。”

国王看着我。

“阿诚,要不要和我在一起?我不是说着玩的。”

 

我眨眨眼,本来脱口而出的“不要”有点说不出口。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真的不是我在做梦吗。

 

10

那天的最后我也没有给崇仔一个答覆。我只是说考虑一下,然后就逃出了他家。

在好不容易打到车,准备坐回家的时候,我收到了崇仔的短信。

“没关系,我们时间还很长。”

 

……我不禁打了个冷战。

 

之后的生活和之前也没有什麽不同,我还是卖水果写专栏的麻烦终结者,他还是池袋国王。

好像那天的荒诞约会没有出现过一样。

 

那么我到底有没有答应崇仔的告白呢?

嘛,这个说出来,的确有会被他的女fans们追杀的可能,我就不冒险了。

但是以nyanyanya为首的G少女们,应该会很高兴吧?

 

END

 

 

 


评论(5)
热度(122)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