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度总结

因为中间重装好几次,丢了好多稿子,也算不清到底写了几篇了。

不过看现在这样子30多W字估计还是有写的。然后就是下半年承花回温写了一堆承花……

 

 

第一题 开头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开头

 

“这头野兽曾吓得你大声呼救,

它不会让任何行人从它眼前溜走,

它要阻挡他的去路,甚而把他吞入血盆大口。

它本性就是如此凶恶,如此狠毒,

它的贪婪欲望从来不会得到满足,

它在饱餐后会感到比在饱餐前更加饥肠辘辘。”

 

(说是开头不如说是引用,其实也不是我写的,但是这段引用是我最喜欢的一次233

出自《神曲》,我用在了承花的《吃星星的人》,不,《星を食う》上←这篇没写完)

 

第二题 结尾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一段结尾

 

夏夷则跟着那帮气势凛人不知来路的侍卫走了。乐无异也很快被老爹揪着衣领抓回家去请罪。如夷则所说,老爹再没提过给三王子当伴读的事,乐无异好奇问了一句,老爹道三皇子身体太弱,被送出宫修养了,还念叨了几句是乐无异没那缘分。乐无异撇撇嘴,心想三皇子有什么好,能比夷则好么?

 

他心里惦记着那个不怎么爱笑,笑起来却很好看的小伙伴。期待在不久后的某一天,在长安的某一处与他再次相遇。但是多年过去,他却再未见过,甚至听说过这个名字。时间流逝,这两个字藏进了他心的深处,渐渐地,成了一桩不常回溯的好梦。

 

十七岁那年,乐无异拿着晗光翻墙逃家。而太华山弟子夏夷则,正在前往江陵的路上。

 

(乐夏《金玉良缘》 给花钱的GUEST)

 

 

第三题 最喜欢的部分

摘取今年你最喜欢的某个部分

爱瘾后半段我都挺喜欢的,那段时间是我写作状态比较好的【。

然后大概就是今年写的唯一一篇盾冬里的这段……嗯……今天重温了一下觉得还想继续写【。

 

 

突破了接到警报但并不是真情实意想要抓到他们的Fury的手下的包围,他们俩顺利进入了车库,子弹都没有用掉几颗。没有来得及过多思考,Bucky的金属手臂直接扯开了一辆雪佛兰的车门,他跳进车子让Steve也赶紧进来。Pierce的特工们已经追上了,他们也开着车,于是一场追车战即将爆发。

Bucky这次把主驾驶的位置让给了Steve,因为他需要帮Steve调试感应器——作为与博士一起开发研究感应器的人,他比Steve更了解这个小东西是怎么操作的。

Steve驾驶着可怜的小雪佛兰在空旷的街道上穿行,看机会准备甩开身后至少四辆车。Bucky已经调好了感应器,针头正对着Steve的大腿,Steve从倒车镜里看他一眼,说:“动手吧。只要看到了Omega所在的位置,我可以立刻去死然后重启时间。”

Bucky只是沉默的看着他。

Steve打着方向盘,疑惑地问:“Bucky?”

Bucky握紧感应器,说:“你真的很像他。”

一颗子弹擦过他们的玻璃,Pierce的特工们已经快追上了。Steve心惊胆战,却不是因为追兵。

“Bucky你在说什么……动手!”

“或者说……你就是他。”Bucky低声说,“Steve Rogers,是你吧?”

“………………”

 

追兵越来越近,从倒车镜里已经可以看到他们架起了火箭炮。

Bucky仿佛在等一个答案。而Steve也不想再说谎了,他说:“是我。是我没错,Bucky。”

 

得到了答案的Bucky看上去很平静。什么话都没有说,或者来不及说。再或者他从来没有考虑过Steve还活着的可能性。几乎同时的,他狠狠得把感应器的针头捅进了Steve的大腿里。

“你真是一个混蛋。”

这是Steve失去意识前听到的Bucky的最后一句话。

(盾冬,五次Steve说了对不起,一次他没有)

 

 

 

第四题 最煽情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最煽情的部分。

 

那么最后只剩一个问题了。

花京院捏紧了手里那两枚钻戒。仿佛用了毕生最大的勇气——比把纸条夹进承太郎的文件夹里时还要大——他反客为主,举起手里的戒指盒子,想要问:“承太郎,你……”

承太郎立刻打断他:“我愿意,一辈子。”

花京院:“……等一下我还没问。”

承太郎:“我觉得我来主动比较好。”

 

承太郎伸出手,腆着张脸看着花京院。花京院跟他大眼瞪小眼,半天总算妥协了。他把那枚稍稍大点的指环拿出来,套在了承太郎左手无名指上。盖过那上面原来那一层浅色的痕迹时,他心里一揪,但是转瞬即逝。

承太郎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翘起嘴角,拿过另外一个戒指也跟花京院戴上。

 

“好了。”承太郎说,“病人花京院典明,你听好。”

“医生给你开了药方,唯一一剂药就是我,内服外用都可以,一天不限次数,疗程是一辈子。”

他的左手扣住了花京院的左手:“明白了吗?”

 

那大概就是我爱你的意思吧。花京院噗地一声笑了。反手也握住了承太郎的手掌,十指相扣,冷冰冰的戒指靠在一起,也开始渐渐有了温度。

 

 

(想都不用想肯定是这段,我憋了好几天憋出来的哈哈哈哈,承花,《愛はクセになる》)

 

第五题 人物描写

摘取你喜欢的人物描写部分。

 

但他没料到的是,第二天空条先生问了更令他惊讶的问题。

“你知道你自己是一个很冷漠的人吗?”

 

这次甚至没有“抱歉,打扰了”,就在花京院给他那桌的花换水的时候,冷不丁的,鼻子上架着眼镜的空条先生闷头砸下一个大雷。

花京院愣了老半天,把“你知道你自己是个KY吗“咽了下去,脸上浮现出一个招牌的笑容:“为什么这么说?”

他甚至放下了托盘,直接在承太郎的对面坐下了。要是小安在这里,看到他这样的表情,一定会大呼“天哪店长发火了快跑”。

 

空条承太郎脸色未改,他摘下眼镜,把它放入风衣的上口袋里,然后合上笔记本电脑,双手交叠放在桌子上。

花京院注意到他左手无名指上有一个很浅的印子,哈,戴了很久的戒指摘掉了留下的痕迹,这个男人还离婚了。

 

真是够惨的。

 

“首先说明一下。”空条承太郎先生说,声音平稳低沉,丝毫没有觉得自己刚才那句话有任何不对的地方,“我在创作一部小说,而你成为了我一个角色的原型人物。”

“——我的荣幸?”花京院说,“所以你昨天问我用什么味道的洗发水,是因为这个。”

“那只是想和你搭话。”

意外的非常直白。

承太郎接着说:“我只是借由那个问题跟你搭话,顺带一提我想了挺久的。不过你似乎没有想要跟我继续聊的意愿。即使你已经观察我很久了。”

花京院一瞬间有些不是滋味,毕竟一件自以为偷偷摸摸做的事被人戳穿,是挺尴尬的。只不过当事人这么平静,他也觉得好像自己也没什么好在意的……?

“所以你得出了结论?”他往后靠了靠,问:“我很冷漠的结论?”

“嗯。”承太郎点点头,“你很有趣。”

“……”

“你很明白自己的性格,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不在乎自己的态度会被别人发觉。”承太郎手上转着PDA的电容笔,他拿出PDA,低着头说,“你活得很有趣。你像是喜欢这样的生活,又像是厌倦。你像是对每个人都很好,但是其实只在意自己。”

花京院一句话都说不出来,他想要反驳,却又觉得反驳会显得自己心虚。

“这样的你非常适合出现在我的新故事里面——不过我有些事想不明白,所以想要问问你。”

“问。”花京院说。

“你知道你是一个冷漠的人——那么你不准备去改变,也不想要接纳他人吗?”

谁说我没有接纳他人?朋友他还是有的。虽然那位好友一直抱怨他态度冷淡罢了。

 

外面淅淅沥沥又开始下雨。这场雨下完天气就要转凉了。花京院听完他的问题,陷入了沉默和思考当中。承太郎并不催他,在PDA上写着什么。

过了好一会儿花京院说:“我不知道。所以我不能回答你。”

“嗯。”承太郎没有对这个答案表现出惊讶,“我明白了。”

他不追问。花京院松了口气。

 

(抱歉这段很长,但是写完真是爽爽嗒,我好喜欢特别直接的承太郎,出自合志稿子《love phobia》话说我在FT都没来得及解释这题目是恋爱恐惧症的意思……)

 

第六题 环境描写

摘取你最喜欢的环境描写部分。

 

“承太郎,我带你去看好东西。”

 

精灵拽起了他,甚至没有询问他的意愿。矮人在一旁睡着,抱着他的剑打着呼噜,丝毫没有发觉两个队友的离去。

 

承太郎没有问花京院准备带他去看什么,他被花京院扣住了手腕拉着走,精灵就算是背影也能被认出是精灵,相对人类稍显得纤细一些的身材和那一头亮闪闪的金发,哦,还有尖耳朵。

没有走几步,花京院兴奋地说:“看!我白天出来侦查的时候就觉得晚上一定会很好看……”

他侧了个身,承太郎往前看去——那是一条河,或者说两条。这是树林的边界,繁星点缀的星空就像一条银色的河流,流向了地平线,和倒映着星空的,触手可及的另一条真实的河连接了起来。

 

“漂亮吗?”花京院问他,承太郎看着河流里像是被人撒了一把钻石碎屑一样的星星的影子,点了点头。花京院笑了起来,天色很暗,但是他好像在发光。

“我就知道,这里很像密林世界,我出来以后以为再也看不到了……”

花京院说着,脱下了自己的靴子,挽起了裤脚,没等承太郎反应过来,他已经踩着岸边的石子走进了河水里。

“荧光虾!”他说,“有荧光虾!嘿!承太郎!”

承太郎有些好笑,虽然花京院今年大概有八九十岁了,但是以精灵的年纪计算,果然还是个没怎么长大的小孩。他慢慢走了过去,却没有下水——如果有情况,至少有一个人穿着鞋子——他坐在水边的一块石头上,看着花京院脱下来穿在最外面的小褂,准备逮几只荧光虾回去玩,跑动的时候带起哗哗的水声,无忧无虑的好像前几天的辛苦劳累都是一场梦境。

 

(……我还真的是很不喜欢写环境描写的人【。出自承花(《may it be》)

 

第七题 接吻与H

摘取你最喜欢的的H部分,么有H就上吻戏,么有吻戏就空着吧……

 

他真的很后悔自己打了药的那个比喻。这完全是挖个坑把自己往里面埋。而且还埋的挺心甘情愿的。

“药”成了一个关键词。他和承太郎都会说。每当他们俩有人说出这个词,接下来必然是一场两个人都会觉得爽的、惊险刺激的互帮互助。那称不上是性爱, 花京院觉得。没有爱的成分在。承太郎帮他,在他需要的时候,承太郎会跟着他进入不同地点的厕所,甚至有一次采访回来的途中,就在人烟稀少的郊区的路边,停 下车,打开天窗,在车后座来了一次。幸好那次花京院是开自己的车出去,如果是台里的车就麻烦了。毕竟他们俩都在最好的年纪,玩到兴头上都控制不住,清洁是 个大问题。

 

就算是花京院自己的车,这种污渍总不好拿去洗车店里洗。他不想下次送车子去检修的时候顶着洗车小哥暧昧的笑容。所以他们只好自己解决车子的清洁问 题。这倒没什么难处,因为花京院公寓楼下车库能接的上水管,他把始作俑者叫来家里,两个人花了大半天清理车后座,花京院嘀咕了几句车震这种麻烦事下次再也 不做了。他只是性上瘾却不耐烦做这些后续工作。拿着水管在后面冲洗的承太郎接了一句:“下次我来洗车。”花京院抬头看了他一眼,说:“换你的车算了。”

 

结果他们又做了一次,在花京院说完那句话以后,承太郎把他按在了卷帘门上做了一次(说实话后背疼得要命)。然后花京院的黑名单上除了“自己的车子”又加了一个“车库的卷帘门”。

 

(不算H,擦边,但是很喜欢这段。出自爱瘾)

 

第八题 槽点最高的部分

摘取你觉得槽点最高的部分

 

 

卢大和萧二刚从通道出来,看到了萧毅哇哇地就扑了上来,不知道是错觉还是渔村的阳光太强烈了,萧毅总觉得他们俩黑了。三个人抱在一起叽叽呱呱,卢舟拉着行李箱黑着脸在一旁看了半天,见萧毅还是没注意到他,终于忍不住咆哮了一声:“你看不到你老公我吗???”

萧毅连忙蹦起来捂住他的嘴小声说:“记得记得老公我好想你我们回家说好不好?”卢舟这才满意的点点头,让卢大和萧二把小书包递给他,没想到卢大和萧二一起摇摇头,说要自己拿,萧二还特认真的说:“小雨哥哥说自己的事情要自己做。”

萧毅:“???”回头问孩子他爸:“小雨谁啊?”

卢舟黑着脸说:“OOO的儿子。”萧毅吓了一跳,OOO是业内著名的歌神,隐退多年,这次居然也来参加爸爸搞什么了,而且自家儿子还跟他的儿子关系很好的样子!感觉是一条未来的大腿啊!呸呸呸,是一段很好的开始!

卢大:“小雨哥哥是跟我说的。”

萧二:“才不是!小雨哥哥明明是跟我说的!”

卢大:“小雨哥哥那个时候看着我呢!”

萧二:“我们俩站在一起啊!!”

 

……

……

……萧毅两眼一抹黑。总算知道为什么卢舟黑着脸了。

第二次他们再去录的时候,萧毅的感觉就好多了。等到他们第二次回家,爸爸搞什么的第一期也终于开始播了。首播那天萧毅特别兴奋,卢舟却始终脸色不太好,萧毅坐在沙发上给儿子们拆零食包装,另一只手紧张的在卢舟胳膊上掐了一下。主题曲刚响起来卢舟就说要上厕溜上二楼了,萧毅也没管他,只当他一把年纪了还害羞不想看自己出镜。

过了几分钟萧毅才知道卢舟为什么要去“上厕所”,第一天晚上的晚饭,他居然把糖跟粗盐搞混了!然后往清汤寡水的一锅面条里倒了小半包的糖!最后他还骗卢大萧二去OOO家蹭饭,自己硬着头皮吃了那碗甜汤面。萧毅笑得差点从沙发上滚下去,简直爱死了他男人又尴尬又震惊的表情,舟哥怎么能这么可爱!怎么能这么可爱!他一时找不到那个陪伴多年的卢舟公仔,只好把两个儿子按进怀里揉搓。

两个儿子也很争气,又乖又懂事,继承了萧毅的细心和卢舟的大气,跟其他几个小孩比起来也感觉十分亮眼,郑小聪贱兮兮的发来微信说我干儿子真棒,萧毅乐呵呵地回那是也不看看是谁和舟哥生的!

没过多久,那个儿子们叨叨着的小雨哥哥出来了,卢大和萧二两个不争气的,一看到他就嗷嗷叫,萧毅心里十分不爽,这个虎头虎脑的小鬼有比他们的爸爸和爹地帅吗儿子为什么这么喜欢他都不说爸爸你好棒了!可看到小雨牵着他们俩的手跟他们说不要怕这些大白鹅不咬人的时候又觉得这小孩也不错,蠢爸爸矛盾着在沙发上一会儿笑一会儿皱眉头,好似一只抽风了的兔斯基。

 

(给鸡总《金牌助理》写的同人ry)

 

第九题 那么,希望未来可以写出什么来的作品?

 

 

与其说写出什么作品不如说……先写完ry

 

 

谢谢大家做到最后!

也请把这个拿去祸害你的其他写手朋友!


评论
热度(10)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