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夏/谢沈]银鞍白马入春风(十六)

 

十六

 

谢衣登陆了小号的账号,他玩GJOL这么久,也就只有两个账号,一个是和他同名的三转偃甲师谢衣,另外一个就是一转满级都没到的小偃甲师月亮之上。

谢衣对GJOL的每个门派职业都很熟悉,因为一手设计这些职业的人就是他……但他只玩过偃甲师,也只准备玩偃甲师。

这大概就是传说中的“工作室亲儿子”了吧,不过别人家的亲儿子都是简单上手所向无敌,GJOL的真·亲儿子偃甲师却给普通玩家设置了不少障碍,但是谢衣相信,真正能把偃甲师玩下去的玩家绝对不会失望,做一个好偃甲师是一件非常有成就感的事——无射就是一个好例子。

那个孩子也算是他见过最接近自己构想的偃甲师玩家了。

 

那天他开着月亮之上上线,是想调试调试初七,替他修补零件,月亮之上是沈夜的亲传弟子,可以动用流月城帮会中任何事物,初七自然也不例外。

结果在朗德刷材料的时候,他碰见了无射和那个太华山的少侠。

虽然AFK已久,但谢衣也时常关注GJOL动向,尤其是偃甲师的——他早知道有无射这么个人,看到他身边带的偃甲,就已认出了他。跟他一番交谈,更是让他觉得孺子可教,要不是还不方便登谢衣那个账号,他倒真的有些想收下这个徒弟,和他好好谈谈偃甲之术。

 

谢衣这个号还在,并没有和他人猜测的那样已经删了。怎么会删?一番心血。

 

当初这号被砺罂盗走,短短半天就把流月城弄的一番乱,谢衣得知此事拿回账号,沈夜上线赶到之后已无法挽回,帮众之中也不知是谁挑拨离间,就连沈夜出来解释说谢衣是被盗号都没人相信,流月城诸多帮众,除了小部分烈山公司的人,其他大多也都只是普通玩家,很多人都并不知道这个帮会和烈山公司的关系。砺罂顶着谢衣的账号骗了好多普通帮众的东西,其中不少都是他们积攒下来的稀有材料——他们信任谢衣,相信谢衣一定会归还,结果转眼砺罂就开着谢衣的号将那些材料摆摊抛售。可想而知帮众们的愤怒之情。

他们不是不信谢衣被盗号了,但就算他被盗号了,帮众们损失了的东西却也无法追回,沈夜甚至动了直接让游戏回档的念头——当然只是想想,为了一个服务器一个帮会的损失而动用公司的权利本就是他们当初商量好绝对不能做的事。

 

砺罂此举,是在沈夜谢衣在公司里演了决裂的戏之后,他是为了做给沈夜看,你徒弟跟你在现实生活中决裂了,还拿你帮会出气,他想既然他们俩都决裂了吧,谢衣也懒得和沈夜解释,沈夜也不会听他解释了吧?那谢衣就背定黑锅,沈夜如果不好好解决这件事,给帮众一个交代,那么流月城肯定会散。但如果沈夜想要好好解决这件事,就一定要处理谢衣——要给谢衣惩罚。

都到这种地步了,这两人一定没有再和好的机会了吧?

 

可惜砺罂千算万算,却没算到从一开始“沈夜谢衣决裂”这件事,就是假的。

虽然是假的,但是沈夜谢衣还在冷战,虽然冷战原因有些莫名……

 

沈夜还在帮会频道里发脾气。谢衣还记得自己当时一上线,站在长安城里,一堆人围着他,却没有动手——打不过,打了也没用。相信盗号的人不想打,只想要回材料。不相信盗号的就等沈夜放话然后杀之后快,最好能把谢衣“剥光”。

谢衣点了神行离开长安,飞到静水湖,然后很平静地私聊沈夜说:“师尊,过来杀我吧。”

沈夜回他:“你疯了吗?”

谢衣:“将计就计。师傅。”

谢衣:“况且我就要走了,没多少时间上游戏了。”

谢衣:“在齿轮巨兵旁边杀,我身上装备材料爆给它,不会丢,以后我回来了,还能来找。”

沈夜:“…”

 

谢衣知道,为了流月城,为了烈山公司,沈夜最后回来杀他,但是这短短的犹豫,已经让他觉得有些开心——沈夜没有立刻做出选择,自己对他而言,终究还是重要的。

沈夜:“你现在在哪儿?”

谢衣:“静水湖。”

 

过了一会儿,沈夜也飞过来了。

沈夜:“……”

谢衣:“……”

 

他们游戏人物都捏得和现实中颇为相像,两个游戏角色面对面站着。

谢衣突然说:“师傅。”

沈夜:“?”

谢衣:“你点一下‘指’。”

沈夜愣了一会儿,依言,点了人物自带动作。是一个向前伸手的姿势。

他伸出手来时,谢衣也点了下“跪下”的动作。穿着偃师装的角色单膝下跪,头微微低下,不知怎么的,正好靠在了沈夜伸出的手上。

像是一个吻手礼。

 

谢衣:“别动,师傅。”

他截了图,然后站起来,沈夜没有收回手,也不知在想什么。

 

他们就坐在隔壁的办公室,谢衣本是来理东西,听说游戏出事才上的线。

 

再然后,也不用谢衣说,沈夜就在帮会频道发了一条,破军祭司谢衣在静水湖,心有不服者,来做个了断吧。

 

 

沈夜在齿轮巨兵之下,杀了谢衣一次又一次。

这下,砺罂可是真的相信他们确确实实决裂了。

 

 

在那天之后,谢衣从GJOL消失——其实也并未完全消失,他还上了几次,不过没人发现,是为了将在和沈夜冷战之后成功研制出来的人形偃甲初七拿给沈夜,并留了封邮件,解释初七用法。在此之后,也有几次上线,为了调试初七。

后来他也用小号月亮之上上过几次。没有了他,流月城一切都还好,只是瞳和华月他们也都不常上线。谢衣走后,流月城更新换代了一次。

但初七从此就跟在了沈夜身边。

 

 

这些事……终究都已经过去了。烈山公司中有与砺罂勾结的,流月城中自然也有,到底是谁,这一年来他们心中也有数。和沈夜的关系因为小曦出力而有所缓和,不仅缓和,还更进一步……只要解决砺罂,他和沈夜面前,就再无什么障碍了吧。

今晚突发帮战,帮会之中,当年那个躲在暗处挑拨的砺罂的傀儡,总算觉得时机成熟,忍不住了?想让射天狼和流月城的关系彻底破灭,逼沈夜陷入不义之地,哪有这么简单?

 

月亮之上还在朗德,他点开好友界面,看了一眼无射所在位置,帮会领地,便去了一条私聊。

【私聊】月亮之上:51小友,怎么了这是?

 

发完信息,他神行回了流月城的帮会领地,一路向生灭厅走去——副帮主之徒就是好,帮会里没有他进不去的地方。


 
评论(1)
热度(9)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