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承花]愛はクセになる(22)[END]

 > @Cheers 

>完结感谢!没有你们期待的东西真是对不起了。

>本宣




22




 

 

这个吻是复杂的,三分气愤三分惊讶加上四分的暗喜。承太郎一开始是呆住了并没有做出回应。花京院气着气着在他上嘴唇咬了一口,他才稍微回过神来,也回敬了花京院一下。

他们俩之间什么样隐秘的事都做过了,但是接吻倒不是很常有,算算一只手大概都能算得过来,大多时候都是意外情迷之时交换体液,像这样无比清醒并且由花京院起头的吻……大概还是第一次。

 

 

不过话说回来,原来两方没有准备好的吻会容易缺氧啊。

 

等他们俩傻乎乎的喘不上气了然后狼狈的分开的时候,花京院破天荒的三十年来第一次害羞了。他当然不是因为这个因为太激动所以根本没发挥出正常水平的吻而害羞。而是在这短短十秒的唇齿交缠间,他眼前浮现了承太郎第一次询问自己对婚姻的看法时的画面。然后他得出了自己一定是在恋爱,不然智商不可能降低到这种地步的结论——承太郎真是做的明显的不能再明显了,他怎么就没能看出来?

他那段时间到底都在想些什么鬼???

 

现在不是聊过去两个人到底对对方有多大误会的时候——花京院觉得尴尬得无地自容——恨不得找个缝钻进去。而承太郎不知道在想什么。他只是微微喘着气,然后低下头看着花京院,绿色眼睛里透出的专注让花京院觉得自己都要心慌了。

 

说真的,在他自顾自的胡思乱想的时候,都错过了些什么啊……?他为什么会怀疑这样看着自己的承太郎呢?

 

窘迫的感觉让花京院觉得要是再不开口说话,说不定会忍不住拔腿就跑,但是逃跑这种事做过一次再做第二次实在是太无趣了……于是他张开嘴,结果吐出来的句子是:

“钻戒呢?”

 

……不这样更糟。花京院说完就后悔了。怎么弄得好像是他想跟钻戒结婚似的。

 

承太郎显然没在意这些,他立马伸手在裤子的后口袋摸摸索索,掏出一个蓝色的盒子。

 

花京院觉得有点头晕:“等一下,你一直带在身上?”

承太郎点点头,然后他咳了一声,张嘴说:“花京院,你……”

花京院打断他:“抵得上我一年工资的钻戒你就这么带在身上?还去打架???”

承太郎愣了一下,然后挑起眉毛说:“打架那事虽然是我冲动有错,但是也是能理解的吧?谁看到自己的男朋友被不认识的人亲不生气?”

花京院被“男朋友”三个字甜了一下,心里有点暗暗的自豪,但是嘴上依然说:“暴力总是不好的,而且你身份挺敏感的,要是当时有什么小报记者在,你被拍了照,别人回去一查你是SPW财团的少爷,今天头条就是SPW财团大少爷与人争抢同性恋人大打出手了好吗?”

 

承太郎嘴硬:“那我们就这么出柜呗。不过以SPW财团在媒体这边的话语权,大概也没有纸媒敢报道,网络上的话基本上可以用钱摆平。”

花京院想叹气,心里想有钱人的世界我不懂……不不,是承太郎的世界我不懂。出柜是这么简单的事吗?而且虽然我知道你要求婚了但是我根本没透露说我要答应吧?你怎么就这么确定我要说我愿意?要是我不愿意你准备怎么一个人出柜?

 

承太郎这次总算读懂了他的沉默:“你……不答应?”

或许是他的表情太动摇,让花京院根本说不出拒绝的话,或者说偶像剧脑终于放过了他让他智商回归平均值,花京院无奈地看着那个蓝色盒子说:“我没说不答应,但是答应前有些事总要说清楚吧?”

 

承太郎瞬间精神抖擞:“你说。”

“我的病……”

“怎么了吗?”承太郎问,“我以为……你最近好像好了很多?”

 

承太郎这么说了,花京院稍稍愣了一下,然后他仔细回想:好像是的?承太郎出国这段时间,虽然他也有自己解决,但是频率跟以前一天好几次比起来,实在是低了很多。大多时候他都在工作,工作之余他会想一想关于承太郎的事。

这种感觉要怎么说。以前就算是在工作中,他也是很难抵御欲望的侵袭。但是现在,他很少会有那种明明欲望强烈,却摸不到边际的迷茫的感觉。

这有可能是因为能使他有性冲动的对象最近只有承太郎一个的原因(事实上之前他的性冲动对象也没有什么固定的人,承太郎是第一次)。他的欲望和承太郎密不可分,而承太郎又是真实存在的……所以的确,他的性瘾,好了很多。

 

他自己都没有察觉到这潜移默化的变化,但是承太郎却看出来了。但是这家伙看出来了也什么都不说。花京院不知道是该气还是该高兴。

 

花京院没有说话,承太郎也没有催他。等过了好一会儿,花京院表情有些不自在地从自己翻腾的思绪里出来了,再看到承太郎那张游刃有余你奈我何的脸,不禁有些怒从心来,牙根痒痒。

 

承太郎把刚才没说完的话头又重新捡起来,这回他倒是明白了不一口气说完又要被打断然后再出什么变故谁都不知道,他顶着花京院复杂之极的目光说:“所以你要不要跟我结婚?”

语速之快,遣词之随便,跟他之前在脑子里纠结来纠结去的那些仔细考虑过的句子完全不搭边。不过幸好他还带了点脑子,没说出“你要不要嫁给我”,估计他刚说完,就会被花导丢到窗外。

“不是说了还有很多事要先说好。”被他的执着打败了,花京院只能最后挣扎一下。

“婚礼安排?”承太郎却是误解了,“这你不用担心,我妈早就全想好了,包括礼服款式,婚礼场地,宴席菜单和蛋糕口味什么的……还有宾客名单……你想请谁?”

“…………”花京院觉得自己的脸僵了,“我不是说这个——但是何莉小姐知道我们的事了?”

承太郎:“……小姐?”

花京院:“咳,何莉伯母。”

他又立刻说:“别转移话题,伯母什么时候知道我们俩关系的?”

承太郎在这点上曾经撒过谎,所以算是有点理亏,但是幸好他脸皮厚,表情少,这会儿也能不动声色的接着说:“她来日本那会儿就知道了啊。”

花京院整个人都不好了,他觉得腿有点软,忍不住扶了一下承太郎的肩膀。

承太郎:“……?”

花京院:“……那……乔斯达先生呢?”

承太郎:“……………………”

承太郎:“比我妈早点吧……”

花京院有气无力地说:“你很行啊承太郎,你到底是什么时候开始准备的?”

承太郎直说:“老头子发现之前我就有想法。”

 

 

——那到底有多早?花京院已经没办法想起来了。总之很早就对了。这说明什么?在他伤春悲秋钻牛角尖的时候,承太郎就已经想着怎么带着他去出柜了!这是承太郎心太宽,还是他心太宽?他们俩到底是怎么发展到这种地步的?

 

“所以你——”承太郎又问了一次。这次花京院还是没让他说完,只把他手上那个蓝色盒子抢了过来,打开,两枚戒指靠在一起,上面有他也不知道有多大但是实在大的过分的两颗钻石。

 

败家玩意。结婚以后一定要他上缴工资卡,不然再多钱也分分钟要被花光。花京院默默想。这么大钻石带着不磕么?平时怎么敲键盘拉片子?只能买根链子挂起来了……

 

这是个问题。

 

“所以,我们要是结婚了,你要不要回去什么的?”

“什么?”承太郎不解,“回哪儿?”

“SPW集团总公司在美国吧。”况且……乔斯达先生在电话里说的,徐伦还在美国呢。

“暂时不会吧。”承太郎摸了下鼻子说,“传媒集团根基在这边,老头已经全权交给我了,我主要会接着在电视台……嗯,也继续做我体育频道的东西,副台长就让他接着当副台长吧,我习惯这样了,突然回去当个台长也没意思。”

“那徐伦呢?”花京院说,过了一会儿他又说,“之前乔斯达先生给我打了一个电话——我看到了她的照片——我是说,她很可爱。”

承太郎倒没有在意“之前乔斯达先生打了个电话”,他连眼角的纹路都漾起了一股笑意:“有机会让你们见一面。她真的很可爱。”

然后他说:“之前我去美国出……差,就回去问过徐伦了,虽然她还小,但是我还是希望听听她说什么。花京院,她很想见见你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如果有机会的话,我想和你一起回美国看看她。”

承太郎的语气就如以前提起徐伦时那样温柔。

“日本到美国只不过隔了一个太平洋,如果她想的话,也可以到这里来上学。她是我的女儿,也将是你的女儿。你不用担心太多。”

 

也许是温柔起来的承太郎的说服力变高了。也许是能见到承太郎的女儿这点也让花京院觉得很期待。关于那个照片上的女孩,他总算还是放下了那份担心。

 

 

这一切都太美好了,简直跟做梦一样。这种事居然落在他头上而不是什么坚强又柔弱的平凡女孩(最近台里买了一部青春偶像剧,那个剧情有些洗脑),如果不是他们相识到相熟的过程太过肉欲,花京院都觉得他们的经历可以改成畅销小说了。标题就叫《霸道小开恋上我》。

 

……不,现在不是胡思乱想的时候。

 

那么最后只剩一个问题了。

花京院捏紧了手里那两枚钻戒。仿佛用了毕生最大的勇气——比把纸条夹进承太郎的文件夹里时还要大——他反客为主,举起手里的戒指盒子,想要问:“承太郎,你……”

承太郎立刻打断他:“我愿意,一辈子。”

花京院:“……等一下我还没问。”

承太郎:“我觉得我来主动比较好。”

 

承太郎伸出手,腆着张脸看着花京院。花京院跟他大眼瞪小眼,半天总算妥协了。他把那枚稍稍大点的指环拿出来,套在了承太郎左手无名指上。盖过那上面原来那一层浅色的痕迹时,他心里一揪,但是转瞬即逝。

承太郎看了看自己的手,然后翘起嘴角,拿过另外一个戒指也跟花京院戴上。

 

“好了。”承太郎说,“病人花京院典明,你听好。”

“医生给你开了药方,唯一一剂药就是我,内服外用都可以,一天不限次数,疗程是一辈子。”

他的左手扣住了花京院的左手:“明白了吗?”

 

那大概就是我爱你的意思吧。花京院噗地一声笑了。反手也握住了承太郎的手掌,十指相扣,冷冰冰的戒指靠在一起,也开始渐渐有了温度。

 

 

 

 

END


评论(1)
热度(250)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