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花]J和K(2)

3的时候就完结了。但是我今晚不写了。

补档看VS岚去了(。



02

 

 

 

 

花京院不是没听说过几对前辈双人组合是怎么相处的,或者说事务所规定他们怎么相处的。比如说录番组前休息室必须分开,不然会把准备好的梗立刻跟对方讲完。比如说绝对不插手对方的任何私人生活,在休息日的时候当对方是陌生人。想想也有点能理解,当你和一个人几乎每一天都黏在一起还必须表现出关系很好的状态的时候,的确在休息时不会想要再看到对方的脸。

 

但是J&K没有这种情况。他们俩就算本番开始前呆在一个休息室,也是一个人看杂志一个人打游戏,基本上不会对话。上场之后自动调到ON模式,开始有节奏感的闲聊抛梗。

承太郎某种程度上是一个很没有综艺性又很有综艺性的人。他不怎么喜欢主动接话——到了有时候会让人觉得他是不是睁着眼睛睡着的程度。但是有些时候他的突然插话和打开了开关一般的连续吐槽都会有爆炸性的综艺效果。一开始承太郎的角色定位在沉默好男人,王子身旁的帅气骑士——后来渐渐转变成冷面笑匠(非自愿)——再到后来事务所跟经纪人懒得给他们定什么定位了,反正他们红到了已经到了自由发挥也没有人会在意的程度。

 

这样说来花京院的定位变化也很好玩。双人组合如果有一个人不怎么爱发言,另外一个就必须要说两人份的话。一个话唠的王子是绝对没什么看点的,于是渐渐地首先先有了精英毒舌属性,然后演变成了对女士温柔但是除此以外毒舌的异类绅士。但是迈入二十代后半段他们俩已经火到称天团也不为过,在基本上没有束缚的时候,这样的设定被放松了。于是有时候犯蠢犯傻的王子也成了粉丝们津津乐道的经典场面。

陷入人物设定模式里面太久,很长一段时间花京院都会分不清到底哪一个是自己,逐渐的也忘记了自己本来应该是什么样。他出道之后有把头发染成黑色,也尝试过银色金色。最近几年终于回归了原本的粉紫色。但是把头发的颜色染回来,也不意味着他能回到那个时候。

 

承太郎倒是一直都没变过发色。帽子也基本不摘,就跟长头上了似的。只有演唱会结束的时候会摘下鞠躬示意一会儿,然后回去让人DVD里把这段剪掉——奇怪的癖好。

 

待在一起十几年,对对方的了解程度已经到了可怕的几次产生了强烈的厌倦心理的地步。曾经有一段时间,他们俩23、4岁的时候。他们结束了亚巡,结束了年底音番LIVE联击,常规番组又刚巧在改版所以停播。加上新年假期,空出了半个月的时间。花京院心想我真的不想再看见承太郎这个人了——这个莫名其妙的心情突然爆炸——然后他跟经纪人说了一声,把手机关了,在家里足不出户打了半个月的游戏通关了三款去年就买了但是拆也没拆过的游戏,外卖的盒子叠成一座山。第十三天的时候他没游戏完了就打开手机。

 

但是没有一通承太郎的未接电话也没有一封邮件。

 

花京院瞬间就不爽了。也不知道为什么不爽反正就是不爽。当然也许承太郎是问过经纪人知道自己是闭关打游戏不想有任何人打扰。但是真的一个电话一封邮件都不发也实在是不走心到极点了吧?就普通同事跟你十几天不联系也不担心以下的?

他觉得又生气又委屈,炸着就拨了承太郎的电话。

 

结果进了语音邮箱。

 

拨了第二遍,还是他妈的语音邮箱。花京院炸着炸着自己冷静了。好的吧,不是他一个人不想看到对方的脸。承太郎平时一声不吭的也捉摸着烦自己了呢。他们俩好几年被评上最有默契组合,有默契的地方也是这么个性是不是。

 

他就这样把火气咽了回去。第二天要去录新单的时候也是十分冷静地推开了休息室的门。然后他就看到了把自己晒成一块炭的承太郎。

一瞬间花京院就没脾气了。

花京院说你是不是又出海了。承太郎翻着杂志嗯了一声。花京院说你出海之前能不能给我打个电话啊,一出十几天的真的出了什么事怎么办。承太郎合上杂志看了他一眼。他在休息室会摘帽子,平常不常露出来的那双眼睛就这么从下到上的看着他说:“你真的在意?”

花京院想脱口而出我当然在意啊。但是他一想自己手机关了十几天就有点心虚。

 

他没有回答。承太郎又打开杂志。他的意思很明白。你不在意就不要多问了。

 

以为自己冷静下来的花京院又开始觉得心里一团火在那里烧啊烧的。谁知道你又要出海啊。你又不跟我讲。你跟我讲我肯定不关手机了好吗。

 

 

J&K两个人的休息日爱好算是业界有名的奇葩。奇葩是褒义的意味。

花京院是个游戏宅,在“觉得哪个明星打游戏会很厉害”排行榜常年占据前五。能不出门就不出门。宅系王子的名号意外地吸了不少男粉。有段时间他们尝试在秋叶原分发花京院主演的SP的传单,结果宅男们一人两份拿回了家,据他们的说法是拜一拜不卡关。

承太郎对海跟海洋生物的热爱也是有名气的。他刚出道高中毕业以后令人跌破眼镜的报考了一所有名的私立大学——还考进了——然后又令人更跌破眼镜的考了海洋生物学专业。

到底有哪个偶像是学海洋生物学的?不过那个时候社长对他们还是放任自由的态度,并没有多说什么。大学顺利毕业以后,喜欢海洋生物就成了一个盖在承太郎身上的戳子。

到后来这个设定被放大,跟他们关系最好的一个电视台还在他们的常规番组里直接给承太郎开了一个时不时出海钓鱼潜水的环节。

花京院因此还在节目上嘀咕了STAFF你们要宠他到什么地步啊。结果粉丝们的反应是“最宠他的明明是你XD”。

当然后来这个番组还开了一个每集请几个嘉宾来跟花京院联机打游戏的企划,居然也还挺受欢迎的收视率居然不低,索O赞助的十分开心,当年一整年的全机种CM都给了他们俩……

 

花京院是有这么喜欢游戏的。他也知道承太郎的确非常喜欢海。但是他每年除了做节目出海的时间是有限制的。而且出海容易有意外又会晒黑,出于各方面考虑,花京院都不希望他飘在海上太久。但是这份担心的心情,说真的是出于同事的角度还是朋友的角度?或者更深层次的角度?花京院不知道。

 

 

不知道不妨碍他心里有火不是?他有些时候觉得自己是很自私的。他觉得他自己想关机就关机。至少承太郎真担心了来敲门他还是会开的。所以他觉得那些每一天说着想要跟他交往跟他结婚的女性一旦知道他的真面目是绝对不会说宅在家里不出门是可爱的事了。连说过就算这样还会跟他交往的承太郎,也不是一样露出了这种表情?

 

 

 

 

因为这件事,他们冷战了两个月,没有别人察觉。团番该怎么录怎么录,去别人的节目聊起天来也是节奏感十足毫无破绽。就是一回休息室,两个人直接坐到了房间两边,做自己的事,一句话也不说。如果来了认识的嘉宾,花京院会跑到嘉宾休息室去打招呼然后磨磨蹭蹭不回写着“J&K样”的那间和室。

像是叛逆期晚来了几年似的。老大不小的准国民偶像了还有这样吵架的时候。天下的新婚夫妻都应该感到欣慰。

 

 

 

他们结束冷战的契机来的猝不及防。

 

花京院要去美国拍电影了。

而社长决定让承太郎发行一张完全自己创作的SOLO碟。

他们已经达到了组合的高峰期,分开SOLO活动是在所难免的事。本来就对演戏有兴趣的花京院去拍戏,而一直喜欢作曲的承太郎发SOLO碟,这是再合理不过的发展了。

但是,接拍那一部大制作好莱坞电影,需要在洛杉矶待四个月以上的时间。他们所有的团活都会暂停,为SOLO活动让道。

 

 

这本来是一件让人觉得很高兴的事。换做是别人可能是感激涕零激动到不行。说实话花京院当然也激动。但是激动之后,他开始思考——从十七岁开始,跟承太郎形影不离,如同命运不同体一般的活着,而现在要离开承太郎自己到国外去待四个月,虽然只有四个月,但是他不禁开始思考了……我真的可以吗?

他远比自己想的要依靠承太郎一些。回想起来,就算是在两个人冷战的时候,只要承太郎在身边,他就会有一种安心感。无论是什么样的场合,有相方在身边的感觉永远是不一样的。花京院在没有承太郎的场合会更沉默一些。没有习惯人在边上接住话,有时候会让人丧失说话的欲望的。

 

但是他不确定承太郎是否也是如此的需要自己。

 

 

去美国的前一晚,他,承太郎和经纪人三个人去喝酒了,喝到什么程度也忘了。承太郎全程都黑着脸没说话。到最后好像只有经纪人尚存一丝理智,帮他们叫了出租车。结果也不知道承太郎说了什么,最后等他睁开眼睛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了承太郎的床上。

一丝不挂的。

 

 

然后接下来发生的事。让所有的这一切都开始变得混乱又复杂。

承太郎SOLO碟的封面是最早透露出蛛丝马迹的。他的SOLO碟有两首歌。主打歌叫dangerous P!nk。封面是由写真照片PS过的失真了的一张微微开启的嘴和轻轻抚摸着嘴唇的几根手指。因为唇形太有特色,几乎所有J&K的粉丝都能猜出这个嘴的主人是谁,至于手指——粉丝们喜欢怎么想就怎么想。

 

花京院身在美国专心工作并不知道自己曾经被相方拍过这样一张照片还当了专辑的封面。等到他知道的时候。经纪人已经告诉他dangerous P!nk被社长下了禁令以后演唱会不准唱,因为歌词细思实在恐极,越想越觉得实在越界,已经超过了该有的那一条界限。

 

花京院心里捉摸着是有多工口啊,上网一看,粉丝们纷纷表示这是承太郎事后烟的时候写的吗那个PINK到底是指什么啊真是太糟糕了。

 

……真是太糟糕了。

 

 

 

TBC

 

 

 

 

 


评论(16)
热度(149)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