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花]言葉の軽さ(写不完系列)

1

第一次见承太郎是在冬天。

大概下了雪,或者刚下过雪。花京院也记不清了。他就记得院子里一篇漫漫的白,一眼看过去都见不到什么颜色。然后有人领着承太郎往他这儿走。那时承太郎还小,十二三岁,穿着套小西装,身材还没拔高却是有模有样。承太郎站在回廊下看着坐着的他,在一片白茫茫里花京院只觉得他那双翠绿的眼睛很好看,像是之前的主人的夫人托人从国外带来的不舍得多用一些的香水瓶子,有种奇妙的让人心慌的光泽。

承太郎就这么看着花京院,没有笑也没有别的表情。也还没等他身边的大人介绍,就开口了。

“你是纸人?”他说。

花京院看着他,点了点头。

承太郎就转头对边上的人说:“我要他。”

2

花京院之前有过一个主人。与承太郎第一次见面时其实花京院其实是去找人形师“回收”自己变回白纸。而承太郎那时是为了来拿自己的纸人——他刚刚觉醒言灵能力不久。

就这么阴差阳错的。花京院没有变回白纸。承太郎也没有得到那个为他准备的纸人。莫名其妙的他们就凑到了一起。

这样也没什么不好,只是花京院多比承太郎活了段时间而已。本来岁月对纸人来说是可有可无的东西。反正也不会留下什么痕迹。

3

言灵的工作很特殊,工作时间也很不稳定。

有时候在一些不方便带上纸人的场合花京院都不会跟着承太郎去。只能在车上或者在家里等消息。

所以也经常会有大半夜的乔瑟夫在外面猛拍门,花京院推开门乔瑟夫就把手里的承太郎丢给他跟他说:“不严重,但是快点治吧。”

不严重的意思是承太郎还有自己的意识。

花京院稍微检查了下,乔瑟夫有帮承太郎简单包扎,但是他的整个手掌都血肉模糊了现在血都没有全止住。花京院不知道他们今天到底去做什么工作了会留下这样严重的伤——当然纸人也不需要知道太多。他只负责治好承太郎就行。

于是花京院对乔瑟夫道了谢然后关上了门。承太郎靠在他的肩膀上闭着眼,虽然醒着但是没有说话。

他们,是说,他们工作室的所有人都住在一起,一个很大的日式庭院里。言灵师和纸人住一个房间——为了能迅速、有效率地治疗。

“承太郎?”

“嗯。”

然后承太郎就这样就着靠着他肩膀的姿势,抬了下头亲住了花京院。

通过黏膜的接触来转移伤口。所以接吻是最便捷的方式。

亲吻只不过是一种仪式而已。十几年来都不知道亲过多少次了。言灵师与纸人之间的吻就是应该不带什么情感的。

——花京院一直是怎么想的。

纸人没有心,没有体温,没有心跳,没有脉搏。因为他们只不过是纸浆做的。所以和承太郎接吻的时候,花京院也不会有什么心跳加速脸红难受的心情。

但是花京院总有些错觉。

来的很奇怪。比如说帮承太郎疗伤的时候。能感受到他胸膛的起伏。隔着衣服和皮肤,心脏的跳动。

扑通、扑通。

生命的声音。清脆但是厚重。

这是花京院没有的。

承太郎嘴唇和脸颊的温度。还有身体的温度。

人类活着的证明。

这些都是花京院没有的。

这些感知,会让花京院觉得难受,却又不知道为什么要难受。

也许是承太郎对他实在太好,让他产生了自己其实是人类的错觉?

不,花京院很清楚。自己是纸人。承太郎也应该很清楚才对。比较不清楚的只有乔瑟夫和他家的西撒了……

“在想什么?”

分开的时候承太郎的手已经看不出伤口了。

所有的伤害都转移到了花京院的身上。但是纸人没有血,所以看不太出来。

花京院擦了擦承太郎脸上因为赶路而沾上的风尘,说:“没什么,今天顺利吗?”

承太郎:“嗯。”

他不想多说,花京院也不多问。

花京院:“那你先洗个澡吧,不早了,我帮你放……”

他刚站了起来,就被承太郎拉了回去。花京院在家穿着宽松的和服,被承太郎一扯差点滑了个肩膀下来。

花京院被扯回了承太郎怀里。言灵师从背后抱着他,手臂环着他着腰,然后把头埋进了肩窝里。

“……承太郎?”

“……”

承太郎总是这样。花京院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一声不吭,态度却很强硬:“让我抱一会儿。”

不过这回他倒是说了句话。

“……我想做点别的。”

“嗯?”

“我不想做言灵师了?”

他似乎是在等着花京院的反应。

等了一会儿,花京院说:“很好啊,我觉得你也有自己的兴趣吧。”

承太郎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他说的是“很好啊”。

但是他没问出口下一句话“我不做言灵师了你会继续留在我身边吗?”

也没看到花京院听到“我不做言灵师了”时候脸上震惊的表情。

4

他们的工作室很热闹。一大原因就是因为有乔瑟夫这个活宝在。

当初也是乔瑟夫提议搞个言灵工作室的牌子好让客人简单快捷的直接和言灵师沟通不用再用传统的中介方式。结果开起来以后真正在做事的只有承太郎。乔纳森失去纸人之后转成了幕后。乔瑟夫嚷嚷着不想看西撒再受伤于是也很少接活。仗助和徐伦年纪太小哥哥们也不至于让他们现在就开始接活——虽然徐伦的杀伤力也不比哥哥们弱——只有承太郎像个普通的言灵师。

工作室的纸人里也只有花京院像普通纸人。

“真是让人搞不懂。”乔瑟夫这么说,“你们俩正常地不像正常人。”

花京院倒是不想再跟他纠缠“纸人不是人”的问题,而承太郎更是懒得理他。

“我们需要更多激情,YOU KNOW?”乔瑟夫还在喋喋不休,“现在已经不是以前啦!现在是21世纪!机器人都已经可以谈恋爱了,为什么你们还执着于纸人和人的区别呢?你们俩未免疏离地太奇怪了吧明明一起过了这么多年,看我和西撒酱啦!过几天有个去拉斯维加斯的外差我想跟西撒酱在那边领个证看……”

话没说完他就被自家的纸人揪住围巾拉走了。

疏离?

也没有很疏离啊。花京院觉得。

比起和以前主人的相处模式,他和承太郎已经算是亲密了。

乔瑟夫也好西撒也好,都是言灵传到国外之后在国外发展之后回来的。相较之下花京院觉得自己大约比较传统。他认为纸人和言灵师保持距离是应该的——毕竟纸人只是言灵师手中的道具而已。道具需要什么感情?

纸人不就是为了让言灵师不受伤害而生的道具吗。

但是承太郎说不想当言灵师了啊……

花京院知道。承太郎小时候言灵能力觉醒的早。几乎是被禁锢在了言灵师这条路上没有其他的选择了。而承太郎实际的兴趣并不在此。这十年来言灵工作带来的收益已经足够支撑他过生下来的日子直到死去。如果他真的不想做言灵师了也完全没关系。

但是承太郎如果不是言灵师的话,花京院也没法呆在他身边了。

纸人的存在意义就是在言灵师身边。

如果承太郎不是言灵师了,那他就不会再需要花京院了。



评论(1)
热度(12)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