污泥之上(END)

扩写蓉妹那个脑洞搞了个大纲。想了想还是打个RPS的tag吧。

#我给朱白写剧本#

加了段龙哥的背景

前一个龙哥脑洞版本两个人把女囚犯关进去的大纲看这里

都市-犯罪悬疑

 

女警官(杨蓉饰演)从警校以优异成绩毕业,但家里父母不想她做这份工作,就算要做也不能上刑侦第一线,管管档案就算了,她没有办法,托了一个老师的关系分配到了跟老家天南海北的A市。

她如愿以偿进入了刑侦一科,上班第一天却被顶头上司(白宇饰演)甩了脸色。她刚完成报道手续就有案子找上门,大家迅速行动,杨蓉来不及换制服慢了一拍就被白宇冷嘲热讽,她心里生气,觉得白队长有点不可理喻。

第一件案子就很离奇,A市十年前曾发生过一起灭门案,受害者是风评很好的检察官一家,当时警方已经锁定了嫌疑人,但因为嫌疑人身份特殊,也找不到直接证据,最后这案子不了了之。而十年之后的今天,死的正是这位当初没有被“审判”的嫌疑人,同样,也是灭门,同样,也留下了跟十年前一样的血字信息:他在看着你。所有的情况都表明了这是一起模仿案。

嫌疑人如今位居高位,突然暴毙,而且是灭门这种令人惊骇的死法。高层震怒,要求刑侦一科彻查此事,并成立了专案小组,除了刑侦一科白队长带队的组员外,还外聘了一位犯罪心理学专家(朱一龙饰演)。

心理学专家一直在外留学,拿了博士学位以后回到家乡没多久,也没出去任教,说是想要休息半年,但因为此案的嫌疑人是资助过他的恩人,所以他参与了进来。

案子的调查进行的很顺利,杨蓉渐渐发现白宇不像表面上那样嫌弃她,反而其实特别照顾她,就是嘴巴毒了一点。而且白宇脑子好推理能力极强,跟朱一龙配合默契,虽然常有争执,但总能达成一致。不过有点美中不足,白宇似乎不太擅长近身格斗——虽然他枪法很准。

不过这个无伤大雅,近身搏斗是杨蓉的强项。他们去抓混迹街市的社会分子回来取证,被N个人围攻,不能开枪,杨蓉看白宇朱一龙都不太像能打的,就自己上去,一个打五个,还赢了。

朱一龙:“杨警官……太强了。”

白宇:“确实。”

 

调查这个灭门案,难免牵扯到十年前的案子,本来杨蓉以为会越查越证明嫌疑人其实无辜,但没想到在他们的调查下却找出了更多证据证明当年检察官一家的死就是嫌疑人一手策划,虽然不是他本人出手,但绝对是他下的命令。所有矛头都指向了复仇,可当年的检察官已经没有血亲在世,有也是老父老母。他们三个去了检察官老家见了检察官的父母,却被老人黑着脸赶了出去。杨蓉看到了检察官父母的晚年,非常气愤且难过,她开始无法对死者产生同情,她心里已经隐隐觉得十年后的死者是死有余辜。

白宇为此训斥了她:当事情真相没有完全大白的时候,不要意气用事,被无谓的正义感冲昏头脑影响判断。杨蓉觉得他无比冷血,难以理解,他们大吵了一架。白宇说即使是为了检察官复仇,灭人满门也是赤裸裸的恶性犯罪。

这件事被媒体捅到网上,很多网友评价说死者是死有余辜,妻儿也享有了荣华富贵,某种意义上是从犯,死了也不冤之类的。也有人说检察官不一定真的是个好官,他也有种种神秘的受贿传闻,也是死有余辜,舆论非常混乱。杨蓉看了心烦,白宇就把她手机拿来关了,让她不必理会。

白宇问:死者妻儿是否知情谁都不知道,他们难道应该死吗?

杨蓉热血上头,问:那检察官又何其无辜,他们又为什么该死?

白宇:你的想法并非正义。

一直沉默的朱一龙却开口了:那么什么是正义?

一时间三个人都沉默了。

朱一龙:正义是绝对还是相对?正义由谁评判?谁又知道呢。

另外两个人陷入了思考。

这个争论最终也没有结果,因为他们查到了另外一个关键证据,原来当年检察官还有一个私生子活着!按照年龄推算,现在也有差不多二十出头。

又经历了一系列的推理和追查,他们总算锁定并且逮捕了犯罪嫌疑人,检察官的私生子,如今却是死者的秘书,他蛰伏多年只求为父亲报仇,被抓捕后供认不讳,并且表示不后悔。因为这个灭门模仿案被翻出来调查,证明了他父亲为官清白,也证明了死者的确买凶杀人,他觉得自己打了所有牵涉此案却有让死者逍遥法外的人的脸。

就在嫌疑人要从拘留所被转移出去的时候,白宇想到了一些细节:很多细节上说不通,嫌疑人应该还有一个共犯!至少那一句“他在看着你”绝对不是嫌疑人自己写的。会是谁?他脑子有点乱,在此时他接到了杨蓉的电话,杨蓉说嫌疑人在高速公路上打晕了押送的警察,跳下警车,然后被车撞死了——应该是自杀。他挂下电话正在穿衣服,又收到了一条微信,朱一龙跟他说,这件案子让他感受颇深,他觉得自己在犯罪心理学上还需要进行学习,准备过几天就出国继续深造。

 

突然一切都串联到了一起,他想联系朱一龙,却怎么也联系不上了,他去找当时把朱一龙介绍过来的那位上级,却被告知那位上级前段时间辞职告老还乡,他一路找到上级老家,发现上级已经死了很多天。

 

疑惑笼罩了他,就在此时,第二件案子发生了。这件案子让杨蓉知道了为什么白队长对自己没有好脸色。白队长曾经也有位女搭档,几年前他们在调查一起拐卖妇女逼迫卖淫案件的时候,为了打入对方组织内部,女搭档前去卧底,但是最后任务失败,联系中断,等他们再找到女搭档时,她就被扔在夜总会后面的垃圾堆里,尸体惨不忍睹。白宇当时还是个入行没几年的小刑警,脾气暴躁,他向上级要求彻查此案,但回应却匪夷所思。他们成立了调查组,但因为怕白宇感情用事,把他排除在外,然而调查结果却是女搭档早就跟犯罪分子勾结!还主动吸毒和出卖警方消息!这次被杀只不过是在利益分割上双方有了分歧。

白宇当然是不相信的!他绝不相信女搭档会做出这种事,但没有人听他的,调查组给出来的证据链十分完整。很久之前白宇就对他所处的位置感到疑惑,所以杨蓉来报道时,他也存着能把姑娘逼走的念头,希望她能离开这个是非之地。

这次的案件,与当年女搭档被抛尸的案件,也非常相像,也是一起模仿案,但死者是夜总会的妈妈,也就是很有可能是当年杀害女搭档的那个人……调查这个案子让杨蓉翻到了以前的档案,她知道了过去的一切,想与白宇谈谈,但白宇不想谈,并且状态十分不对。

 

白宇察觉到了上一个案子恐怕与朱一龙有一些关系,但来不及调查就又来了一个几乎可以说是扎了他心的案子,他无法集中精神,情绪十分不对,PTSD复发。杨蓉劝他休息,高层也给白宇放假,并且给他介绍了一个心理医生。白宇并不觉得心理医生对自己有什么用,但还是被压着去看了。结果他进了那个私人诊所,见到医生就震惊了——那正是突然消失了的朱一龙!

白宇拿起电话就想打给杨蓉,但朱一龙只说了一句:“你想知道当年的事吗?”

白宇:“我自己会调查清楚,不必你来。我也不会跟那个私生子一样成为你变态计划的一颗棋子。”

朱一龙叹了口气:“我当然不想你当棋子,我宁可你是跟我下棋的人。但是你真的不想知道吗?靠你和那个一腔热血的女警察,是绝对查不出来更多的。”

白宇眼神闪烁。

朱一龙:“灭门那件事,你们怎么查,都查不到我。就算抓了我进去,上了法庭一样没有完整证据链,你又何必多此一举呢?如果你真的要跟我过不去,不如听完那位可怜的女警察当年的故事再做决定。”

白宇问:“你到底想要什么?”

朱一龙说:“我要正义。”

 

他又想起那天朱一龙问他们:正义是什么?白宇沉默了。

 

这件事是白宇心里的一根刺,他跟朱一龙说,他不会故意庇护朱一龙,但也不会跟别人主动透露他在这里,如果调查到朱一龙头上,他该怎么办还是会怎么办。但是他要知道真相,朱一龙笑着说好,我慢慢和你说。

 

于是白宇就被朱一龙拉下水了。这个案子调查到最后发现是女警察的父亲动的手手刃了敌人,但幕后当然是朱一龙指示。上一个案子也是朱一龙指示的那个私生子。白宇不知道他的“正义制裁”下一次会什么时候来,而且这家伙又跑了,私人诊所人去楼空。朱一龙给他留了个联系方式,说日后有危险再找他,但他现在怎么打那个都是空号。

 

进入第三个案子,案子我,还没想好,反正就是一上来白宇就被陷害是凶手,杨蓉奉命来追他,白宇直接跑了,跑到一半想到了那个紧急联系方式,就找个电话亭打了过去,打通了!朱一龙在那头笑,说小白你想好了吗?你向我求助的话,可能一辈子都别想回到“白”的那一面了。这个案子牵扯到了白宇的父亲,于是他只能向朱一龙妥协,正式加入反派阵营(然后第四个案子会说明,他是来卧底的)。他见了朱一龙以后,又问了他“你要的正义是什么?”

朱一龙说:“在我眼里,现在的A市是无序的,是混沌的,是没有正义的。无论是绝对的正义还是相对的正义,都没有。一切都是徒劳。我要建立秩序,建立新的正义。”

 

很久以后,当白宇卧底成功,掌握了所有的信赖和犯罪证据,和杨蓉里应外合把朱一龙抓回去,并且朱一龙在监狱里笑着自杀以后,白宇才明白他这句话并不是“我即是正义”,而是一种类似殉葬者和叛逆者的扭曲想法:他并不认为自己纯白无瑕,甚至早就认识到自己是黑的、肮脏的、污秽的,他想让正义之花在自己的残躯上生长。于是,他选择了两个人,一个是陪伴他的白宇,一个是被他视为希望之光正义之花的杨蓉。杨蓉也没有辜负他的期待,到最后都坚持了自己的正义。

 

倒是白宇,他不知道朱一龙是不是早就发现自己是卧底,还是一直相信着他。他作为卧底,虽然有人保下,还是从从刑侦一科被踹了下去,做片警去了。杨蓉成了刑侦一科的新队长。

白宇每天就处理些家长里短的案子,骑着自行车抓个小偷,却偶尔在转弯的时候,仿佛能看到朱一龙戴着眼镜穿着西装,一如当年的那个海归精英心理医生那样出现在红绿灯下面。

他分不清这是幻觉还是现实,不过呆愣一秒以后,他又继续抓小偷去了。

 

END


关于朱一龙的动机补充:他是被第一个案子的死者,也就是当年的杀人凶手资助的孤儿,他很早就发现自己的资助人钱财来路不明并且背负血案,他一度想要收集证据揭发,但是又觉得自己接受了恩惠,作为犯罪的受益者,也是肮脏且有罪的。越思考他越无法原谅自己也无法原谅“混沌的正义”这样。        

他没有仇恨,如果说要有仇恨,恨得也是自己,他的扭曲源自自我厌恶,其次才是对外部环境。

评论(17)
热度(143)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