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夏]春江水暖(完)

给再哥的脚本,然后被冷酷无情的毙掉了。

新脚本写好了这篇被毙掉的就放出来吧!



春江水暖

 

 

“没房间了?”

闻人话音刚落,无异他们三个紧跟着进来了,阿阮好奇的问了一句:“闻人姐姐,怎么了?”

那客栈的掌柜愁眉苦脸:“姑娘,不是我说啊,你们来的可真不是个时候,刚巧我们镇上有大事,这几日来住店的人特别多……”

“还几间?”

“有大事?”

无异和夷则异口同声地问了,只是这方向简直八竿子打不着。

他们俩对视一眼,无异说:“掌柜,真的连两间都没了么?”

说着,他从腰间摸了个口袋出来,丢着玩,哐当哐当,里头的碎银子响得十分清脆。

夷则看他一眼,只觉得颇为好笑,勾了下唇角。

 

掌柜的眼睛随着那上上下下的钱袋子移动,他掏出手帕擦擦汗说:“两间嘛,这个……”

闻人阿阮立刻用期待的眼神看着无异。

钱袋砸在掌柜面前的木台子上,啪地一声。

掌柜:“……勉强还是有的!小二,带这四位客人去二楼的那两件朝南的上房!”

闻人嘀咕了一句:“有钱能使鬼推磨。”

阿阮:“太好了!闻人姐姐今晚我们点着蜡烛……抵着脚,那个……夜聊?”

无异:“仙女妹妹,那叫秉烛夜谈,抵足而眠。”

阿阮:“四个字四个字的好烦!两间房刚刚好呢,小叶子也可以和夷则抵着脚睡觉。”

夏夷则:“……”

乐无异咳了一声,冲那掌柜的说:“掌柜的,你说镇上有大事,是什么大事啊?”

掌柜的嘿嘿笑道:“客官不是冲这来的?你可知我们镇上有一富可敌国的商贾大家?”

 

 

闻人接道:“方家?”

无异:“……闻人你怎么什么都知道?”

夷则:“闻人姑娘果然见多识广。方家……的确称得上腰缠万贯,中原里每个城镇,都有方家家业。”

无异:“方家怎么了?”

掌柜眨眨眼:“方家要嫁女儿啦!”

无异:“哦……但是这跟镇上来了很多人有什么关系么?”

掌柜嘿嘿一笑。

 

夷则:“……莫非,方家小姐要抛绣球娶亲?”

阿阮:“什么是抛绣球啊?”

闻人:“这个……”

阿阮:“小叶子什么是抛绣球?”

乐无异笑道:“就是,要出嫁的女孩子,站在楼上,背对着大家,把绣球扔出去,然后哪个男孩子抢到,就要娶她做老婆。”

阿阮:“哇!好好玩!”

闻人:“阿阮……”

无异:“掌柜的,方小姐什么时候抛绣球?”

掌柜:“嘿,小公子你果然有兴趣?我见你与方小姐也挺般配……”

夷则:“……”

掌柜:“就在明日午后,在镇中心的醉仙楼,小公子若是有兴趣也可以去试试看。”

无异感受到背后三道炙热的视线,他“呃”了一声说:“不不不我没什么兴趣,匈奴未灭……不对,大事未成何以家为!呵呵呵时间不早了,闻人仙女妹妹夷则我们去休息吧。”

他推着三个同伴走了。

 

 

夷则点了蜡烛,回过头的时候,无异已经偃甲包拿了,放在桌子上。

无异说:“之前去哪儿都是要四个房间……和夷则你睡一张床倒还是同一次。”

夷则挑眉:“同一张床?”

无异笑:“不是吗?”

夷则指指一旁的软榻,说:“这房里还有别的睡的地方。”

无异张了张嘴,说:“哇,夷则,刚刚仙女妹妹都让我们抵足而眠……”

夷则:“……乐兄请自重。”

无异:“长这么大,我还没和人‘抵足而眠’过呢。”

夷则给自己倒了杯茶,说:“我还以为乐兄朋友满天下。”

无异也蹭了过来,拿起茶壶:“朋友当然是有很多的,但也要看是什么样的朋友吧?他们大多数都还不如我的金刚力士来得贴心顺意呢。而能……到想‘抵足而眠’地步的,夷则你可是第一人。”

夷则转了转茶杯,笑:“那我还要谢谢乐兄厚爱。”

无异撅了下嘴:“还叫我乐兄,真是疏远。”

 

“……无异。”夷则突然说,“你在长安城长大。”

“啊。”被叫了“无异”却还没反应过来,无异只傻傻回答了夷则那个问题:“是啊,我在长安城长大。”

夷则:“我们早些时候,应该有许多机会可以相遇,而后相识,再然后……”

无异明白他的意思了,笑道:“成为朋友?”

他一饮而尽,又说:“哈,还是酒过瘾。”

夷则也默默喝了。

无异:“当年你那个爹……给你们三个皇子选伴读的时候,你说志不在此,拒绝了,如果你不拒绝,说不准就选到我了。”

 

“小时候的我遇到小时候的你,擦肩而过也好,结为知己也好,如今又会怎么样呢?”

 

夷则眼前突然出现了一副画面,年少的乐无异——他从未见过年少的乐无异,只能算是他自己想象中的,比现在年纪稍小,稚气未脱的少年乐无异,拉着同样年少的自己,在小院里放飞一只偃甲鸟。他发出一声惊呼,要乐无异把那木头小鸟叫回来看个仔细。于是无异吹了个口哨,但那鸟儿没有回来——

 

无异的声音将他拉回现实。

 

“——但是,遇见了晚了又如何呢?”

乐无异低低笑道。

夏夷则看着无异。

“虽然我也恨不得早些遇见你,夷则,”无异撑着下巴,“但是能遇见你,我就很开心了,虽然晚了些,但是也不算太晚,总归也算是个好时候,不是吗?”

 

 

偃甲鸟飞着飞着,落在江陵亭子中傻头傻脑的无异身上,他对面是被困住了的鱼妇。无异回过头来,好奇的看着他。夷则握剑而立,两人对视。

 

“是啊。”夷则说。

“当时,我就像那……方家小姐。”

无异:“嗯?”

“虽然好似说,绣球在我手里,是我自己做的主。”夷则微笑,“但是确实背着身……也不知道身后有些谁正虎视眈眈盯着,球是我自己扔下的,落在哪儿却完全不是我说了算,所以……如果当时遇见了你,说不准,会连累你。”

“但是现在不同……”夷则看了一眼自己的剑,“现在,我已……能够做自己想做的事,选择自己想选择的东西了。”

乐无异:“有我呢。”

夏夷则:“嗯,有你。”

乐无异:“夷则,你不觉得这气氛少点啥吗?”

夏夷则:“……什么?”

乐无异:“酒啊!”

夏夷则:“乐兄,夜深露重,就不必……”

乐无异拍桌而起:“要的要的,难得夷则你抒情一次,我这就去买酒!”

 

乐无异跑了。夏夷则无奈摇头。

 

第二天。

夏夷则从床上爬起来,一阵头疼。

昨晚竟也陪着乐兄胡闹……真是喝多了……

他穿着中衣起来,房间里空无一人。

桌子上摆着一盘桃子,鲜嫩欲滴。

夷则:“桃子?”

他拿了一颗起来。

 

“夷则夷则夷则!”

窗户外传来呼唤,夷则走到窗户边,见无异在底下挥着手。

夷则:“?”

无异:“桃子!——”

夷则:“什么?”

无异:“把桃子丢给我!”

 

夷则看了一眼手上的桃子,虽然疑惑,却也利落地丢了下去。

无异跳起来接住桃子,咔嚓咬了一口,笑道:“我接住你的绣球了!夷则!我是你的人啦!哈哈哈哈哈!”

夷则:“……”

他摇着头笑笑,倚着窗户,看无异说着“好吃”,街道上桃花已开,一副春光正盛的好模样。

 

END


评论
热度(12)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