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普]500 Miles(END)

30X17 年龄操作/不同时间线注意

假设第十三章进入水晶的诺克特来到了“过去的路西斯”

500 Miles

 *增加了一些对于结尾的解释      
   


普隆普特没能理解眼前的状况。

 

这理应是一个普通的休息日——稍微有一些不普通的地方是,他的好友诺克提斯王子已经两天没有来学校(同时也没有联系他),所以,出于关心,他准备自己去一趟诺克特的公寓,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当然,也许只是一些普隆普特无需知道细节的“王室事务”,但是他等不到下周一了,突然消失一封邮件都不来的情况还是有一些不对劲,无论怎么样他还是想要亲眼确认。

 

作为王子唯一的亲友,他有一些特权:比如说只需要刷脸就能进入那幢基本只存在在平民学校的同学口中的传说中的高级公寓;比如说不需要提前打招呼确认王子陛下的行程安排,走出电梯直接过去按门铃就是了。

没过多久,可能也就只有几秒钟的时间,房间门被打开了。有人在家!无论这个人是诺克特还是伊格尼斯,总算有一个人能解答他的疑问了。

普隆普特这口气没松多久,马上,疑惑再度笼罩了他。

 

眼前站着的这个人显然不是诺克特或者伊格尼斯,当然也不是格拉迪奥,甚至不是任何他没有见过但有印象的会来这件公寓拜访的人。这个看上去并不年轻的男人有着和诺克提斯一样的发色和瞳色,他长得和普隆普特的友人非常相像,但脸的轮廓更加凌厉,五官深邃,下巴上还蓄着胡子,这令他英俊的面孔更添韵味。

难道是路西斯某个王室成员?但是也没有听说过诺克特有叔叔之类的呀……况且,仔细一看,他穿着的不是诺克特很喜欢的那件T恤么?普隆普特有一件同款不同色来着,而且披着毛巾踩着拖鞋的样子,根本就是刚洗完澡出来的样子。

 

“不好意思,“普隆普特实在是忍不住了,”那个……请问您是谁?”

 

那个可能是王室成员的男人也楞了一下,很快的,他的眼底带上了笑意,连嘴角都翘了起来。他侧了一下身,示意普隆普特可以进来。

“我是……”他话还没说完,伊格尼斯从房间里走了出来,看到普隆普特,露出了松了口气的表情。

“普隆普特,我们正在商量怎么联系你,你能出现真是太好了。”

于是那个男人的自我介绍被打断了。

“不好意思打扰了,但是我现在有一堆问题……”普隆普特有些慌张,他想到了一些很奇妙的,很不可思议的猜测。不,他并没有活在AVG游戏或者漫画的世界里,这种不知道该归结于软科幻还是魔法的事件应该不可能发生吧?

 

“这是诺克特。”

 

——致命一击。

 

 

 

但是伊格尼斯不愧是伊格尼斯。

当他认真的坐下来,耐心地解释完前因后果,不论这中间提到了多么复杂难懂的名词,最终又给出了怎样难以置信的结论,普隆普特即使听得眼前冒金星,也还是决定相信了眼前这个端正地坐在沙发上的胡子大叔(?)就是他的亲友诺克提斯王子。

——只不过,是来自十三年以后的。

 

大体上是这样的:这位诺克特因为一些原因进入了水晶内部,接受水晶的指引在各个不同的世界里穿行,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来到这个“过去的路西斯”,按照剑神巴哈姆特(诺克特可以和神直接对话,这真的太酷了)的说法和伊格尼斯的研究,因为30岁的诺克特的到来,这个“过去的路西斯”将变成与他原来所在的时间线α不同的另外一条时间线β,两边将不会互相影响,也不会有记忆残余。也就是说,当α诺克特回到α世界时,β世界的他们将不会留下这段记忆。命运的车轮会继续往前滚动,留下的车辙痕迹也并不会改变。

诺克特发现自己到了这里之后,第一时间联系的是伊格尼斯。

“为什么不是我?”普隆普特小声嘀咕。

“我觉得你大概会觉得自己是在做梦。”诺克特回答。“然后尖叫着把电话挂掉。”

普隆普特叹了口气说:“好吧,我现在还觉得自己在做梦。”

“你会在这里待多久?”他接着问,“几天?一周?”

“我不确定。”看上去成熟了许多的诺克提斯回答,“按照之前几次的经验,不会超过五天,今天已经是第三天了。”

 

普隆普特脸上的表情很微妙,他想念他的朋友(即使只分开了两天),但又对眼前这位30岁的诺克提斯充满了好奇。

而诺克特似乎看出来了:“你希望他早点回来吗?”

普隆普特有些慌张。从这个诺克特脸上,他读不出太多情绪,好或者不好,高兴或者是愤怒,他看不懂——相较之下,与他同龄的王子是比较好懂的,普隆普特经常根据他的表情判断情绪的变化,然后灵活的应对,并且乐在其中。

此刻他无法作出判断,只能如实述说:“不……我不确定。”

诺克特笑了一下:“别紧张,你面对‘他’时不会这样吧?”

他指了指普隆普特,后者才发现自己的拳头不由自主地握得很紧。

“对不起……”普隆普特小声的说,“只是……你需要让我适应一下这张脸。”

诺克特笑得更开心了。

 

伊格尼斯得先离开。他还有很多事要忙——雷吉斯陛下那边虽然也已经了解了情况,但还有许多细节要禀报,格拉迪奥也需要知晓更多。时间还早,现在是大好周末的早晨十一点。诺克特开玩笑似的说了句:“还以为能吃到你做的饭呢。“

“另外一个我不做料理了么?”伊格尼斯已经穿上了鞋,靠着门应了一句。

 

“……”

突如其来的沉默,让伊格尼斯也一时没反应过来。普隆普特看到了诺克特低下的头和微微有些颤抖的手臂,心里突然一抽,仿佛猜到了什么,立刻转移了话题:“啊,伊格尼斯,麻烦你帮我转告格拉迪奥,我觉得片手剑也不适合我,明天要是还有训练的话我想要试试别的武器……”

“好的。”伊格尼斯点了点头,似乎叹了口气,说,“如果可以的话,晚上我会回来给你们做饭的。格拉迪奥也会来。“

“回见,诺克特。”伊格尼斯最后说。

“……回见。”

 

 

普隆普特依然有一堆问题想问。关于那一闪而过的刺痛的表情,关于他藏在笑脸之后的令人无法忽视的深沉。十三年,他的朋友到底经历了些什么?是什么把他变成了这样?

但他没有问出口。他不想明知道那儿有伤疤,还要往上压一下。无论诺克特几岁,来自哪个世界,长没长胡子,普隆普特的愿望都是希望他能保持笑容,这比什么都重要。

 

“诺克特!“

他喊道,稍微踮了踮脚,搭上了诺克特的肩膀,结果没站稳,颤颤巍巍差点摔倒,幸好诺克特扶住了他的腰,没让他在地毯上吃个狗啃泥,“想去游戏厅吗?”

诺克特扶了一下,改成揽住他腰的姿势看着他。

“你不问吗?”诺克特说。

普隆普特没想到他会突然这么说,摇了摇头说:“我有很多事想问,但是……我觉得等你想要告诉我的时候,应该会告诉我的。”

诺克特扬起一抹微笑,然后伸手摸了摸他的头,这个动作让普隆普特觉得脸有点烫,他啪地一下拍开了他的手。

他试图大声抗议:“喂,虽然年龄上你的确比我大——但这是占便宜的行为……”

“我早就想这么干了。”诺克特笑道,“走吧,挺怀念游戏厅的。”

 

 

好吧,虽然大言不惭的说“不问”,但实际上普隆普特好奇疯了:这个诺克特保留了一切诺克特的特质,他能感受得到;但是又有很多地方不一样,他对自己没有一同经历的这十三年充满了好奇,但是如果诺克特不想提,他也不会问。

普隆普特没办法把他跟诺克特完全当做同一个人,但又不可能将他视为陌生人,这实在太难办,他感觉自己要分裂了。

说要去游戏厅,诺克特却没有要去搭乘电车的意思,反而转向了停车场,普隆普特有些不解地跟着走,心里却想伊格尼斯不是走了么,谁来开车?

然后他就看到诺克提斯从刚换的夹克口袋里掏出了钥匙。

“咦?“普隆普特抱着包,在原地呆了一下,”你、你要开车?“

“你这什么语气。”诺克特扫他一眼,“十多年了我不能考到驾照?“

“可你连赛车游戏都……”

诺克特打开了副驾驶座那边的车门:”上不上来?“

普隆普特赶紧猛点头,钻了进去。

他其实还有一些忐忑,但诺克特坐在驾驶座上的样式看上去就很熟练的感觉,他调整了座椅和后视镜的位置,寄上了安全带。动作行云流水,的确一副非常值得信赖的样子……普隆普特都有些看呆了。

诺克特回头看了他一眼,然后俯身过来,普隆普特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往后一靠,整个人陷在了真皮包裹的座位里。

诺克特的头发擦过了普隆普特的鼻尖,嘴唇都能感受到他温热的呼吸就在咫尺之间。这一瞬间,他深色的瞳孔中只映出了普隆普特一个人的样子。

普隆普特:“!?”

诺克特:“?……起来一点,安全带系上。”

说着,男人一手扶住他的肩膀往前带了一些,另一只手把刚刚被他压住了的安全带抽了出来。

普隆普特:“……谢、谢谢?”

诺克特:“不用,后来——我是说,后来我们一起出去旅行的时候,开雷加利亚大家都不系安全带,伊格尼斯要是突然刹车,你总是直接撞到玻璃上。”

普隆普特努力忍下过分加速的心跳,试图让自己正常与诺克特交流:“是吗……那……”

他把话憋了回去。

诺克特发动了车子,他打着方向盘,分心说了一句:“你想问什么直接问吧,没关系的。”

“我们一起去旅行了吗?”普隆普特立刻问。

“是的。”车子开动了,诺克特回答道,“还有伊格尼斯和格拉迪奥,我们四个一起。”

“去了很多地方?”

“嗯,是的,最远还到过奥尔缇西……”

“水城!那儿漂亮吗?”

“很漂亮,我们坐贡多拉出行,你一路上拍照都没停过,你还说跟他们比起来我们穿得太土气了……”

“那儿一定有很多好看的女孩子。”

诺克特撇了普隆普特一眼:“旅行的时候你夸过很多女孩好看。”

不知道为什么普隆普特被盯得有些心虚:“呃,好看的女孩子是世界的财富呀……”

王子殿下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说:“问你要选哪一个,还会认真的疑惑起来。”

“哎呀哎呀……”普隆普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了,他心里悄悄埋怨起了几年后的自己。

 

离开了高级住宅区,车子上了高架。诺克特没再说话,专心开车。

车子平缓驶离停车场后诺克特换成了单手握方向盘,另一只手撑着脑袋。王都的交通状况很不错,他也显出了十分游刃有余的姿态,这样子实在是帅气,普隆普特觉得好不容易平静下去的心跳又开始有些失衡。。

虽然玩游戏时候经常把车前玻璃撞烂然后生气的丢手柄的诺克特也很好玩,但是果然能够泰然自若地驾驶豪车的男人更迷人啊!学校里那帮总是在诺克特背后无声尖叫的女生们如果看到这一幕,今年情人节的巧克力恐怕是要翻倍暴增……

 

“你在想什么?”

“嗯?”普隆普特回神,“没什么!”

诺克特快速的看他一眼,又转了回去。

“我很奇怪吗?还是说依然不太相信这种事情会发生在自己身边?“

他说话的口气很平静,还带着几分笑意,成熟中似乎还有些包容的态度让普隆普特都有些不爽了(?)。

“不是啊……”

普隆普特说:“本来能跟诺克特做朋友就是一件很稀奇的事了嘛!加上伊格尼斯跟格拉迪奥也挺不可思议的,我只是个路西斯一般市民而已,现在遇到什么都可以接受了……”

他说着,却不由自主地快速瞟了一眼右手手腕的位置,然后沉默了。

“嗯,做路西斯的平头老百姓挺好的。”诺克特似乎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小动作,“……到最后你的愿望也还是这个呢。”

“什么?”

“不,没什么,快到了,是这附近吧?”

 

非常可惜的是,等诺克特好不容易停完车回来,看到的却是普隆普特垂头丧气的脸。

“游戏厅今天歇业……听说是老板跟老板娘二次蜜月去了。”

诺克特噗地一声笑了出来:“太不巧了吧?”

普隆普特挠挠头:“哎,本来想要跟你比一比街机的,没机会啦。”

“应该没什么好比的,任何FPS类我都赢不了你……话说,那个时候,连玩国王骑士的进度你都比我领先多了。”

“啊?那我有抽到什么稀有五星角色吗?”

“有是有,不过几乎把当时的全部家当都氪进去了……”

普隆普特哭丧着脸:“算了,这种悲伤的事就不要告诉我了。”

 

他们站在街边,初夏的印索穆尼亚气温宜人,街上挺热闹的。诺克特望着街景闭上了眼,深吸了一口气又呼了出来,脸色也变得和缓了很多。

普隆普特不知道为什么觉得那个表情,比起是开怀,更像是欣慰和怀念。他咬了下嘴唇,想要说些什么,但是诺克特突然拍了拍他,往聚着很多人的地方指了一下,问:“那个,想要吗?”

游戏厅附近是一个公园,有许多摊贩凑在一块做生意,吃的玩的都有,周末总会有很多家长带孩子来游玩,也有不少拉着手来约会的小情侣。

诺克特指的是一个玩投掷游戏来换奖品的小摊,规模不大的移动篷车上点缀着大大小小各式各样的陆行鸟周边,乍一眼看过简直是一片黄色的海洋。

“——想!”

看到那么多陆行鸟普隆普特基本也走不动路了,“我们去玩吧!诺克特!”

“想要哪个,直接跟我说。”

“……哇,这么自信?”

诺克特活动了一下手腕,嗯了一声:“旅行的时候没少扔。”

普隆普特:“……?”

 

参加游戏并不需要多少钱,不过诺克特身上肯定没有,普隆普特嘴上虽然说着“你行不行啊”却乖乖掏了钱。跟他们同时来参加的还有一对看上去年纪不大的情侣,仔细一看可能还是他们学校的学生,因为那个女生玩着男朋友的手臂还频频往他们这边看,似乎是认出了普隆普特却在疑惑诺克特是什么人的样子。

而男朋友一心想在女朋友面前大显身手,没发觉她的异状,交完钱从笑眯眯的老板手里接过套环后,信心十足地一撸袖子,问:“亲爱的,你想要哪个?”

谁料女朋友一翻白眼:“你能套到哪个是哪个吧。”

旁边的诺克特普隆普特二人之间的对话就简单多了。

“那个最大的!可以塞到车子后排带回去!拜托了!”

“嗯,看我的。”

诺克特脱掉了夹克让普隆普特拿着,手里拿着套环再和老板确认了一次特等奖那个等身大的陆行鸟玩偶需要多少点数,点数溢出能不能拿到其他奖励。

老板一脸小伙子你也太瞧不起我了的表情。

……两分钟以后就变成了震惊脸。

“液——!诺克特最强!”抱着陆行鸟玩偶几乎与它融为一体的普隆普特高呼道。诺克特用溢出的点数换了两张冰淇淋券,一边笑着揉了一下普隆普特的头(第二次)一边研究着去哪里兑换冰淇淋。

老板一副吃了大亏的样子,而同时开始挑战的那位男朋友就逊色多了——他勉强套中了三等奖的陆行鸟橡胶挂件,原本也算有所收获,偏偏边上有一个套了个满分的胡子帅哥和一个大呼小叫的兴奋黄毛,对比之下就有些不尽如人意了。不过女朋友似乎也并不太在意,她的注意力全放在了普隆普特和那位有些面熟的英俊男子身上。

诺克特还在研究街道地图找冰淇淋店位置,女生给了男朋友一颗爆栗以后,鼓起勇气凑了过来,说:“那个……普隆普特同学?”

普隆普特从陆行鸟里抬起头,果然是校友,他想。该怎么解释诺克特的身份呢?还是什么都不说?

“你好……”他打招呼,“那个,跟男朋友在约会?”

“是,虽然他很没用(男朋友:亲爱的!!),不好意思,我只是觉得很巧,能在学校外的地方碰到你,”女生笑道,“而且你没有和诺克提斯王子在一起也很稀奇呢。”

普隆普特干笑两声,偷偷瞄了诺克特一眼,却正好撞上后者笑眯眯的眼神。

看什么看,快想办法走啊。普隆普特挤出一个欲哭无泪的表情。诺克特不知道有没有看懂,收起了冰淇淋券走了过来,朝那个不知道名字的女生伸出了手。

“你好,普隆普特平时受你照顾了。”

他稍稍弯腰说。

“!!”

女生突然满脸爆红,似乎是被迎面而来的荷尔蒙袭击了一样:“不、不用谢……其实我们不同年级……只、只是之前加入了摄影社所以……那个,打扰你们了不好意思!”

普隆普特:“??”

男朋友:“??”

女生后退一步扯着拿着橡胶挂件发呆的男朋友就跑了。脸埋在陆行鸟玩偶里的普隆普特一脸懵逼。诺克特看到小情侣慌忙离开,男生还使劲扭头想看个究竟的样子,终于忍不住笑出了声。

“抱歉,她可能误会了什么。”

“……什么??”

“比如之后会传言你有一个比你老很多的男朋友什么的。”

“……哈????”

普隆普特差点跳起来:“男、男……”

“开玩笑的。”诺克特说,接过他手里的陆行鸟,让他不至于喘不过气,“放心,我离开这个世界以后,所有我存在的痕迹都会被抹去,你不会记得,她也不会记得的。”

 

这应该是值得高兴的事吗?

普隆普特安静了下来,刚涌上脸的血色也迅速退去了。这应该是令人放心的事,但为什么他已经开始舍不得了呢?

 

 

 

他们找到了换冰淇淋的地方,没几步路。诺克特先去放玩偶了,那么大一个也不好带着走。等他过来得时候普隆普特已经拿着两个甜筒在等,他也脱下了外套系在了腰间,只穿了件深红色的背心,临近中午气温升高,被汗沾湿的发尾黏在后脖颈上,那么一瞬间,诺克特似乎看到了三年后在雷斯塔伦喊着热的普隆普特。

“诺克特?”

普隆普特疑惑地看着他,把手上已经开始融化的冰淇淋递了过来,“快,再等会儿就不能吃了。”

“嗯。”诺克特说,接了过来。

他们找了条长椅坐下。边上有穿着莫古力玩偶套装的宣传人员在发传单,普隆普特看了一会儿说“人家工作也不太容易嘛”就去拿了一张,结果被一把抱住了,嗷嗷叫了半天,回来的时候一摸鼻子说,“幸好冰淇淋没有沾上去……”

诺克特笑了笑,让了个位置给他坐得更近一些。他们俩沉默着吃着冰淇淋,过了一会儿,诺克特说:“你可以问问题。还有想知道的吗?……即使明天可能就会忘记依然想知道的。”

“……”

普隆普特拿着冰淇淋,长长的“嗯”了一声:“伊格尼斯,都问了些什么呢?”

诺克特说:“我毕业时候的成绩、我考驾照的情况、一些军政事务……还有我到底有没有克服挑食。“

“所以有没有。”

“没有。萝卜什么的就不应该存在在这个世界上。”

“哈哈,伊格尼斯一定很失望。”

“你想问什么呢?”

 

普隆普特把甜筒递给了诺克特——只剩下底下的脆饼了,诺克特非常喜欢带一点巧克力的脆饼,他习惯和好友分食。诺克特也毫不在意的接了过去。

“我为什么会跟你们一起去旅行?如果你是去历练的话,作为一般市民的我,应该没资格跟着去吧……?你瞧,我永远都在被格拉迪奥骂……”

这下换成诺克特沉默了。

过了一会儿,他说:“我去结婚。你当时是作为我的亲友一同上路,当然,临行前也通过了警护队的测试。”

普隆普特睁大了眼睛:“结婚?和……露娜芙蕾娜吗?”

诺克特点点头。

普隆普特想了一下说:“你们的婚礼……一定很盛大吧,啊,好想把未来的我的相机偷过来看一看呢。”

“婚礼没能办成。”

“……诶!?”

 

融化的冰淇淋滴到了地上。

 

“各种各样的原因……,最后也没有办成,但是,旅行很愉快,我是说,我很喜欢跟你们一起战斗、露营、帮助各种各样的人。”

“诺克特……”

比他年长十多岁的友人的脸上,露出了他从未见过的脆弱的表情,仿佛被回忆困住了一般。

“中间出了很多事,甚至,我,”诺克特顿了一下,“我让你也陷入了危险,完全是我的错;我拼尽全力去找你——但是……甚至来不及说再见……我以为找到了水晶一切都会好……”

他呢喃着,有些语无伦次。

 

普隆普特忍不住侧过身抱住了他。非常紧,但是只有那么一下,他立刻松开了,然后说:“没事的,诺克特,那个‘我’绝对不会怪你的,虽然我不知道出了什么事,但是……”

“我相信你——一直、永远都相信着你。相信你会找到我,相信我只要等,就能等到你,一直以来都是这样,绝对不会改变……”他说,“所以也请你不要放弃……”

 

半晌,诺克特说:“嗯。”也许还带着一些鼻音。他抓住了普隆普特的手——右手——手指紧紧扣在普隆普特那危险的、永远也不想它重见天日的秘密之上。普隆普特的心跳加速了,这次是因为恐惧,他不想多揣测诺克特这个动作是不是故意的,但是,如果……

所幸没等诺克特有进一步的表示,他的手机响了:伊格尼斯来电。

 

诺克特用手指擦了一下眼角,接了起来。他嗯了两声,没有再说话。很快他挂断了电话,再抬头看普隆普特时,变回了今天早上普隆普特刚刚看到他时的样子:冷静的、成熟的,属于大人那一面的诺克特。

“父亲要见我。”诺克特说,“对不起,不能继续陪你了。”

“不不不,诺克特,不要说抱歉,雷吉斯陛下的事一定比我重要得多。”普隆普特站了起来。

诺克特:“我之前和他谈了很久,这次应该是有别的事情……即使明天就会忘记,即使什么都无法改变,却还是还知道‘结局’,我们每个人都是这样。”

他看上去太伤心了。伤心得让普隆普特也跟着难过了起来。

“我们走吧。”普隆普特最后说。

 

 

诺克特没有把他送回家或者在哪个电车站放下的意思。当车子开进王宫的正门时,普隆普特才反应过来。

“我应该不需要去……见陛下吧?我、我没有做任何准备……”

诺克特熟练地跟着王宫近侍的指引找到了停车的地方:“不用,你在这里等我。”

“……?”

车子停好了。

诺克特转过了头,突然靠了过来,普隆普特以为他要帮忙解安全带,也向前凑了一下。

然而落在他脸上的是一个轻柔的吻。

“等我,今晚在我家过夜。可能需要很久,我会让伊格尼斯过来找你,给你带点吃的,你也可以去我的房间等我,或者到花园里转转。”

他说完就要下车,普隆普特总算从当机中回过神来,赶紧扒拉着车窗:“等一下!诺克特……”

诺克特走到了他这一侧,低头问:“怎么了?”

普隆普特只够力气说了一个“你……”,却不知道该怎么接下去。

 

你为什么吻我?

什么叫在你家过夜?

 

诺克特等了半天,普隆普特都没说出一个完整的句子。

他低声说:“我的记忆没有出错的话,你并不是第一次和我接吻。”

然后补充了一句:“和17岁的我。”

普隆普特慌张地说:“但是那是!那是朋友之间的……”

他脑子里冒出一大堆乱七八糟的念头。但是不能否认的,是的,没错,他跟诺克特接过吻,不仅接过吻,还有过更亲密的接触。他们谁都没有明说,但普隆普特一直把这当做是“亲友之间的互帮互助”,然后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维持了下去。这种奇怪的关系总有一天会结束的,总会有个期限。听了诺克特刚刚说的话,他更是再度认清了这点。

 

他以为诺克特不会记得了。十三年——那可是整整十三年……他怎么会还记得呢?

“别露出这样的表情。”诺克特说,他在叹息吗?停车场的光线并不好,他看不清诺克特的表情。普隆普特觉得自己浑身颤抖了起来,他不希望诺克特这样——快点走吧,他在心里默默哀求道。

诺克特的手摸上了他的脸,手指轻柔地擦过了他的脸颊:“你刚刚说了,会等我的,不是吗?不要食言,普隆普特,我马上回来。”

普隆普特没有办法说出拒绝的话,他只能点点头。

 

 

 

诺克特回来的时候已经接近凌晨。王宫里一片死寂,没有任何多余的声音。他打开车门,并不意外的发现普隆普特还待在副驾驶座,没有睡着也没有在发呆,但他钻进车子时,也没有投来视线。

“久等了。”诺克特说,“刚刚伊格尼斯来过了?”

“……”

难以言喻的沉默。

诺克特叹了口气。

 

伊格尼斯告诉他了。他想。

 

“别哭,普隆普特,求你。”他捏着方向盘说,言语从牙缝间挤出,每一个字都有气无力,“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总有……”

“不,没有。”诺克特的语气变得坚决,“这是水晶决定的。这是我的命运。”

“可是为什么?”普隆普特抬起头,他的眼眶通红,显然刚刚已经哭过,声音颤抖地几乎无法组成一句话语,“为什么是你?你又做错了什么呢?为什么要由你来承担这一切?”

“普隆普特……”

“没有人阻拦你吗?没有人告诉你——包括那个‘我’,难道没有人告诉你,你可以逃走,你可以拥有更好的人生,你不需要替他们收拾残局?”

“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们。”诺克特轻柔的说,“但是我相信,你们会理解的。也许你现在不能,但是未来的你会理解的。”

“这太残忍了,诺克特……”

诺克特抱住了他:“别哭,求你。”他说了第二遍。

“我也在害怕,一直在害怕,害怕自己坚持不下去——但是不行,普隆普特,我的朋友,我已经走到了这里,这一路太艰难了,有太多的人牺牲,古拉迪奥的伤疤,伊格尼斯的眼睛,还有你,还有露娜,还有父亲……我不能逃避;你的眼泪会令我胆怯,但这不可以……所以我求你。”

他捧着普隆普特的脸,额头顶着他的额头,温热的泪水也沾湿了他的脸颊。他吻了普隆普特一下,他的嘴唇带着泪水的咸味,然后第二下。

他说:“不要再为我哭泣了,今后也不要。你说的,永远相信我,好吗?”

 

普隆普特忍着没有发出声音,肩膀却禁不住抖动,诺克特将他抱紧,轻轻拍着他的脊背,尽力安抚着年轻的挚友近乎崩溃的情绪。

诺克特有些后悔了。他不应该让这个岁数的普隆普特承受那么多。他应该是无忧无忧的、开朗幸福的……即使背负着那样的秘密,也努力地快乐地活着。幸好,普隆普特在他离开之后会忘记这一切,而他,将会为了守护这份活下去的努力和希望,为了更多人的未来,而走向自己的结局——抱着对美好人生的留恋,踏上那个王座。

 

 

诺克特把哭累了直接睡过去的普隆普特带回了家。实际上他已经有所感觉,他在这个世界的灵魂基础已经不太稳定,水晶将送他去下一个世界,亦或者直接回到他的路西斯迎来最终的决战。普隆普特乖巧的躺在他的臂怀之中,时不时地还抽抽鼻子。哭得可怜兮兮的样子还有些有趣。

他原本什么都不想说,但是见到雷吉斯时实在是忍不住。他明知道一切不会有任何改变,等到水晶要送走他,他们会失去这段记忆,帝国依然步步紧逼,印索穆尼亚总有一天会沦陷,他会被提前送走迎接露娜,而露娜却跟着帝国军队来到王都,父亲会死,路西斯将不复存在——

但说出了这一切,甚至在雷吉斯面前流下了眼泪时,他却也得到了救赎。

“你做的很好。”他的父亲说。“诺克特,你做的很好。”

他像小时候那样,抱住了诺克特。父亲的拥抱依然充满了力量,却又仿佛饱经沧桑。

 

不会再有遗憾了。诺克特想。

他把身上属于年轻的王子的衣服脱了下来,换回了自己那套已经破损的不能看的路西斯王子战斗服。清晨的太阳升起的时候,他应该会离开了吧?

普隆普特窝在属于王子的床上,整个人蜷成一团,诺克特走了过去,帮他把被子盖好,然后摸了摸他的头发。

 

“再见。”这次能够说出来了,不会被谁打断,却也不会被听见。但是没关系。

“永别了,我年轻的恋人……”

 

 

 

 

普隆普特醒来了。阳光很好,床很软,他坐了起来,觉得这一觉睡得却不太舒服。

……这是哪里来着?

眼睛聚上焦之后,他的意识也慢慢清醒了。很快他就认出了这是诺克特的房间,但普隆普特并没有太意外,在诺克特家过夜不是第一次大约也不是最后一次,不过自己是怎么过来的?发生了什么?怎么毫无印象了……难道昨天喝了酒?唔,诺克特是遵纪守法的好王子,成年前不喝酒也不让普隆普特喝,所以不大可能吧,身上也没酒味,奇了怪了……

他打了个哈欠,回头看到了睡在一旁的诺克特,穿着一整套校服,却趴在床上呼呼大睡,真是奇怪。

——虽然穿着整套外出服的自己也很不正常?

 

哎,等诺克特醒来问问他好了,总不能是中了什么睡眠魔法吧,虽然也有可能……

普隆普特揉了揉脖子,下床穿拖鞋准备去洗漱一下,刚站直,眼神却被摆在床头的一个东西吸引了。

 

那是一个等身大的陆行鸟玩偶,毛茸茸的很可爱,端端正正的摆在那儿,就好像有谁特地放在那儿陪着普隆普特的一样。

 

“咦……”他摸了摸自己的脸,“怎么会……哭?”

眼泪止不住。但是普隆普特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他只能无助地用手背擦着眼睛,一直,不停地,拭去泪水。

 

 

END

 

最后写的有点匆忙,希望足够将我想表达的表达出来了。

原本还是想写个色色的故事,结果耽搁了半个月就变成这样。

 

嘛,其实,最后设计陆行鸟玩偶被留下来也是有点私心。因为按理说β世界不会留下与α诺克特相关的所有东西,但是这个陆行鸟因为某些原因被留下了,说明其实β时间线已经被影响了……究竟是什么样的影响,就任由大家想象。(貌似看出来的不多,我笔力不足,很抱歉……)

但是α世界的这个诺克特依然会走向游戏结局

_(:з)∠)_

 

“抱着对美好人生的留恋,踏上那个王座。”并非完全我原创,其实是《my hero》里的最后一句的化用,这本四百米大长刀大家买了吗(你


评论(29)
热度(321)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