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花]J和K(3)END

写完了。

谁昨天说我立FLAG来着。

饿死我了所以写的乱七八糟的总之随便看看吧。



03

 

 

开始正式交往其实差不多是十周年时候的事。比预想的要晚一些。

 

从美国回来以后虽然依然是SOLO活动繁忙的一整年,但是他们基本上是只要有休息日就会滚到一起。分开的四个月时间花京院觉得自己好像已经能毫不犹豫地把早年间挡在他们之间的那层透明玻璃啪地打破了。纠结了七八年的同事啊朋友啊什么的根本就是在浪费时间,反正他们已经是无法分割的命运共同体了,人生的一半时间和对方一起度过,说是家人也不为过的关系,互帮互助成为床上的伙伴也没什么不好吧?总比到外面交了女朋友然后惹一堆麻烦要好。

 

说是床上的伙伴,最后到底怎么进入交往的气氛的,花京院其实也不是很明白。实际上他们平常在电视前粉丝前的那种服务大众的气场是比私底下更像情侣。也许是习惯了人前装模作样,人后他们进入放松状态的时候,就没有一点的情侣气场。而且他们也没准备搬到一起去住。经纪人虽然跟他们关系很好,但没有好到接收他们同居的程度的地步。何况一旦放出一点他们住在一起的消息会对整个饭圈造成多大的爆炸,他们心里还是有点数的。

 

 

但是偶尔去对方家里留宿,频率不要太高的话,是不会引人注目的。

 

真的让花京院觉得他们俩也许是在像普通情侣一样的交往是某一个早晨的事。他回家的晚开门进来以后撑着洗完澡倒头就睡了,也没关自己床上躺着的另外一个人。早上打着哈欠的醒过来,进了客厅发现承太郎穿着背心和睡裤坐在地板上,面前散着一堆乐谱,腿上躺了把吉他,烟灰缸里满满的全是烟头,一副半夜起来写歌刚刚写完了心情很好的样子。

花京院说早啊你想吃什么。承太郎说昨晚做了点咖喱还有剩热热吃了吧早午饭结合挺好的。花京院又说新歌写好了是要在十周年CON上唱吗,然后凑过去看。承太郎手里那张纸上零零散散写了几段歌词。有注明是他自己的RAP部分。

 

“粉紫头发,刘海嚣张”后面打了个×。啊,还蛮有自觉的嘛。

“毒舌炮弹从来不停,跳起舞来移不开眼睛。”说的很对,这句就应该保留。

“月曜日的绅士,演技派的战士。”还把他的月9新剧角色也编进去了哈哈哈。

 

“还没写完。”

花京院趴到他背上,下巴靠着他的肩膀:“你那部分我来写?”

“嗯。”承太郎说,“下午去一趟事务所,然后晚上在外面吃饭吧,去你上次说的那个牛舌很好吃的烧肉店。”

花京院哦了一声,手却没有松开,一直搭在承太郎肩膀上。承太郎又叼起烟,右手拿笔划掉了几句歌词,左手摸了摸他的头。

 

 

那一瞬间花京院突然想,诶,我们是在谈恋爱吗。

 

 

 

 

可喜可贺。在部分粉丝已经盖章他们结婚十周年的时候,花京院终于想明白他们其实是在谈恋爱这件事了。

彼时花京院正在演月9档的一部悬疑里带点纯爱的新剧。大正风格的背景,他演一个优雅的侦探小说家,女主是乡下来寻找婚约者的小姑娘,误打误撞成了他家的女佣,主人跟女佣一边解决案件,一边产生暧昧情愫的一段故事。其实剧中本来两人之间的感情就是淡淡的暧昧还带着那个时代特有的忧郁。但是那段时间花京院的荷尔蒙简直爆发,跟女主对戏时眼神温柔的要命。就像是真的在谈恋爱一样——这部剧收视大爆以后,花京院跟女主的绯闻也爆发了。支持这一对荧幕情侣的粉丝表示,那样深情的眼神,绝对是在谈恋爱。

 

嗯……是谈恋爱没错,不过完全搞错对象了就是了。不过花京院那时候正心虚呢,觉得弄点绯闻出来也没什么不好。倒是一直闷不吭声的承太郎不太爽。十周年演唱会上,那家伙在唱他们一起写的那首《你的歌》的RAP部分时,直接跑到了舞台另外一边把他搂住,然后猛地往他脸上chu了一口。

 

这不是他们第一次在大众面前chu,刚出道的时候做番组,有时候台本上会写让他们模仿鸵鸟俱乐部玩吵架之后再和解KISS的那个梗,那个时候真的是不亲都不行,而且还有点尴尬。

再后来那一回是五周年左右的事,那时候他们还会去参加事务所的跨年。每次跨年的时候总是有很多让人怀念的限定组合,当然基本跟JR时期不跟他们玩在一起的承太郎没关系。那一次花京院跟西撒是第一组出场的限定,演唱会气氛正在最高潮,出了名的接吻狂魔西撒把花京院抓过来就吧唧亲了一口。然后一直以来无法抗拒西撒这种直球胡闹的花京院唰的脸就红了。

虽然后来接吻狂魔又跑去亲了露伴、乔鲁诺还有他们的大前辈乔纳森(对的,唯独不亲他家相方乔瑟夫,乔瑟夫都已经扑过来了都被推开了)。但是那一幕被亲以后瞬间脸红的画面永远留在了粉丝们的心里。

更经典的是下一首歌承太郎上场的时候,唱了两句,就把边上伴舞的花京院从背后抱住了。一个BACKHUG加一个脸颊上的CHU,亲完以后还斜着看了西撒一眼,西撒瞬间笑岔了气,好几句都没跟上来。

 

其实花京院也不知道承太郎那个时候是自己想要这样还是被经纪人嘱咐的,八成是经纪人的主意吧但是他下场的时候已经没有去问的力气了总之。

他有时候觉得事务所这种服务粉丝的炒CP模式真的挺烦的。要没有这些刻意的互动,指不定他们能早点看明白自己的心意呢?

 

不过事到如今,既然在一起了,也不用去管是早是迟了吧。

 

 

那时的他不知道承太郎有没有这个自觉。等到他觉得事情不大对头的时候,已经收不住了。

那段时间录节目也好杂志取材也好,如果有人问到现在有没有交往对象,承太郎居然会出现默认,或者不会完全否认的情况。等到花京院听到关于承太郎已经有要结婚的对象的传闻的时候,社长都已经找上门了。

别人都觉得承太郎可能是跟某个女优恋爱了,或者是圈外人。但是社长的嗅觉跟其他所有人都不一样。他电话打过来第一句话就是。

“你们在谈恋爱吗?”

 

完了。

他们完了。

 

这是花京院的第一个想法。

 

 

但是他们没完。社长的意思,也不是态度强硬的要封杀他们雪藏他们。J&K正是摇钱树时期。就这样放弃他们不可能。社长说,YOU们好好想一想。到底是J&K这个组合重要,还是自己的心情重要。

花京院不知道承太郎是如何回答这个问题的。反正花京院在思考了很久以后表示……

J&K更重要。

 

J&K不单单是他们俩。背后帮助他们的经纪人和STAFF们。那么多电视台和广告厂商对他们的信任。还有FANCLUB里的百万粉丝。他们靠这些人走到今天这一步,对他而言,J&K不单纯是他们俩两个人的组合。他们不属于自己。他们属于粉丝。

 

偶像是贩卖梦想的。

 

 

他这么回答了以后。第二天,社长把他们俩叫出去吃饭。三个人约了一个包间,谁也没先提这个话题。最后社长结账先走了,留给他们一叠文件。就好比当初抛下一句YOU们就叫J&K吧的时候一样,让他们自己做决定。

 

文件里写满了他们需要做到的注意事项,细节充分到了花京院开始怀疑事务所里是有多少前辈谈过恋爱啊?

尽量不要对视,保持身体距离,减少身体接触,收敛换食之类的无意识的行为。公司会增加SOLO活动让两个人减少同时出镜的机会。等等等等,一大叠好几页。

承太郎问,从今天开始,就要照上面的做了。

花京院嗯了一声,但是私底下怎么样都无所谓了,对吧?

 

这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台上装不熟,台下又太熟。跟他们确定关系前完全颠倒。做偶像真是总有一天要精神分裂。

 

 

十周年之后,他们开始慢慢实行了不熟政策。有段时间装得太过,人人都说他们要解散了。不过到最后,总而言之他们找到了一个很合适的介于很熟跟不熟之间的度。这也是摸索了很久才琢磨出来的。

但不会对他们私下的交往造成什么影响,有时候一起吃饭一起回家被拍到,也只会说是J&K其实关系还是很好的,可能在一起久了没激情了所以才会显得冷淡吧。也算是给某部分粉丝的一些安慰了。

那段时间,他们分别的SOLO活动也进入巅峰状态。本身唱歌一般的花京院,基本上SOLO之后也不怎么关注歌曲这方面了,他开始进入俳优状态,接了很多的舞台剧和电视剧。新入圈的FAN一开始都以为他是俳优,要过一段时间才能知道原来他不仅是个偶像,还有个叫承太郎的搭档。承太郎发了四张SOLO碟以后,转向幕后给后辈写歌编曲了。当然他写的最多的还是花京院的SOLO曲。承太郎还玩DJ,后辈团有时候会请他去CON上SHOW一段DJ,经过他remix之后的曲子总是有神奇的魅力,后辈团的FAN们天天在官网留言求出一张前辈remix的精选集,敢出敢买要买买五张。

 

他们各自在不同的领域,达到了所能达到的最高的巅峰。

奇迹一般的J&K。

 

没有经历过低谷期,一路向前,当所有人觉得他们已经到终点的时候,又跌破所有人眼镜的直接向上冲刺。

 

 

 

但是事情绝对不会这样一帆风顺。虽然连禁忌的恋情都没有让他们前进的步伐停止。但是十五周年前夕的那件丑闻。真的差点让他们被击沉。

 

 

 

花京院是第一个知道承太郎女儿存在的人。

他也知道承太郎的女儿徐伦是在他二十岁的时候出生的。而现在他们都已经三十二岁了。

那位母亲,听说是一直独自抚养着徐伦,从来没有告诉过承太郎。但是前一年,这位母亲出了事故去世。徐伦的外婆才找到承太郎。

承太郎在震惊过后,第一时间告诉了花京院这件事。

要说花京院的心情不复杂吗?那当然是复杂的。但是他除了接受,也没有别的办法。这件事上,所有人都没有错。而现在,他们必须好好的想一想对策。

 

徐伦已经上国中了。一开始她不愿意搬过来跟爸爸住——她根本就不想承认有这个爸爸。但是外婆年纪也大了,让她来照顾徐伦她自己也觉得于心不忍。

巧合的是,徐伦其实早就知道J&K,更巧的是,她还是花京院的粉。

不愧是老少通吃的王子系啊。

 

于是花京院成了承太郎的杀手锏。总而言之,一番纠结之后,徐伦愿意跟花京院一起逛逛街吃吃饭,背后跟着一个巨大的尾巴可以当没看见。

但是可能是一家三口的气氛太过放松,身经百战的花京院,居然被拍到了。

只拍到了他牵着徐伦买可丽饼的样子,但是这样已经很让人联想了。报纸杂志那边还没反应。网络就先炸开了。

 

私生女的丑闻,对于偶像来说,简直是致命一击。当然花京院可以澄清这是朋友的女儿,但是现在网络的力量是可怕的,如果他撒谎了,被揭穿之后会得到更可怕的回击。

 

在经纪人有所反应之前,在事务所一片混乱,社长明明在外度假,还被这一个惊天大雷炸到穿着夏威夷衫就来视频通话的时候。承太郎抢先做了一件谁都想不到的事。

他练习了熟悉的杂志,开诚布公的说。

这是我的女儿。

今年十二岁。

是花京院的头号FAN。

谢谢大家,最近身体不好,可能不会有频繁的活动了。

 

 

在谁都没有反应过来的情况下,承太郎自己冷藏了自己。

花京院上节目的时候名字后面仍然会有括号写着J&K,后辈们已经被叮嘱过不能提起承太郎的名字。但是前辈有时候口无遮拦,会开玩笑似的说承太郎还没恢复好吗,我们一直在等他哦。

花京院总是笑着说,他一直都在我身边啊。只是换了一种方式。

 

很多人为承太郎惋惜。愤怒的粉丝们,过了一两年突然就不愤怒了。他们觉得比起就这样把事实扔出来然后无期限的隐退,他们更想要看到承太郎的辩解,不然真的是一把火憋在心里把自己烧坏了。到了快二十周年的时候,他们已经彻底忘记了承太郎有私生女这件事的愤怒。他们无比的想要看到承太郎再站在舞台上,再和花京院站在一起。

他们爱着J&K。只要能再站到一起就好,只要再站到一起,其他什么的事他们都不计较了。

 

可是二十周年,依然是花京院的单人CON。连蛋糕都是他一个人切的。

以前每一天都是承太郎来切。

不只是CP饭,很多单纯的喜欢着他们的粉丝,都难免感伤。

 

 

尤其是再听到宝石骑士的时候。比起十七岁,花京院的声音沉稳了很多。他会空出承太郎的部分不唱,把他的位置留出来,留给粉丝们。

安静的唱完了出道曲。台下还是有一大片哭得泣不成声的粉丝。粉紫色和深蓝色的应援扇,就算是单人CON他们也会带两把来。花京院也揉了揉眼睛,照惯例说了几句感谢大家的话。

就在所有人觉得他会下场换衣服等待安可的时候。三十七岁的王子突然笑了。

 

“差点忘了,有一个重大发表。”

LED屏幕上的镜头唰地快速拉到了舞台一旁关系者席上。

尖叫声……响彻会场。

 

三十七岁的骑士穿着一身黑衣,依然戴着帽子,他身边还坐着一个穿着帅气套装的少女。

镜头切回了台上的王子。但是尖叫声依然没停下。

 

“我们家徐伦,今年起要正式进入宝冢了,请大家多多指教。”花京院说着鞠了一躬。“她的蠢爸爸担心我没办法好好的给大家传达这件事,所以也到了现场。”

“让我们现在请他们上来,好吗?”

 

 

——完全是在玩弄粉丝,但是没有人在意王子的坏心眼。大家哭嚎着,大笑着。在再次响起的宝石骑士的伴奏中,看着他们深爱了二十年的偶像,重新站在了一起。

 

他们从来没有分开过。

 

 

 

END

 

 

原本就是因为海鞘想看所以想要写一点,结果没想到居然真的写完了,一万多字诶。

但是真的是随便乱写的。乱七八糟语句不通。省略了很多东西大家自由脑补。我早上起床就饿着在疯狂的写现在只想去吃饭所以错别字跟读不通的句子大家多多包涵。

有机会就再写一个粉丝视角的J&K安利楼吧。

拜拜,再会。


评论(24)
热度(232)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