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普]一个误解,或者不是

A misunderstanding,or NOT

 

DK诺普

自我妄想满足,酸臭味,乱七八糟

都OK的话请用!

 

 

 

这不太对劲。

 

路西斯的王子殿下,在不知道第几次察觉到从自己背后投射而来的炙热视线后,终于还是无法忍耐,转过了身。

“出了什么事吗?伊格尼斯?”他说,手上依旧握着家用机的手柄。手心里的振动正在警告他情况紧急——电视屏幕里的女主角已经被扑过来的僵尸咬到血条见底,想必过不了几分钟就会Game over功亏一篑。而且这是普隆普特的存档。诺克提斯已经来不及去想他的好友要是发现自己好不容易拉扯大的女主角被王子这样对待会有什么反应。因为诺克提斯闻到了一股明显的糊味,伊格尼斯正用无比担忧的目光注视着他,并没有发觉平底锅里的煎蛋已经开始卷边,而他的管家自学习料理以来,就从来没有这样失态过。

听到了王子的提问,戴着眼镜,穿着一丝不苟的青年管家露出了明显的欲言又止的表情。

 

这让王子非常的坐立不安。

下意识的,他开始思考(反省)最近自己、自己的国王老爸,或者格拉迪奥、普隆普特做了些什么,能对不动如山的伊格尼斯产生这样的震慑效果。

此时正值暑期假期,过两天就要开学了,相应的,他的生日也快到了。上个周末伊格尼斯跟格拉迪奥给他办了个提前的小型生日Party,当然普隆普特和伊丽丝也来参加了。在他正式生日那天王宫会举办盛大的宴会,但一般而言正式生日宴会的时候诺克特都不会太开心,要见太多人,要保持王子的状态长达一整天,实在是提不起精神。所以反而是亲友间的小聚会更让他期待。

举办地点就在他租住的这个公寓,说是Party,也只不过是他们五个人聚在一起吃(伊格尼斯做的)饭,然后玩些无伤大雅的游戏。

这次的Party和往年的其实没什么大区别,当然也没有出任何问题顺利且开心的结束了。唯一的小插曲是普龙普特的突然醉酒。

 

因为未成年人占大多数(3/5),伊格尼斯并没有准备酒精饮料。但是伊丽丝送的生日礼物——巧克力套装中——有三颗酒心巧克力,非常不巧的,它们全进了普隆普特的肚子里。

他的同龄亲友显然并不是很能喝酒。一开始他们谁都没发现普隆普特有什么不对劲。直到他突然哇地一声扑到了格拉迪奥身上,双腿双手并用的往上爬,似乎将自己当做了一种什么动物。诺克提斯这才发现,这家伙的鼻尖已经红的不像样了,说话也嘟嘟囔囔的。

此时伊丽丝啊了一声,指了指巧克力的包装——在巨大的烫金LOGO上,有一行很小的字,上面写着内含酒心巧克力,酒精度13.5%。

好孩子诺克提斯一边把普隆普特从古拉迪奥身上“撕”下来,拉到自己这边来,一边虚心下问:“这算高还是算低?”

伊格尼斯推了推眼镜,斟酌了一下,说:“……对普隆普特来说,应该算高。”

后面发生了什么,诺克提斯其实已经记不清了。他最后的印象是自己因为吃得有点撑,坐到沙发上休息。然后浑身泛红的普隆普特就扑了过来,在他膝盖上找了个位置,躺好,睡过去了。

被他折腾了好久的格拉迪奥&伊丽丝大大松了口气,尤其是伊丽丝,双手合掌求诺克特不要乱动,让普隆普特就这样安静的睡一会儿,至少不要再过去嚷嚷要伊丽丝摆出可爱的姿势拍照了——他甚至没带相机,用手指比划了一下就想按快门。

诺克特低头看了一眼普隆普特,他红得像个虾子。加番茄酱的那种,虽然诺克提斯讨厌番茄,但番茄酱还是挺美味的。刚闹腾了半天出了点汗,普隆普特的鬓角有些湿漉漉的,他睡得很沉,睫毛随着呼吸时不时地打着颤,连鼻子上的雀斑都亮晶晶的。很难得见他有这么安静的时候,感觉还真的有一些不一样。

 

诺克提斯就这样有趣地观察着自己的好友,渐渐的眼皮变得沉重,也睡了过去。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了自己的床上,原本一片狼藉的客厅已经恢复了原样,普隆普特自然也不在身边。想来是他睡着之后,伊格尼斯他们收拾了一遍,顺便把普隆普特送回家了吧。

再然后他们没有再见面,普隆普特说是要赶一下作业,不然来不及了,毕竟他只是路西斯一般市民,是不能不交作业的——诺克提斯没觉得有什么奇怪,这中间也就过了三四天时间。

而这三四天,倒是伊格尼斯有点怪怪的……诺克提斯总觉得他在时不时地盯着自己走神,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而现在,在伊格尼斯把煎蛋做糊了的现在,诺克提斯终于忍不住问出了自己的疑惑。

回答他的是伊格尼斯的一声叹息。

听上去非常的无可奈何。

 

管家先生放下了平底锅和锅铲,甚至没有再理会那个可怜的煎蛋。他走了过来,穿着围裙,带着油烟味。坐到了诺克提斯身边。

伊格尼斯眉头紧锁,神色严肃,弄得诺克提斯也不由自主地挺起了腰板。

 

“诺克特……”伊格尼斯说,“我这两天一直在考虑要不要告诉你,最后我觉得,这实在还是有一些必要。”

诺克特不知道他要说什么,似乎是非常重要的事。他想到了前几天看过的那份军政报告,不禁神色一凛。

 

“你知道……”

伊格尼斯又推了推眼镜,这才说下去。

“你知道……普隆普特喜欢你吗?”

 

电视屏幕里,坚强的女主角终于死了。她发出了尖利而悲痛的尖叫。

……在这样的气氛里,竟然还有一些好笑的壮烈。

 

——————————

 

【From: Prompto

主题:游戏厅~~~~

Noct!今天去游戏厅嘛,老板说射击区有机子升级哦!(陆行鸟跳舞emoji)】

【From :Noct

主题:无题

嗯。老时间。】

【From:Prompto

主题:OK

(陆行鸟比OKemoji)】

——————————

 

诺克提斯脚步有点慢,然而再磨磨蹭蹭,还是到了游戏厅的门口。他看到了那一抹熟悉的身影站在游戏厅的LED屏幕下。屏幕里正播着新款电子宠物发售的广告,十分热闹。

金发的亲友穿着红色的无袖上衣,手里提着通勤用的包,上面还挂着和诺克提斯包上成对的陆行鸟挂件(诺克特的是黑的,普隆普特的是黄的,这是很早以前他们玩扭蛋扭出来的)。普隆普特在使劲挥手,嘴上说着:“诺克特,这边这边。”

诺克提斯嘀咕了一句:“知道啦,来过几百次了……”

他却并不敢直视普隆普特的眼睛,眼神忍不住飘向别的方向。伊格尼斯早上说的那些话,依然回荡在他的耳边。

“那天格拉迪奥先送伊丽丝回去,我把你搬到床上去以后,听到普隆普特睡得迷迷糊糊的在嘀咕……”

说到这里时,管家先生还犹豫了一下。

“说什么……诺克特……喜欢,什么的。”

“他说了好几遍‘喜欢’‘诺克特’,我当时不知道该怎么办……也不知道是不是应该告诉你,但是你又权力知道,然后,诺克特,我觉得你必须处理好这件事。”

太过惊讶,根本无法反应的诺克提斯呆呆的回道:“处理……?怎么……处理?”

伊格尼斯说:“我无法给出任何意见,诺克特,这是你们俩之间的事。但我想你也一定不想看到普隆普特伤心的样子吧……而且,他应该不知道他喜欢你的心情已经被知道了……请你不要贸然的做出回应,好好考虑,找个好机会告诉他你的心意吧。”

 

诺克特抬起了头,普隆普特等急了,已经朝他跑了过来,阳光下,他的金发灿烂,笑容也十分灿烂,停在了诺克特身边,普隆普特微微弯腰拍了一下他的屁股,故作责怪地说:“诺克特,你好慢呀!”

诺克提斯“啊”了一声,下意识想要躲开,普隆普特有些奇怪地抓住他的袖子,问:“怎么了?不舒服?”

“……没事。”

 

——只是因为知道了你喜欢我而已。

话说回来,又不是察觉了自己喜欢普隆普特,为什么刚刚他凑过来的时候,会有点心跳加速呢!?诺克特觉得自己脑袋上在冒烟,有点无法思考了。

 

“没事就好!”普隆普特没心没肺的说,“我们快去试试看新机器吧,不然待会儿人一多就没位置了……”他拽着诺克提斯的手,一路把王子拖了进去。游戏厅老板早就认识了他们,也习惯了这金毛小鬼对王子没大没小的样子,见怪不怪地抬手哟了一声,就继续低头数代币了。

 

 

普隆普特喜欢自己这件事,仔细一想,似乎是非常合理的。如果有人告诉他,格拉迪奥或者伊格尼斯喝醉了会对自己做什么真情告白,那八成会是“诺克特你最近挥剑速度越来越慢了”或者“诺克特不要再把生菜偷偷丢掉了”之类的呢绒,总之,他们俩,是绝对不可能说什么喜欢的——

但是,如果是普隆普特的话,就完全有可能。

而且,如果是普隆普特的话,大概是真的真的很喜欢自己吧。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的话,应该也不会从小学的时候开始,就用那种眼神一直注视着自己吧?

当然,在当时的普隆普特没有察觉的地方,诺克特也在关注着他。所以也知道他在几年里的巨大变化——身材上的、性格上的……

诺克特甚至养成了移动到了学校的某个地方,都要先四处观察一下附近有没有某个小胖子的身影存在的习惯。如果没有见到那笨重又有点可爱的身影,他还会有一些小失望。

所以当高中开学的时候,那个蜕变一新的金发小子跑来跟他打招呼的时候,诺克提斯是很高兴的。

高兴地,都快忘了当初普隆普特是用什么样的眼神在看自己。

 

原来这就是喜欢吗?他喜欢着自己?可能已经很久了?

 

呯——!

一枪又射歪,没打中怪物的弱点,但也磨掉了最后一滴血。诺克提斯啧了一声,却听到一旁的普隆普特兴奋的大喊:“诺克特,好厉害~!”

诺克提斯:“……哪里厉害了。”

“这种情况下也能胜利,超厉害的呀。”普隆普特说,他看上去很真诚,眼睛像在发光。

“是吗……”诺克提斯不太好意思了,他把拟真枪递给普隆普特。

新回合开始,普隆普特眯了一下眼又睁开,呯呯呯,三枪爆头,刚刚跟诺克特你来我往五分钟的怪物就被解决了。

“呼~”普隆普特长呼一口气:“果然好爽!”

诺克提斯在一旁有些心里不平衡,又有些高兴,不平衡的是这个路西斯的一般市民其他兵器都不怎么样,就是枪法(接机到主机的FPS游戏)都非常准,也不知道是哪里来的天赋。高兴的是,这样厉害的普隆普特,却真情实感的觉得诺克提斯才是厉害的那一个。

如果不是因为喜欢,普隆普特应该也不会觉得自己厉害到哪里去吧?毕竟,恋爱中的人是盲目的……嗯,这句话又是哪里看到的,可能是漫画里。

等等,单恋(或者暗恋)算恋爱吗?话说回来了,普隆普特如果没有喝醉酒说漏嘴的话,他是不是准备一直瞒着不说?就这样继续当他们的好朋友下去吗?

 

“诺克特,诺克特!”

在眼前晃动的手让诺克提斯回神了。普隆普特看上去很担心:“你怎么了?今天一直在走神。”

诺克提斯刚想张嘴说话,普隆普特就说:“别再说‘没事了‘,你一点都不像没事哦?要不我们去休息一下?”

他指了指跟游戏厅隔了一到玻璃墙的卡座,那里是喝茶休息的地方。不过……一般都是情侣座。

虽然是情侣座,但他跟普隆普特以前经常在那里打发时间就是了。之前不知道的时候没觉得有什么,现在知道普隆普特喜欢自己了,怎么就觉得哪里怪怪的呢?

“去不去?我想喝点东西了。”

“……好的。”诺克提斯说,他没办法拒绝,也不想再表现出什么异常。他比谁都清楚自己的亲友比外表看上去敏感多了。而现在并不是谈论他心事的好时候。

至少诺克提斯自己心乱如麻。

 

他们移动到了休息的卡座,普隆普特对着菜单愁眉苦脸,唉声叹气,最后还是点了一杯可乐。诺克提斯不想思考,也要了一杯,顺便还点了一块蛋糕。

普隆普特:“你什么时候爱吃这个了。”

诺克提斯:“你刚刚盯着他看了好久。”

普隆普特:“诶!?啊……不是……”

他趴在桌子上:“啊,诺克特你真是,我好不容易才下定决心不吃的啊!!”

“为什么不?”

“会发胖啊……”

“一块蛋糕而已,你喜欢的话就吃,之后的事自己能够承担的话就完全没问题呀。”

普隆普特猛地抬头看他,那眼神炙热的,吓了诺克提斯一大跳。

“喜欢的话就可以吗?”

诺克提斯:“可、可以啊。”

“诺克特。”

诺克提斯不知道为什么有点紧张,他咽了咽口水:“……嗯?”

普隆普特:“你是好人!”

诺克提斯:“啥???”

 

蛋糕上来之后,普隆普特已经完全进入沉醉状态。他一边用叉子一小口一小口的解决着蛋糕,一边含含糊糊的问:“那个,诺克特,大家的礼物都已经给你了吧?”

诺克特疑惑地嗯?了一声。普隆普特有些不好意思的说:“昨天看到你拆伊丽丝的礼物之后,我不是吃了那个酒心巧克力嘛,然后就睡过去了,都没看到其他礼物。”

诺克特说:“嗯……都收到了,除你之外的。古拉迪奥送了我猎人的手套,伊格尼斯则是一堆书。”

“不好意思哦……明明是你的生日结果我就那样睡着了,”普隆普特说,“我想找个机会补给你。”

沉默了一会儿,诺克提斯说:“这样……你要不要来参加我的生日宴会?”

普隆普特:“……诶?”

诺克提斯:“生日当天,在王宫里那个。”

普隆普特:“诶诶诶诶一般市民也可以参加吗?”

诺克提斯有点无奈的说:“普隆普特,你是一般市民,但是是王子的友人。”

“再说……”他斟酌着用词,“你应该有事要告诉我吧?”

 

不知不觉中,诺克提斯的声音变得很温柔。

吊扇在他们头顶慢悠悠的转动。冰块在可乐里融化,水珠沿着杯壁下滑,落在桌面上,留下瞬间消失不见的水痕。

 

“是的。”普隆普特说,“我有事情要跟你说,诺克特。我会去参加你的生日宴会的。到时候再和你说。”

 

扑通扑通。

诺克提斯的心跳又开始加速了。然后随之而来的,是比那微妙的甜蜜和骄傲更多的烦恼——他到底该怎么办?

 

————————

【From: Noct

主题:无题

路西斯的王子要是有个男朋友会怎么样?】

【From :Ignis

主题:但是

我觉得Prompto喜欢的并不是“路西斯的王子”

而是“Ncot”。】

【From:Noct

主题:无题

……谢谢你,伊格尼斯。】

————————

 

诺克提斯并不太喜欢王宫里那一套。他不喜欢守卫们低着头和他说话,也不喜欢王家警卫队过分保护,将他依然视作小孩的态度。更令人没有好感的是每到这种时候都会出现的贵族们,他们表现出肤浅的敬意,却并非因为他是他,很大一部分只是因为他是他老爹的儿子,未来的王。

但是,普隆普特承诺的“会来参加”,让诺克提斯开始有些期待——至少是这场纯粹作秀的生日宴会的后半段。

晚上六点,他再度向伊格尼斯确认:“他会来的吧?”

管家说:“请柬已经交到他手上了。”

诺克提斯却依然是坐立不安的样子。

伊格尼斯叹一口气,只得出言安抚:“我应该告诉过他花园的位置,七点他会在那儿准时等你,你们说完以后,如果没什么太大问题——请回来发表例行的演讲,然后宣布舞会正式开始吧。”

诺克提斯脑子里已经没有什么舞会不舞会的了。

 

雷吉斯依然很忙,忙得儿子的生日宴会他也只能来参加后半段。这时候诺克提斯倒是很感谢老爹的忙碌,让他不至于看到自己儿子在位置上如坐针毡的样子。他老爹是一个很敏锐的人,多看两眼,说不定都能猜到是怎么一回事(即使猜不到对方是谁)。

 

七点的钟声响起来了——邦邦邦邦邦邦邦邦——全都敲在诺克提斯不安跳动着的心上。他猛的站了起来,大步离开了宴会厅。军装的披风都被步伐带着飘了起来。格拉迪奥跟他擦身而过,有些莫名其妙的问伊格尼斯:“他怎么了?……这是在演十二点到了的仙度瑞拉吗?”

伊格尼斯推了推眼镜,笑而不语。

 

一开始是在快步行走,接着终于忍不住跑了起来。穿过门厅,穿过走廊,到了某种意义上曾经属于他的那个小花园。月光笼罩着植株,给他们铺上一层浅浅的银色,就像洒落的盐粒。

难得穿上正装的普隆普特背着手,仔细地在看一株花。

诺克提斯突然放慢了步伐。

但普隆普特还是发现了他,一贯的,迅速的找到了诺克提斯在哪里,他似乎有些紧张,好不容易扯出一抹微笑,说:“我还是问了伊丽丝才找到这里的,那个,王宫的花园也格外的大啊哈哈

诺克提斯没有接话。他慢慢地走了过来。普隆普特渐渐也不笑了。他抿了抿嘴,直到诺克提斯站到他的面前,他才抬起了头。

“我……”

他又泄气了:“要不你先说吧。”

他哪知道诺克提斯也在紧张。王子摇摇头。普隆普特“哎”了一声:“那,要不要一起说?”

这是个糟糕的主意,但是眼下能怎么办?诺克提斯说好,普隆普特吸了口气,然后说:“那,我说一二三……”

“一、二、三——”

“对不起准备送你的电子宠物我把他取名诺克特然后他不小心死掉了!”“我觉得我们可以试试看在一起——”

声音重叠在一起,但是又是那样的突兀,那样的清晰。

两个人同时“诶”了一声。

 

普隆普特哄地从头到脚爆红:“你你你你你说什么试试看在一起?”

诺克提斯则是八竿子摸不着头脑:“什么电子宠物?什么死了?”

最后,尚留有一丝理智的王子殿下,即使直觉告诉他这中间肯定有一个不得了的大误解,还是秉着事情一定要弄清楚的原则,问出了问题:“你先解释——什么电子宠物?”

普隆普特立刻垂下了眉毛,有气无力的说:“就是这个。”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一个做成蛋壳形状的机器:“之前聊天的时候,你说你小时候没有玩过电子宠物,新版除了我就想买一个送给你……然后,就想自己养养看嘛,就演了个黑毛球,取名叫,诺,诺克特,然后这个电子宠物是声控的,要一直对他讲‘我喜欢你‘什么的,才能维持生命,我讲着讲着觉得很不好意思,就没在意,然后诺克特,啊,我是说,这个诺克特,就死了……然后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你!就没有……”

 

……是了。

是这样的。

这样就说得通了。

 

“诺克特”和“喜欢你”,都可以解释了。

 

无法解释的是,现在无比失落的自己的心情。

诺克提斯王子,长这么大,总体来说在法律规定的范围内循规蹈矩,但是头一回,他有去搞瓶酒来喝喝的念头。

他没有说话,普隆普特支支吾吾的却开口了:

“那个……诺克特,你刚刚那个‘可以在一起试试看’是什么意思啊。”

“没什么。”王子说,非常坚定的。

普隆普特:“是我想的那个‘在一起’么?”

“不是。”坚如磐石,岿然不动。

普隆普特:“……诺克托……”

诺克提斯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眉心,还是有一些不甘心。

脸皮薄王子决定在生日这一天脸皮厚一次:“普隆普特,你喜欢我么?”

 

“诶?啊?”

他的脸上看上去极了,竟然能比刚才更红,真是奇迹。

“硬要说的话……是喜欢的?”

“是哪种喜欢?”王子步步紧逼。

普隆普特开始紧张得抠皮带了:“我不知道……”他的声音含糊不清。“还能是哪种喜欢?”

 

诺克提斯笑了起来,普隆普特看着他,似乎有些呆了。诺克提斯说:“那,我重新说一遍吧:普隆普特,要不要,我们试试看在一起?”

“*#12oiu*)#(@……”

“什么?”诺克提斯靠近一步,“我没听清。”

“你让我想一想……”普隆普特忍不住倒退一步,呢喃着说,“诺克特,你喜欢我?”

 

这是个好问题。

因为诺克提斯已经想了整整三天,他也不准备否认。

 

“是的,我觉得我是喜欢你的。”

然后路西斯的王子殿下伸出了手,“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END

 

 

啊哈哈哈哈终于写了

还是我自己最喜欢的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好了,无奖竞猜:请问普酱说的那个电子宠物,到底是真的先买好了,先养死了,还是根本就是真心话说出口了没法收场了约王子出来的时候看到广告牌现想的理由?他们俩到底谁先喜欢上谁?最后他们在一起了嘛?

伊格尼斯式推眼镜神秘莫测Ing~

 


评论(16)
热度(209)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