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夏/谢沈]银鞍白马入春风(七)

 

之七

 

华月亲自将李总送出了公司大门,折回来时才发现沈夜还坐在会议室里,皱着眉也不知道在想些什么。那宽敞空旷的会议室里只有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坐着,背影看上去竟有些落寞。

 

华月将会议室的门关上,问:“李总想干什么?”

沈夜哼了一声,又笑了起来。

华月:?

沈夜:“把瞳也叫过来,我有事跟你们说。”

 

过了一会儿,瞳来了。

跟华月的一脸迷惑不同,瞳倒是表情如常,还多了几分似乎早就料到的神色。

沈夜让华月与瞳坐下,开门见山的说:“砺罂耐不住了。”

瞳扯着嘴笑了下,那笑容颇有些阴森:“撒网捉鱼,总算网到了条大的。”

华月:“……什么?”

沈夜一手玩着桌子上的笔,一边说:“李总的意思是,他不会把手上份额卖给砺罂……这老家伙,绕来绕去说了好几个小时,就是来表个态度。”

瞳:“哦?他自己不像出手?那倒省了我们去活动……但是,总不会没条件吧。”

“自然是有的。”

沈夜说:“李圣元是真的老了,今天一番交谈竟露出了些疲态,说自己快要退休……他那两个儿子前几年做的混账事你们也都知道,一个大集团要交由这种货色手里,他自己也不放心。”

华月突然灵光一闪:“啊,你是说,他的三儿子?”

沈夜点点头。

“老家伙放心不下那个至今不肯认祖归宗的私生子,怕那两个混账对这有点出息的小儿子不利,托我给他小儿子在我们公司安排一个实习的位置,顺便关照关照。”

瞳接道:“在你这里,李家两个儿子也不好动手,不过,阿夜,你答应了?”

沈夜十指交叉,懒洋洋地说:“这事虽说是等价交换,但是也算是李圣元求我,我们公司又不是托儿所我也不是保姆,我凭什么帮他照顾小鬼?”

华月心里嘀咕了一句貌似当年谢衣跟着你出来的时候也没多大啊。

瞳:“那你如何安排那个李三公子。”

“这就是我叫你们想告诉你们的事。”

 

听他声音严肃了起来,华月也不禁坐直了身子。

“瞳,你比较清楚,月儿倒并不知道——我们马上就可以推出新版本了。”

“新版本?!等等……”华月还想问,沈夜却已经继续说了。

“——和一款全新的单机游戏。”

 

 

江山默默地看着自己的“腹泻不止”DEBUFF,思考了一下为何明明已经停止进食的自己,会被无射那一番“天哪我第一次发现做菜失败会有这种DEBUFF”的论调给忽悠着跑去试了一口月亮之上的宴席。

然后果不其然,又吃到了焦黑的烤肉……

【附近】无射: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附近】月亮之上:51小友,你这样笑是不是有点……

 

刚才他们俩聊着聊着,月亮说自己已经工作了,无射说我还在读书,我以后管你叫哥好了,一来二去就这么月亮哥,51小友的叫上了。

 

【附近】江山夜倦眠:……请问你们二位,知不知道这个DEBUFF如何消除?

【附近】无射:不知道……就近治疗,是说去找个神农的人来治么。

【附近】月亮之上:都是在下的错……

【附近】无射:要不我下线去查查有没有人遇到过这种情况?

【附近】江山夜倦眠:我要下线了……这三个小时,我明天上线时应该就好。

【附近】无射:啊,话说都这个点了呢,我也该下线了。

【附近】无射:我要做饭去了!(´-ω-`) 

【附近】江山夜倦眠:我也该去吃饭了

【附近】月亮之上:两位慢走,我再在这里刷刷怪练练级。

【附近】无射:嗯嗯嗯嗯!

【附近】无射:有机会一起玩啊,来刷好感度!

【附近】月亮之上:好的

 

 

月亮之上看着偃甲师和太华渐渐隐去身影下了线,收起了宴席桌子,缓缓站了起来。

【附近】月亮之上:花有重开日……人无再少年。

【附近】月亮之上:唉,真好啊。

 

他还没对着朗德的月亮伤春悲秋个够,系统提示,您的师傅已上线。您的好友已上线。

啊,被抓到了> <

 

【私聊】沈夜:………………………………

【私聊】沈夜:胡闹!

【私聊】沈夜:开这个号出来干什么?

【私聊】月亮之上:师尊……

【私聊】沈夜:= =叫师尊也没用

【私聊】沈夜:你不知道砺罂正盯着吗?

【私聊】月亮之上:我知道,但是都好久没玩过游戏了,大号又不能上…手痒上来玩玩

【私聊】月亮之上:再说这个号砺罂不知道呀,师尊看在我关在工作室快一年了的份上~?

【私聊】沈夜:= =

 

月亮之上努力将“= =”想成师尊那四根眉毛,不禁在电脑前笑出了声。

【私聊】月亮之上:我知道马上就要成功了,不能有任何差错,但是徒弟实在是闷得慌啊~

【私聊】沈夜:过几天实习生过去你就有的忙了

【私聊】沈夜:赶紧给我下线,有事找你,电话说

【私聊】月亮之上:是~~~

【私聊】月亮之上:不过师尊,这个号我想练起来,没关系吧

【私聊】沈夜:= =

【私聊】沈夜:算了随你

【私聊】月亮之上:谢谢师尊!

【私聊】沈夜:多大年纪了还卖萌!还不下线!

 

 

夏夷则下了线之后,发现丢在一旁充电的手机里多了好几封短信,他摸过来,回掉几条,翻到最后一条,看了眼署名,就觉得不想打开。

……但他终归不是十几岁的小鬼,就算再反感那个男人,也无法否认对方对他的未来很重要。

他打开短信,看了一遍,皱起了眉。

 

纪山工作室?真是闻所未闻……但是既然那个男人都这么说了,想来也应该是个好工作。

过几天过去看看吧。夏夷则回了句简单的谢谢。放下了手机。

 

 

饭菜的香气透过了门板传了进来,玩了一天游戏夏夷则的肚子已经咕咕作响。室友在做饭……真香啊。

 

“夷则!吃饭啦!”

夏夷则笑了一下,算了,不再想那个男人和实习的事了,且去吃饭吧。


 
评论(1)
热度(6)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