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承花]愛はクセになる(20)

>> @Cheers 

>>狗血,狗血完了就完结了,没多少了,且看且珍惜。




20

 

 

这么多年来挖花京院墙角的也不是没有,他工作狂的名气在外,不少影视公司早就捧着高薪来撬过,不过因为SPW是花京院从实习呆到事业小有所成的地方,而那些影视公司的资源和条件也的确没办法和财大气粗有权有势的SPW比,所以花京院从来没有——想都没有想过要跳槽。

 

但是他现在开始想了。

 

很多时候想法的改变只因为一个小小的念头。这个精神暗示一般在他心里作祟让他开始留意起这座城市以外的影视公司和电视台曾经给他开出的条件的念头就是“离开承太郎”。

 

很可笑的是,最初当他感受到承太郎对自己那股无法抵抗的性吸引的时候,他没有逃避,而是任由自己的欲望在阴暗的角落源源不断的吸收养分;后来虽然说着“不要本垒”,但是一次一次的荒唐性爱发生的时候,他沉溺其中不可自拔——他从来都不逃,无论什么挡在面前,他都会径直往前走,不把脑袋撞得头破血流不回头。

但是这次他害怕了。他也不知道为什么,看到那张照片的时候,他觉得很惶恐。从来没有过的罪恶感和内疚的感觉充满了他的身体,花京院觉得自己变成了一个氢气球,飞到半空然后轻飘飘地炸了。

 

原来这是不可能的。他是说,两个人就这么保持着肉体以上恋爱以下的关系。不论前程不论过去的只是“在一起”,这是不可能的。

原来在他心中,他是希望能和承太郎真正的交往,甚至——他不想提那个词——甚至结婚。

 

或许这是他感到害怕的原因。他只是一片随风飘荡从不落下的花籽。但是他落入了承太郎的网。就算被吞食入腹也无所怨言。

但是,承太郎的网上没有他的位置。

 

他有一个女儿。他还有一个太太。

花京院明明早就知道这一点。但是他在过去的荒唐的几个月里拼命的把这件事忘了。并且以为这样就可以自欺欺人的占有承太郎。

 

是的,占有承太郎——这是他的愿望。而这是绝不可能的。

这点自知之明他还是有的。

 

既然没办法得到,那么不如眼不见为净。花京院的想法一贯这么简单。但是当然,他的脑子还没全坏,不至于到恋爱中的笨蛋那种程度。花京院也知道。自己在这里想东想西,不如开口去问。

不过说到底,他还是在怕。怕如果承太郎回答:“是的,我和我太太没离婚,但是我为了你可以马上去离”——那他该怎么办?

 

花京院陷入了他人身中最摇摆不定的痛苦的一段时期。所幸这段时间,扮猪吃老虎的承太郎陪着副台长出国交流去了,给了花京院两周的犹豫不决的空档期。承太郎走之前还跟他说,回来的时候他会带礼物,并且让花京院好好的忍一忍,疗程没到,坚决不能换药。

花京院没有跟他开玩笑的心思,只让他平安归来,心里却想,两个星期,辞职的手续应该办的下来吧?

 

事实上他已经写好了辞职信。但是一直没交出去。两个星期很快就过去了。

承太郎要回来的那天,他在办公室坐立不安,硬是没有把那封信拿到人事部去。他也知道这样会来不及,承太郎一回来,他不仅辞不了职,很可能还会被承太郎逼问原因。到时候他怎么说?

 

副手看出他的焦虑,但是不知道缘由,只是看了看他的脸色,小心地问了一句,花导你要不要去休息一下?节目已经上了轨道,你稍微松口气也没事的。要不你先提前下个班?

 

花京院本来想说自己没什么事,但是这话他自己都不信。

刚巧,手机响了。花京院打开一看,居然是自他和承太郎确定关系之后就再也没有出现过的C。

 

“来喝酒吗?”

花京院觉得这人是不是睡在他枕头底下的牙仙——怎么自己但凡有什么想不开的,他就发来短信了?

“不。”花京院回道。

他觉得自己口气有点太硬,就赶紧又发了一条:“还在工作。”

C很快就回了:“偶尔放松对身体和精神都会好。虽然一九五的英国帅哥没跟我在一起,不过我在美国的弟弟今天过来了,你不想见见吗?”

花京院当然没忘记C当年说要给他找个一九五男朋友的事。他想要回一句“不需要了我有男朋友了”,转念一下承太郎当然不是他的男朋友。

然后他就把这几个字删掉了:“好,哪里?”

 

 

一个半小时以后花京院就后悔答应C了。意大利男人除了偶尔冒出来的几句恋爱金句,还真的没什么靠谱的地方。

至于那个美国的弟弟,倒是真有其人,不是他编出来骗人的。不过当看到那个自称是Z的男人一笑露出牙齿的时候,花京院忍不住抖了一下,十分庆幸自己不用和拥有这样……可怕牙齿的人接吻。

“其实滋味也不差的。”C仿佛看出花京院在想什么,笑眯眯地说,“你要和他试试看么?说不定你会喜欢这种感觉。”

花京院:“不。”

C撑着脸,手捏着装饰酒杯的樱桃转来转去:“我们好久不见,我原以为你会精神满面。但是你看起来——甚至比那时候还迷茫了哦?”

花京院不去看那颗可怜的樱桃,只是说:“你什么都知道。”

C没回答。Z说:“怎么了吗?”

花京院当然不会向他们倾述自己的烦恼。C虽然给了很多有用的意见,但是C毕竟不是花京院自己。这样的决定只有他自己能做,别人说得再多,如果自己的心里没有下定决心,那都是白费口舌。

那也就不必让他们被自己的烦恼而影响心情。

 

也不知道承太郎现在到哪里了,是不是已经平安下飞机了。他到美国去,有没有去见久未见面的太太和女儿?

花京院陷入了自己的思绪中,没有察觉到Z的眼神一飘,往他身后看了一眼。

“嘿。”Z突然出声,花京院猝不及防地被他一吓,手一抖,酒杯倾倒,一整杯酒都撒到了Z的衣服上。

“抱歉抱歉……”花京院连忙站起来,掏出口袋里的手帕想要帮Z擦。Z抓住他的手说:“没事没事,哥,你这儿有换的衣服吗?”

C无奈地看着他:“有,你去休息室问问店长,我备用的那套你应该穿得下……”

花京院本来就精神紧张,被他这一下弄得神经绷得更紧了,Z看了他一眼说:“你也跟我来吧,帮我拿着换下的衣服好吗?”

花京院当然说好。

Z咧嘴一笑。

 

跟着去了吧台后面的休息室。还没到群魔乱舞的晚上。很多酒保服务生都还没来上班。休息室里一个人也没有,Z进去以后门都没关,直接打开橱柜,然后一声不吭地脱下被弄脏的衣服。花京院伸手接过。

Z往门口瞄了一眼,心里笑了一下,就突然握住了花京院伸过来的手,哐地把他按在了一边的储物柜上。花京院觉得后背一痛,一抬头就看到Z正盯着他,脸贴的很近。

 

他没觉得惶恐和害怕。虽然只认识了很短的一段时间,但是这个Z,和C给他的感觉很像,并不是那种一时冲动就会做出什么事的人——而且他眼睛里对自己绝对不存在欲望或者兴趣。花京院倒是想知道Z突然把他摁住了,是想干什么?

 

“眼神是骗不了人的。”Z低下头,在他耳边轻声说,“但是有时候,太过在意,会绕进自己绕不出去的迷宫里……所以……”

“我帮你一把,你就不用谢我了。”

什么?

 

花京院有种不太好的预感。然后,在他愣在那里,完全没反应过来的时候。Z已经被一拳揍得别了过脸,整个人都摔了出去。然后花京院看到了那双怒气冲冲的眼睛——那双他热爱着的碧绿色的眼睛,此刻像是喷出了火。

 

……什么情况?

 

 

 


评论(7)
热度(130)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