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夏/沈谢]银鞍白马入春风(八)

之八

 

夏夷则出了卧室门进了客厅,正看到他的室友乐无异从厨房里端出两碗面来笑容满面的招呼他:“鸡丝青菜笋丝面,你要加一个鸡蛋还是两个鸡蛋?溏心的还是直接煎?”

好吧,夏夷则已经习惯了他室友在烹饪上的热情,以及,因为室友做的饭太好吃,他已经从一开始的婉言拒绝变成了如今的欣然接受。

夏夷则:“一个就好,不用溏心,谢谢乐同学。”

穿着小鸡围裙哎了一声又进了厨房的乐同学说:“又叫我乐同学,叫我无异就行了啊,夷则❤”

 

……这话总觉得有点耳熟。

 

 

夏夷则和乐无异,说是同学,其实不同系,甚至他们俩其实都不是一个大学的。

在住在一起之前,他们可以说是毫无交集。事情是这样的,一年前,夏夷则因为一些私人原因去大学报道迟了几天,结果学校宿舍名额被占,他母亲一不做二不休,直接让他搬出来住,便四处寻找大学城附近的空房子,正巧碰见了正在帮儿子找室友的乐伯母,两人在双方儿子都不在的情况下在沿途看小广告/贴小广告的时候遇见了,一聊,艾玛,你儿子是TH大学的啊!我儿子是CA大学的!我儿子BLABLABLA你儿子BLABLABLABLA的,两位妈妈一拍即合,下午夏夷则下了课,就直接被拉到了这里——二室一厅的小套房,乐伯母特地为了无异住得舒服买下的。

 

他们俩第一次见面的场面犹如相亲现场,双方家长满意的不得了,两个小的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居然一句意见都说不出来。

要说夏夷则当时觉得这个八九不离十是自己未来室友的家伙怎么样?他也说不上来,只觉得这个长得像混血儿的同学笑起来很爽朗,应该也不难相处。

 

事实证明乐无异同学的确是不难相处,何止不难,简直太好相处。他以为乐同学是个普通富二代,已做好了准备。虽说夷则家里从不缺钱(一大部分因为那个男人,但是夏夷则觉得这本就是那男人欠他妈妈与他的,所以也没有什么愧疚感),但也没有到乐家这种觉得儿子学校宿舍太过简陋直接在大学城边上这寸土寸金地方买套房的程度。结果乐无异倒没有太多富二代的脾气和特点。他随和开朗,平时喜欢做做手工,还有一点——非常喜欢做菜。

 

“看到有人吃我做的菜特别有成就感!”

某次夏夷则耐不住他的狗狗眼攻势吃了回他做的菜以后,乐无异这么跟他说:“夷则我看你平时也很忙没时间在外面吃饭吧!我把你的饭一起做了好了!”

“……这怎么好意……”

“不麻烦的,做我自己一个人的饭菜才麻烦呢,两个人刚刚好,而且做饭让我觉得很愉快!”

 

夏夷则一再想推辞,但他的确忙——学管理的大二生(当时),又想多积攒些工作经验什么的,他白天要上课,上完课要去学生会,回家要写作业,兼职当翻译打工,要学习,的确没什么时间吃饭。再加上乐无异做的饭菜好吃又贴心,夏夷则再怎么矜持,也只是个,有正常味觉的普通人而已……

 

他们俩平时都见不着面,两个人都课多业余活动也多,也就晚饭时间能坐在一块。他们俩家教不错,吃饭时不常聊天吹牛,基本也都安安静静。平日里放假了,两个人也都是闷头在房间里玩电脑,要不就是各自有活动,没有什么一起出去玩的机会。倒是双方的妈妈成了逛街买衣服的闺蜜,经常一起到这里看他们……写作看他们,读作来吃乐无异做的饭。

 

 

胡思乱想着,乐无异拿着平底锅出来了,两个香喷喷金灿灿的煎蛋,给夏夷则夹了一个给自己夹了一个,这碗鸡丝青菜笋丝面顾虑了夏夷则的口味,清淡鲜香,又不油腻。住在一起一年了,乐无异把夏夷则的饮食习惯摸熟了,他还说,要不是不能一日三餐都一起吃,他还准备去琢磨一下药膳给夏夷则调理调理。

夏夷则也不知道为什么乐无异对他这么好……想不通,就归咎于他喜欢照顾别人,平时在家里又没人照顾吧。

 

两人拿了筷子吃起了面,先是都没说话,后来乐无异像是想到了什么,开口了:

“夷则。”

 

夏夷则把“叫我夏同学”咽了下去,“嗯?”了一声。

乐无异捧着碗说:“我记得你是紫宸殿服的?”

夏夷则眉头微皱,点了点头。

乐无异哦了一声,又陷入沉思。

 

发现对方也玩GJOL时并不惊讶,夏夷则有一个GJOL里自己那把武器的小模型——师尊送的,搬家时让乐无异看到了。当时他们不熟,乐无异也没问。后来稍微熟点,无异就问了。

GJOL是如今世面上最成功的仙侠游戏,所以对方在玩不是什么稀奇事,又因为不在一个服,夏夷则因为自己所在帮会里那两个不省心的哥哥的原因,不愿和乐无异多说,只说了自己偶尔玩玩,也不准备转服(乐无异全力邀请他转服过来他们帮会玩),所以之后他们就不再谈起了。二人平时碰面机会不多,聊聊三次元的事已属稀奇,倒是从来没说起网游里的事。乐无异主动提起,这也是第一回。

 

问紫宸殿服的事……为什么?

 

夏夷则不知怎么的微微有些紧张,乐无异又扒了几口面,说:“你们紫宸殿服……最近有什么大事没?”

“……大事啊……”

 

夏夷则放下筷子,抿了抿嘴。

然后缓缓说道:“逸尘子消失了……算不算?”

乐无异:“诶??那个逸尘子??消失了?删号了吗?”

夏夷则含含糊糊地说:“不清楚……总之就是不见了。”

乐无异想了想:“哎……应该不会吧……江山怎么会是逸尘子……”

 

夏夷则:“!!”

夏夷则:“乐同学,你说什么?”

 

乐无异摆摆手:“没有没有,只是有个朋友从紫宸殿服到我们醉长安来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过来所以问一句,除了逸尘子的事,没别的大事了吗?”

 

夏夷则的心脏简直咚咚地响了起来,虽然心跳的快,有些慌张,他嘴上却说:“这大概是一等一的大事了,其他我并不知道。”

乐无异又哦~了一声,没再多问。

 

接下来二人都没怎么说话,乐无异做饭夏夷则洗碗,所以吃完之后乐无异说了声又麻烦你了就回房间了。

夏夷则一边放着水,一边几乎要控制不住自己脸上的表情。

 

他刚才,的确是听到乐无异提了“江山”二字。

 

啊,他之前怎么没想到?无射,无异……都怪他看到无射二字第一反应居然是wu she,虽心里知道应该读wu yi却没反应过来,游戏里的无射作风也颇像乐同学,再加上真名谐音51……

世上竟有如此巧的事,而无射……无异正在打听江山在紫宸殿出的事……

 

夏夷则想到那件事,脸色便复杂了起来。

 

希望逸尘子风波闹得够大,能让所有人暂时忘记当时发生的另外一件事吧……他不想刚知道无射的身份,就让他也一同误会了江山。虽然他暂时不准备告诉无异自己就是江山夜倦眠。

他不希望无射或者无异对自己有任何的误解,谁都可以,只有无异不行。

 

 

 

 


 
评论
热度(7)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