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rony

四年前收录在本子里的旧文。也是我唯一一篇木日。不知道怎么翻了出来就发了吧。



——你喜欢篮球吗?

——当然喜欢。

 

部活的中场休息时间,毫无顾忌地一屁股坐在地板上,抓起球衣领口就开始擦脸的木吉铁平,完全没有经过什么思考,就脱口而出了。

 

整个室内球场的空气就像被水泡过一样,潮湿得让人难受。

木吉喘了口气,汗淋淋地笑了一下:“为什么突然这么问?”

日向把篮球丢给他,木吉伸手接住,视野里猛地充斥着一片橙黄色,他听见日向说:“没什么,随便问一下。”

 

诚凛不可侵犯的队长推了一下眼镜,木吉看不清他镜片后面的表情——丽子吹起了哨子,休息结束,继续练习。

 

“全体起立!”日向背过身去这样喊道。

 

■■

 

今天的电车实在是太挤了。

日向抓着吊环在心里烦躁地想,干燥的天气和四周人隔着衣料还源源不断传来的体温让他觉得无比地难受,封闭的空间他就像是被四面八方的隐形的空气墙在积压着他的身体。

——快要窒息了。

 

一只手抓着吊环,另一只手紧紧捏着公文包,眼镜滑下来的也没法去扶。

今天和昨天,和明天都一样,每天都会在这样压抑的电车里开始无聊且永恒不变的一天。

没什么好抱怨的,不过就是十几分钟的时间——几乎每个上班族此刻都和他感受相同。他不过是平凡得不能再平凡的抱怨着空气和交通的上班族之一而已。

 

终于到站的时候,所有人都似乎松了一口气,每个人都低头看表看手机,神色匆匆地逃离了车厢,向着不同的方向四散奔走。

 

虽然是冬天,但是电车内的温度高的不可思议,包裹在西装里的身体已经开始冒汗了,整个后背都湿了起来,只是早上而已这样的温度是不是太犯规了。简直比打完正常比赛中途不换人还走快节奏还——

 

——还……

 

日向的思绪断了一下。

 

篮球。

……篮球。

 

时间还早,打完卡上电梯的时候还只有他一个人。前台小姐打着哈欠,妆都还没有化完,看见他的时候啊了一声,把头埋进了吧台里。

日向笑了笑就进电梯了。

 

对着电梯里的镜子调节了一下领带,却不由自主地开始打量起了镜面里的自己。

大学毕业后似乎也没有什么变化。

三十多岁的男人了,能有多大的变化?

 

一切都已经尘埃落定了,外形,给人的印象,工作,这辈子接下来的路,就连每天早上要挤着让人窒息的电车来公司这种事情也无法改变了。

已经是三十多岁的男人了。接下来的日子无非就是好运的话升职加薪娶妻生子,不好运的话就晚几年升职加薪娶妻生子。

 

不会再有什么变数了。

难道不是吗?

 

日向盯着镜子里面自己的眼睛。

 

你还在期盼什么吗?

 

 

■■

 

“一定要赢。”

“是!”

 

离最后一场比赛的开始还有半个小时。

每个人都在紧张,包括日向。他坐在长椅上,手搭在膝盖上,时不时地握成拳。

一旁的黑子和火神相对无言,两个人一句话也没有讲,伊月站在一边不知道在想什么,连小金井也沉默着。

丽子在门口走来走去,似乎想要说点什么——但是日向觉得她还是不说为妙,赢了我给大家每个人一个CHU或者请大家吃我亲手做的咖喱❤之类的……不要也罢。

 

想想这些,心情似乎就能好一点,但是也只有一会儿。片刻之后,等会儿就要直接面对赤司征十郎的压力,还是让日向不由自主地握紧拳头。

肩膀上传来一阵压力。

 

是木吉。

 

“……不要趴在我背上。你很重。”

 

耳边传来了木吉的笑声:“日向你浑身都僵硬了诶。”

 

被识破了紧张的心情,日向有一些尴尬:“赶紧放手,马上要上场了。”

“在害怕吗?”

 

这个角度看不到木吉的脸,但是他的声音靠的那么近。

日向就像是被戳破了的涨到极致的气球一样,碰的一声爆炸了。

“我没有——”

 

不过爆炸的威力似乎完全没有影响到伸出手臂抱住自己的那个家伙。

“也许是最后一场了哦。”

“我知道,所以才——”

“一定会赢的,我们。”

 

 

■■

 

那个时候他是这么说的。自己也是这么相信的。

“一定会赢的。”

 

 

“那么结果呢?”

前台小姐给自己补着妆,意兴阑珊地问道。

日向把烟掐熄:“啊,结果是没有赢。”

 

公司的吸烟室里烟雾缭绕,日向皱起了眉头。三三两两的不同部门的同事坐着聊天,日向刚刚点起一支烟却没有抽。

“啊,还以为是个催人泪下的励志故事,结果结局真是出人意料。”

前台小姐笑了起来。

 

不是第一次和别人讲这个“以前打篮球的时候”的故事,不是第一次用“没有赢”这样的结局来换别人的一笑。

“你看起来不是很难过。”

前台小姐合上化妆镜说。

 

“是吗?”

看起来不难过吗。

“毕竟都过去这么久了啊。”

但是感觉还记得。那些传球,射篮,过人,假动作,都记得。

“而且高中的时候……就是完全热血上脑。好像赢不了世界就会崩塌一样。”

现在呢?

没有赢,还不是过的好好的。

 

到底是有什么样的自信……觉得一定会赢呢,那个时候?

因为木吉铁平的“一定会赢”吗?

 

凭什么就这样相信了那个家伙的话,明明他自己也不确定吧。况且那个时候……

那个时候……

木吉那家伙,明明伤都没有好透。

 

 

有伤在身的人,有什么资格笑成那样,笃定地告诉所有人会赢?

把烟丢在烟灰缸里,日向和前台小姐道别,就出了休息室。

 

吸烟室里的空气按理来说应该是很不舒服的,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日向会觉得烟草的味道也不错。

其实日向并不是很常抽烟——虽然他开始接触烟草的时间很早,差不多是国中的时候。算是“不良叛逆时期”的尝试,那个时候偷偷摸摸地偶尔在天台或者厕所抽上几口,算不上上瘾。

 

戒掉是在遇到木吉铁平之后的事了。

从来都喜欢多管闲事的那个人闻到了他身上的烟味:“啊,日向在抽烟吗?”

他的回答想当然的是:“是啊,关你什么事吗。”

“好像说长期抽烟的人手会不稳,这样对投篮不太好。”

木吉只是非常平静地、甚至带着笑容的这样说了。

 

然后日向就慢慢的把烟戒了——木吉有时候会来得寸进尺“诶最近烟味少了一些”日向会骂他一句“罗嗦我又不是为了你才戒烟的”。

 

是为了篮球好吗。

 

是为了……篮球啊。

 

■■

 

接到丽子邮件的时候日向刚被顶头上司骂完。

说是骂……其实也只不过是唠唠叨叨的那一套这个月你的业绩不好再这样下去你就逃不掉被裁员的命运了之类的,每个月都会有的一段说辞。

点头哈腰“对不起我会努力的”“不会辜负您的期待”,然后维持面无表情的脸出了办公室。

 

手机在口袋里嗡嗡嗡地震了起来,对着邮箱地址思考了半天才想起来,是丽子。

 

“这个周末诚凛篮球队再聚首!╰(*°▽°*)╯ 地点另外通知!不管是谁务必要来!BY相田丽子”

丽子会用颜文字了……

 

好吧这并不是重点。

 

再聚首?

 

说起来,已经过去多少年了?大学之后和他们的联系就少了很多,到后来工作的时候,就基本上失去他们的消息了。

他们现在还好吗?

大二的时候听说火神回美国了,黑子似乎不再打篮球了。丽子一直在自家老爹那里帮忙,伊月小金井和水户部都顺利地读着大学,木吉……

木吉因为腿伤又休学了一段时间,现在,也一定开始工作了吧?

 

其实,挺想见见他们的。

 

拥有相同梦想的伙伴,现在又都在哪里努力着呢?

他们和自己一样,都变成了庸庸碌碌的普通人了吗?

 

 

下班的时候丽子打来了电话。

“日向——”

被她的声音吓了一大跳的日向差点没把手机弄掉下去。

“喂?丽子?”

 

“一定要来哟。”

“……我会来的。”

“好的,我只是确认一下而已,最近过的怎么样?”

 

日向按了电梯的按钮,说:“还能怎么样?不就是那么样吗。”

“听起来很没有干劲。”

“……”

“不过话说回来,你之前就是这么一副没干劲的死样子啊。”

“之前?”

“遇到木吉之前啊。”

“……”

“感觉就是活的懒懒散散的,没什么目标。”

“别这样说,”日向苦笑着说道:“没有这样吧。”

“就是这样。”丽子的声音成熟了不少,强势的口吻还是没有变过。日向的眼前浮现了那个拿着口哨一脸严肃的监督,不禁笑了起来。

“这些等见面的时候再说吧,我要进电梯了。”

“好的,话说,你一定要来哦。”

“……你就那么觉得我会不来么。”

“嘛嘛,多提醒几次不会死的。”

 

丽子真是不可思议的人,明明是那么久没联系了,讲起话来却没有一点的生疏感。

不过……怎么又提起木吉了。

感觉自己的高中生活,真是三句话离不开那个人。

 

活的懒懒散散的,没有目标,没有干劲。

真是不中用的大人的最佳写照。

 

 

 

■■

 

真的到了聚会的那一天,口口声声说着好的好的我一定会去的日向,站在镜子前穿衣服的时候,突然泛起了一阵怯意。

镜子里穿着死板西装的自己,看起来一点都不好。

 

因为熬夜做报表所以挂着深色的眼袋,每天都吃便利店的便当,偶尔抽烟,经常熬夜,不好的生活习惯让他整个人的气色看起来都不太好。

眼角的纹路开始出现了,梳头发的时候也会发现几根白发。

 

整个人都已经提前进入衰老期了。这样的自己他们看了一定会很失望吧。

要不还是别去了。

 

打着领带的日向自暴自弃的想着。

就算被丽子追杀也——

 

然后手机铃声非常合时宜地响起起来,看着屏幕上跳出的相田丽子,日向一秒钟就打消了“还是不去了”的想法。

啊……算了吧。

 

就这样吧。

 

匆匆接起电话的日向打好领带,就出了门。

 

聚会的地方是一家俱乐部,有各种大大小小的包厢,里面可以唱KTV可以吃东西的那种,总的来说消费不算很高,是庶民的PARTY场所。

 

日向对侍者报上包厢的号码,最后再调整了一下领带,深呼吸了一下,就准备跟着侍者往前走。

结果猝不及防的,他就听到了一个声音。

 

“日向。”

 

那个声音这样说。

 

“日向。”

又响了一遍——那个声音,离得很近。

充满了惊喜的。

让人怀念的。

 

“日向!”

 

日向回过了头,他看见穿着厚厚夹克,围着围巾的木吉向他跑了过来。

“真的是你啊!看背影我还以为——”

 

日向愣在了原地。

等一下……

等一下!

 

他完全不知道要说什么,一句话也接不上。

等一下,还没有做好准备,还没有做好和他重逢的准备啊……他……怎么这么快就出现了?

 

他像是被冻在了原地,迈不开脚张不开嘴。

他就这样死死地注视着眼前的这个人。脑子也转不起来了,啊,真的是木吉铁平啊……他……完全没变。

 

没有长高,穿着铁灰色的带毛领的夹克衫,手插在衣服口袋里,围着格子围巾,笑眯眯地叫着自己的名字,粗粗的眉毛看起来有一点傻。

完全没变。

 

过了几秒,日向反映了过来。

“好久不见……木吉。”

 

说完这句话,他觉得僵硬的身体被融化了。

木吉把手从口袋里伸出来,揽住了他的肩膀:“外面好冷,我们快去包厢里面吧。”

 

木吉就像太阳一样。

 

 

很早以前,日向就知道,木吉的手很大,很暖和。

被称为铁心的这个男人,在冬天的时候就像小火炉一样,靠近他就不会觉得冷。

冬天训练的时候就算实在室内也会有冷意,剧烈活动之后出了一身汗,吹了风很容易觉得浑身发冷,但是如果木吉在身边的话就火觉得暖和,真是不可思议的体质。

 

现在,木吉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隔着西装和衬衫,那源源不断的热意一直传到了他的皮肤深处,简直要透进血管里面,在他的全身传播,让他整个人都发烫了起来。

日向一直低着头,任由木吉带着他一路走到了包厢门口。

 

门被推开了。

本来嘈杂的声音停了下来,然后他听见伊月说:“哟,队长和木吉来了。”

然后是丽子的声音:“全员到齐!你们俩太慢了啦!”

 

日向这才抬起头。

 

沙发上坐满了人。

小金井抱着话筒在点歌,水户部在给大家倒茶。

黑子安定地坐在火神身边,火神面前已经堆了一堆的食物尸体。

降旗他们三人组正埋头看着歌单,伊月和丽子的中间空了两个位置,明显是给他们留的。

 

他们进来的时候,所有人都抬起了头。

 

日向觉得自己快哭了,可恶,这实在是……

这实在是……

太过分了。

 

揽在肩膀上的那只手紧了紧。

 

日向侧头看到木吉笑着说:“我们来晚了,抱歉啊。”

过了一会儿,他又说:“忘了说了,好久不见。”

 

■■

 

 

一切仿佛回到了很久以前,他们高中毕业的时候。诚凛篮球部最后一次的聚会,当时也是这样,大家坐在一起唱歌吃东西玩游戏。

一晃这么多年过去了,所有人又重聚到了一起。

 

日向小口地喝着啤酒,一边打量着其他人。

熟悉又陌生的每个人,变了又没有变的其他人。

 

最后,目光落在了身边在剥桔子的木吉身上。

 

木吉现在在做什么工作呢?

有女朋友了吗?

结婚了吗?

腿伤完全好了吗?

还在……打篮球吗?

 

一大堆的问题,但是没有一个问得出口,统统都卡在喉咙深处。

 

“在看什么?”

思绪被问题打断。

 

剥好的桔子被递到眼前。日向一抬头就看到木吉的脸,脸瞬间就烫了起来。

接过桔子,木吉摸摸自己的脸,说:“难道变了很多嘛?”

“……没有。”

 

日向往嘴里塞了一瓣桔子说道。

好甜。

 

冰凉甘甜的桔子让日向紧张的心情缓解了一下。

“日向也没变哦。”

 

日向差点被桔子呛到。

 

没变?骗谁啊。

我现在可是不中用的大人了啊。居然还说我没有变。

又剥了一瓣桔子,还没放进嘴里,就被低下头的木吉一口咬去了。

“嗯,很甜。”

 

………………

做出这样行为的人,似乎完全没有觉得有哪里不对。

但是日向已经开始如坐针毡了,因为刚刚木吉就着他的手吃桔子的时候,丽子刚好转过头看见了,然后前诚凛监督,露出了一个微妙的笑容。

 

 

……是不是有哪里不太对劲。

比如说,小金井和水户部,黑子和火神,两两坐在一起,这个完全可以理解。

毕竟是好搭档。

 

……为什么自己的位置和木吉的挨得这么近?

 

“队长,前辈。”

一边坐着的福井突然说,“你们两个现在是一起工作吗?”

 

日向想都没想就说:“没有啊。”

木吉说:“和日向很久都没见面了。”

 

福井抱着话筒感慨道:“是这样吗?感觉前辈们完全没有生疏……刚才还一起进来,我还你们现在是同事呢。”

“是吗?”木吉哈哈笑着,“嘛,因为是日向嘛,多久没见也不会觉得陌生啊。”

 

这句话就像电击一样,哐当一声,让日向的心脏紧紧的缩了起来。

因为是你,所以多久都不会觉得陌生。

 

这句话如果被丽子听到的话,应该会得到“不愧是无意识的话术天才”这种评价。

一击中的。

 

■■

 

闹到最后大家喝起了酒,虽然都说这还有工作别喝太多,但是一旦开始起哄就怎么也收敛不了了。

虽然在工作场合经常喝酒,但是酒量依然不太好的日向,到一半的时候就忍不住中途退场去厕所,被很能喝的丽子和意外很能喝的黑子用奇怪的眼光盯了半天。

 

用水扑了扑发烫的脸,抬头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眼镜上蒙了一层雾,因为酒精整张脸都通红地像番茄一样。嘴唇也因为酒的关系有点湿润。

意外的……似乎年轻了一些。

 

也不知道是错觉还是什么。感觉有一些些年轻了吧,这张脸。

 

低下头,再次拧开水龙头,对着哗啦哗啦的流水发呆。

其实脑子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有一点不想回到那个房间,想不出原因。

那样热烈的气氛,让人想要落泪的气氛,总会让人回忆起很多东西,许多不太记得了的东西,许多被反复提过但是感觉并不深刻了的东西。

 

训练时候的汗水。

一次一次的投篮。

胜利时候的拥抱。

失败时候的……

 

“日向。”

 

日向在水声中抬起了头,透过镜子看到了木吉的脸。

他脱了外套,只穿着一件黑色的V领长袖。就站在日向的身边,微微低着头。

 

日向关上了水龙头。

木吉似乎要说什么的样子。这样犹犹豫豫地真不像他。

 

看到他露出了与平时一贯的爽朗不一样的表情,日向的心情突然有一些好了起来,说不上来为什么。真是恶劣的趣味。

他等待着木吉说出下一句话——

 

日向挺起了腰,依然从镜子里看着木吉。

 

 

“日向。”

 

从他嘴里跳出来的音节,就算听了千百遍,也不会觉得腻烦。

从很早很早以前开始,就这样觉得的自己……是不是早就没救了呢?

 

“……你还想打篮球吗?”

 

■■

 

很多年前日向问过木吉。

你喜欢篮球吗?

 

木吉说,当然喜欢啊。

 

因为喜欢,所以想要一直打篮球。

和你一起打篮球。

和你们一起打篮球。

 

■■

 

现在轮到日向了。

 

日向说:“……你在开什么玩笑。”

木吉靠近了一步:“不想吗?我知道,马上有个也与的三对三斗牛赛要开……”

日向抬头看他:“你在开什么玩笑。”

 

多少年了?快七八年了。

快七八年没有摸过篮球了。

 

WC上输给洛山以后,步入高三的他们,很快就退部了。木吉休学养病,那段时间他们完全没有见过面。

 

然后到了大学,学业繁忙,或者说……日向自己下意识的不想再去碰。

就再也没有碰过篮球了。

 

“不是在开玩笑,日向,这次就是为了这个……我想要……”

“我拒绝。”

 

想也没想地果断拒绝了。

篮球这种东西啊,我早就放弃了,不是吗?

说什么梦想啊,志向啊,都已经不是可以做少年JUMP漫画主角的年纪了。

这种东西我早就不想要了。

人生不就是这样吗,不明不白地活着,然后过完这一辈子,不就好了嘛。

不就好了嘛!

那种不切实际的东西,我早就不想要了!

 

日向推开木吉往门外走。他低着头完全没看到木吉的表情。

 

 

■■

 

 

“你干吗跟着我?”

日向终于忍不住开口了。

木吉就站在不远处的背后,听到日向这样问,却没有开口说话。

日向转过去面对着他。

 

离家还有好长一段路。太晚了没有电车,又不想坐出租车的日向和他们说完再见就一个人准备慢慢走回家。但是走了一段路他就发现木吉一直跟在身后。

 

“反正不管怎么样,我是不会答应去打篮球的。”

木吉的脸埋在围巾里,闷闷地问着:“为什么呢?”

 

也许是木吉这种你不答应我就纠缠到你答应为止的态度戳到了日向的怒点,也许是今天晚上天气太冷日向实在不想再在寒风里跟木吉废话下去了。

他说:“你搞清楚没有?现在站在你面前的是一个每天都要挨老板骂的废柴业务员!每天都有烦得要死千篇一律的工作完全看不到升职的前景!我天天抽烟!篮球的规则都已经忘记大半了!投篮也不会准了!我现在已经这样了怎么和你去打篮球!你到底明不明白啊??白痴!!!!!!”

 

似乎用掉了身上的最后一点力气。

木吉闭上了眼。

 

半晌,他听见木吉说。

 

“我也一样啊。”

“我也很久都没有打篮球了。规则倒是没有忘记,其他的都不太熟悉了。”

“但是啊……想到能再和日向你一起打篮球,我就……觉得很开心。”

“我的腿一直没有完全好透,完全不可能去打职业赛。”

“但是我喜欢篮球。”

“我想和日向一起,继续打篮球。”

 

男人这样说着。

声音缓慢而且温柔。

 

黑暗中木吉看着他的脸,觉得浑身都没有力气了。

下一秒就要瘫软在地上一样。

 

“到底是……”

日向开口说,声音像是要哭出来一样。

“到底是为什么啊……你……你一直要这样……突然闯进来……就这样……”

 

就这样强硬的改变我好不容易下定决心决定好的事情。

就这样把我从藏好的角落生生的拽出来。

 

“日向,我们来搞诚凛篮球部吧。”

“日向,和我一起继续打篮球吧。”

 

 

为什么啊。

为什么总是你啊!?

 

 

瑟瑟的寒风被挡住了。

日向被整个人抱住,塞进了带着暖意的怀里。

木吉把他整个人环抱住,用自己的衣服裹住他,然后在他耳边缓缓的说:

“那是因为,我喜欢你啊。”

 

 

世界突然亮了起来。

 

FIN

 

 

 

 

 

 

 

 

 

 

 

 

 

 

 

 

 

 

 

 

 

 

 

 

 

 

 

 

 

 

 

 

 

 

这次的选曲是irony,脑内的是蛇脚翻唱的版本,因为已经有一个这个BGM的MAD了(made by 诡化),所以写的时候考虑了不一样的东西,首先——诚凛没有赢。

然后,日向变了。

其实主要还是想要表达一种“喜欢篮球”“喜欢你”“喜欢和你一起打篮球”这样简单的心情。日向的情绪反应,和歌词里的【不要管了/丢下我吧/弄脏的这条路/已经无法改变了啊啊/疲倦了变得懦弱了/想要逃也是白费力气/所以内心捂著耳朵/哭著这已经是最後/人生又是什麼呢/只是不明不白地活著/认为这就是幸福就可以吗?/我不明白了啦 笨蛋!】这一段是差不多的。不知道自己有没有很好的传达,总之就是这样。

这篇文如果让虐到或者治愈到你,或者说,找到一点小篮球的感觉……那真是再好不过了OJL

最后他们俩当然是在一起啦。总是需要有一边先开口的。

木吉的确就像太阳一样,带来温暖和力量(。

2012/11/25

 


评论(3)
热度(33)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