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承花]愛はクセになる(17)

他们两个人迟钝到一块去了

Cheers:

>>  @跪在厨房 

>> 其实我对娱乐圈以及媒体什么的了解非常地浅,写到现在大家也能看出来吧,谢谢你们不计较

>> 仍然有夹带,猜对没奖

>> 略微有点腻歪的过渡节







17、

 

 

 

 

其实对于说开了这个说法,承太郎和荷利的理解明显走到了两岔路上。承太郎认为的说开了,只包括我不是小白脸我只想当个安静的富N代,而荷利认为的说开了,则是你看我离婚有一段时间了你也是单身咱们相性也不错要不要试着处一处反正又没损失。

挂上电话以后承太郎这边还在想着ABCD里缺失的ABC该怎么补,荷利却已经开始盘算婚礼之类的玩意了。

当然承太郎并不知道荷利的欢呼雀跃和手忙脚乱,他只知道加长版的The Fellowship有将近四个小时,而且他还看到了空盒子底下压着的两张,分别是The Two Towers和The Return of the King。足够他们看电影看个通宵直到第二天早上上班。

花京院被承太郎盯地有些不舒服,他自然意识不到自己一开始的时候偶尔也会这么盯着承太郎,浑身上下看,欣赏艺术品或是身体检查,他说不上具体比较像哪一种。电视屏幕上正播放着NEWLINE的片头,花京院一抬头,就看到承太郎嘴角不自觉地挂着笑,很是不解地问了一句你笑什么。

“没什么。我好像知道你为什么突然想重温指环王了。”

“?”花京院端起茶几上的杯子,向旁边让了块位置。

“刚刚我妈在电话里说,布鲁姆差点揍了比伯。你知道是哪个比伯。”

花京院哈哈大笑了两声,说这可真是个让人振奋的消息。

“所以你不知道?”承太郎选了个他认为恰好的距离坐下,尽量让自己看上去随便一些,符合他现在的朋友身份。

“我一直在忙别的。娱乐口也是有硬货和小料的区分的,我们最近的重点是奥创和夏3吹替之类的重磅。”

说起工作之后花京院好像消了消气,语气也没那么冷了,整个人懒散地缩在沙发里,一副卸下平日厚重装甲的样子,片子播的时候他时不时给承太郎讲解着,他们没开评论音轨,有花京院在,他们不需要这个。

“精灵爱上人类,这真的很可悲。”在某个阿尔文很久没有出现的场景里,花京院突然没头没脑地来了这么一句。

承太郎愣了一下,然后继续把目光投回了屏幕上激战正酣的战斗场景。

“总不会永远都那么尽如人意。”承太郎回说,之后转过头,又在用那种好像观察病人一样的眼神看着花京院了。

事实上他也的确是个病人。

花京院不耐烦地按了下暂停,坐直了身体严肃地问道:

“你能不能跟我解释一下。你都这样看了我一晚上了,究竟是在看什么?好吧我承认我之前的那通抱怨非常地,呃,没有必要,但这不能怪我。我看上去有那么……”

“不,我只是在想你的病是不是有所好转。”承太郎打断了他,“距离上次多少小时了?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一面说着,承太郎把他们之间的距离缩到了几乎为零。

花京院不是第一天领略到承太郎在如此近的距离里的杀伤力,更何况在这种状况下,他根本分不清承太郎究竟是真的关心他还是想跟他做。

但是这两者又不矛盾。

 

 

 

 

所谓的变相惩罚终究是没有施行到底。电视屏幕上的暂停画面一直保留到了后半夜,等到他们终于精疲力尽地从浴室里出来,它仍然维持在一个低能耗的暗度里。花京院实在懒得管它,连路过时候弯腰按一下遥控器的力气都没有。承太郎却是一副很富余的样子,跟在他后面收拾了乱七八糟的衣物和一地的纸团,甚至还把喝过饮料的空杯子拿去厨房刷了。花京院浑身没什么力气,直想拽住承太郎的胳膊拖上床一起躺下,手一伸出去就缩了回来,这种像真正的情侣一样的亲密并不属于他们。

几分钟后承太郎在花京院身旁躺下,他们有一搭没一搭地聊了一些不会太过界的话题。看着花京院缩在床铺里迷迷糊糊半睡不醒的样子,承太郎终于觉得荷利的提议或许是对的,花京院会很适合白色。

不过这个题目对于承太郎来说有点难,本质上他其实是个循规蹈矩的人,也就是说从一到二,从二再到三,这些他都会,并且一直做得很好。现在让他反着来,就像一卷跳带了的录音带,你有一只铅笔,倒也不是毫无办法。

但是你得倒着卷。

这让承太郎闷头想了好多天。只要一空下来就坐在那里愁眉苦脸地,还捡回了大学时候染上的咬笔杆的毛病。他不停地收到荷利以及乔瑟夫的邮件,全是本地的高档餐厅推荐以及世界各地的旅游指南。到后来他都懒得点开看了,反正就是那些,什么求婚和度蜜月的圣地之类的。

他和花京院恢复了原先的“日常”。每天有那么几次,发个消息就随叫随到。有时候承太郎还会比花京院早到几分钟,等在卫生间门口焦躁地多抽一支烟,然后咂着嘴想他确实需要那些餐厅的推荐,至少比这个小破隔间强。

 

 

 

 

就算从每天短短的几十分钟的接触里,花京院也能看出最近承太郎的心不在焉。承太郎不算能说会道,但在他们做的时候总是说话比较多的那一方,这两天却异常地寡言少语,眼神总在游移,小动作也变多了,完事之后经常低垂着目光靠在窗边又抽一根。

这倒是有些像花京院第一眼看到承太郎的时候,实话说真正熟识之后的空条承太郎和那个第一眼就被花京院当成性幻想对象的空条承太郎还是很不一样的。第一眼的印象里承太郎更加地不食人间烟火一点,很冷,饱含着一种沉默的攻击性,很有故事。

现在的承太郎有点回到那时的样子。花京院觉得这样也不错。

有一天晚上承太郎突然很严肃地问花京院,你对婚前性行为怎么看。

花京院差点被噎住,他们正在他公寓的厨房里给自己弄点简单的晚餐,煎蛋刚刚翻面,两个人身上都只穿了最低限度的短裤,花京院的脖子上还挂着用来擦头发的毛巾。谁叫他们刚一进门就迫不及待地搞在了一起,花京院那边的采访从下午持续到了晚上,这间隔太久了。

“…你问我这个?”花京院打量了一下承太郎又看了看自己,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本末倒置的提问,似乎怎么回答都没有说服力。

“我只是想了解一下你的看法。”承太郎三两口吞下了自己那份食物,味道不坏。

“我的看法就是没看法。”花京院回道,“冰箱里有橙汁,别噎着。”

“具体一点。”承太郎仍然穷追不舍,“你觉得婚前性行为之后,补上一枚钻戒,究竟是不是个好主意?”

“首先我这辈子没打算结婚。”花京院关掉厨房的火,“所以这个问题的大前提在我这里是个很难理解的概念。然后,你再不吃的话煎蛋要凉了。”

旁敲侧击的试探算是失败了,承太郎决定来点更直接的,要行之有效,单刀直入,却又不至于把人吓跑。

凭着承太郎这张脸,他还从来没有追求过别人。这也不是什么坏事,凡事总要有第一次对吧。但他并不确定那些网上看来的以及乔瑟夫教他的招数对小姑娘以外的对象是否管用,他是个学术脑,需要仔细而反复地论证可行性。

他们仍然坚持着那条不做到最后的规矩。既然都到了这一步,再把战线拉长一点也没什么不好的,承太郎想。

这是承太郎的第二段恋爱,男人总容易在初恋上摔些跟头。至少这次他有足够的信心了,他不会再把这一切都搞砸了。







TBC

 
评论(5)
热度(166)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