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二/乐夏】金玉良缘

给花钱钱《醉意如何》的G,看内测放了我也放出来!

竹马竹马小团子(捧脸)



乐无异把小包袱往脖子上一捆,气呼呼地跑出院子,吉祥如意在后头追着,一边碎碎地劝着:“少爷少爷,不成,少爷……”

乐无异年纪小小力气可不小,他从花盆边上搬过梯子,踉踉跄跄的架好,吉祥如意个头没他高,不敢上前阻止生怕伤到他一分一毫,只看着小少爷气喘吁吁的爬上梯子,头也不回的说:“我不玩了!我这就走!你们谁也不准跟我娘说……”

顿了一会儿,他又说:“不,你们就,就,过个把时辰再去通报我爹我娘,听到了吗?”

吉祥:“少、少爷、你、你不要冲动……你、你一个、人在……”

如意打断他的话:“少爷!老爷夫人也是为了你好啊!”

乐无异已经爬到了墙上,他盯着吉祥和如意,又听到了“为了你好”这四个字,他本来还带着犹豫的脸上现在已经写满了坚决:“好什么好!你们都不明白!”说完他熟练地往外面一翻,消失在两个小厮的视野里了。

吉祥:“少、少爷跑了!我们、们没能拦、拦下他,夫、夫……”

如意:“啊——我们死定了!”

 

十岁的乐无异背着自己的小包袱,里面装了几本四处淘来的偃甲图册,一小包他自己攒的偃甲工具,还有一些四处抠来的材料。他心中一半是父母不能理解自己的悲愤之情,一半是准备靠着偃甲之术活下去的豪情壮志,他在繁华喧嚣的长安街道上一边走着,一边幻想着自己拜师谢衣门下、当上大偃师、登上人生巅峰……

 

他明明是这么有天分!明明,明明娘拦着不让他学的偃术,他自己偷偷琢磨了几个月就自己摸进门了!但是为什么爹还是执意让他进宫去给那个什么听也没听过的三皇子当伴读?真的到了那高高的城墙里头,自己哪有什么机会再做偃甲!

何况那个三皇子,他见也没见过,谁知道长什么样,脾气又是怎么样的,要是是跟隔壁林家小子那样的讨厌鬼,他可受不了!爹还说让他进去以后要耐心听话,不要惹事,可恶,他未来堂堂大偃师,还需要看别人的脸色吗?

哼,要是爹派人出来把自己找回去以后,还是执意要让他进宫的话,他就再出走一次!皇帝找不到他人,肯定也不会执着,会给自己小儿子挑个别人吧!好了,为了能让爹找人的时候不那么麻烦,他就不离开长安了,先随便找个地方坐坐吧……

 

乐无异这样想着,脸上浮现一个“我想的真周到”的笑容,嗯,要躲在哪个一时半会儿找不到但是最后还是能被找到的地方呢……

 

“咕~”

肚子叫了起来。

 

乐无异表情坍塌了,啊,早知道就先扒拉几口饭再出来了!好饿啊现在T口T不成,得先去找吃的垫垫肚子,咦……好香,哪里传来的味道……?

 

他动了动鼻子,循着味道,在路人们“这小公子没问题吧”的眼神中,小狗一样的慢慢踱到了一个包子摊前。一屉一屉的白白的大包子还冒着热气。肉和大葱的香味混合在一起,把乐无异肚子里的馋虫全都勾了出来。他一摸腰间小包,里面装着他这几年积少成多的几串铜钱,买几个包子完全不成什么问题。

 

乐无异以前自个儿跑出来,也喜欢自己买点小东西,所以和卖包子的摊主沟通交流都很顺畅,别人只觉得这小公子年纪小了点,大概是和家人走散了,但聪明伶俐,又带着钱,放心的把包子卖给了他,并给他指了边上一个茶摊,让他好好坐着吃包子。

 

乐无异一边叼着包子一边谢过那摊主,跑到一旁茶摊要了一碗茶,就坐在凳子上吃了起来。他个子矮,两条腿晃荡晃荡,心里构想着等会儿怎么和爹娘讨价还价要些好处,嘴巴里嚼着香喷喷的包子,思绪已经神游天外。

 

他的白日美梦正做到自己造出了举世无双的厉害偃甲,那个要他进宫当伴读的三皇子当了皇帝被他的大偃甲震撼地嘴都合不上,硬要给他封“天下第一大偃师”的称号,当然,他没见过三皇子,所以这个未来皇帝的脸是他随便脑补的一个胡子长到胸口的大叔,未来的天下第一大偃师嘿嘿笑着,却听到一旁一阵吵闹。

 

刚才还对他和颜悦色的包子摊摊主现在声音都拔高了,听起来有些尖酸:“你这小鬼,看你穿的不错算得上锦衣华服,要吃包子却一个子儿都拿不出来!你的衣服不是哪儿偷的吧?没钱买给我走远点,不要碍着我做生意!”

 

乐无异定睛一看,那是一个和他年纪相仿的少年,穿着一身青白相间的衣服,头发束起,看上去个头还比乐无异高一些呢。乐无异虽然年纪小,但因为老爹的朋友多,三教九流的都有,他跟着也见识了不少,所以只一眼就能看出这少年绝不是像那摊主说的是偷来那身衣服。他眉头皱起,把还没吃完的包子往碟子上一放,油手一擦,就跑了过去,拉住那少年,说:“哎哎,你怎么到了也不和我说一声?饿了么?”又朝那摊主说:“大叔,再来四个包子,俩荤俩素。”

那摊主一愣,转而笑道:“什么,是小公子的朋友啊,哎呀早说早说,我就说这位小公子看着也不是平头百姓的!”

乐无异一撇嘴,说:“你只管给我包子就行,说这些做什么。”

 

他手里拽着那不认识的少年的手,被他挣了一下,乐无异捏的更紧了。那摊主被他一哽,利索的装好包子递了过来,也不多话了。乐无异接过包子,扯着少年一路走了。仔细一看,他长得真是不错。脸白白的,很端正漂亮。比乐无异家隔壁的那个什么林尚书家的歪瓜裂枣好看多了。这么好看的人,自己以前怎么不认识?

 

他让一直不说话,只抿着嘴,估计是知道乐无异是帮他解围,所以也没有扫兴的开口拆台。乐无异将他按在椅子上,又递过去一个包子,心想我这英雄救美救的真是帅气,脸上也露出笑意来。

少年也不拒绝,只拿着那个包子嘻嘻咬着,吃相很是斯文。乐无异盯着他瞧了半天,真是越看越觉得顺眼。他趴在桌上,压低声音,说:“你也是离家出走么?”

 

少年拿一双透亮的眼睛看着他,半晌才“嗯”了一声,过了一会儿,又用虫子叫一般的声音说:“谢谢你。”

乐无异被他一句细声细语的谢谢说的通体舒畅,“嗨”了一声,挠挠头:“这不算啥!我就看出来你跟我一样是……嗯……离家出走的……对了,你叫啥?”

 

少年犹豫了一下,放下吃了一半的包子,张了张嘴,半会儿,他说:“……我不能说。”

“嗯?”乐无异愣了,“啥?”

少年:“对不起……我不能说我叫什么。不过你可以叫我……夷则。”

“易泽?什么奇怪的名字,算了算了,你偷偷跑出来,不告诉别人你叫什么是正常的,我也不会随便告诉你我是乐无异的!”乐无异挥挥手表示对新朋友的理解。当时他并不知道他是这世上除了少年的母亲以外第二个知道这个名字的人。

夏夷则脸上现出一抹淡淡的笑,这个笑容和他的年纪实在太不符合,只可惜乐无异却没看出来。

但这笑容并没维持多久,一会儿就消散了。夏夷则重复了一遍:“乐无异?”

“诶?”乐无异呆了,“我怎么把我自己的名字说出来了!糟了糟了!”

看他像是下一刻就要被抓回府里家法伺候的样子,夏夷则也没多说,只转移了话题:“那个,乐兄……是为什么要离家出走的?”

 

乐无异正为自己顺利出走以及未来的美好前景得意洋洋,一下就被吸引了注意力:“还是我那个爹,要把我关……嗯……关到一个可能几百年都出不来的地方去陪一个我见也没见过的人读书写字!他还说这是对我好也是对那个我不认识的人好,他都没想过我根本不想到那个什么……嗯反正就是很讨厌的地方去啊!我想做一个偃师,哎你知道什么叫偃师什么叫偃术么?”

“出不来的地方……”夷则小声重复着,“不认识的人……也是了。”

乐无异没听到他这两句话,还在兴致勃勃的讲着他家里那个至今还会动的偃甲鸟儿,说以后有机会,带眼前的新朋友去他家看,嗯,前提是他爹不再打把他送进那个地方的主意,他才会回家!

“对了,你又为什么要离家出走?”乐无异停下喋喋不休,问。

 

“我吗?”夏夷则捏着那个渐渐变凉的包子,“我一直呆在一个和乐兄说的差不多的地方……看不到天,只能看到墙的边缘。”

他一张还没长开的少年脸孔,却开口闭口都是乐兄,十足的老成,没有一丝年少的稚气,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乐无异:“你都没出来玩过么?这是你第一次出来?难怪你想吃包子都不知道要付钱的……”

夏夷则:“是我露怯了…我从未离开过那里。我从来不知道外面是这样的。”

乐无异:“你爹娘都不让你出来?为什么管得这么严?我娘很凶,但是还是会让我多出去认识人,她说男子汉就是要到外面闯荡的!”

 

夏夷则摇摇头:“我爹直到最近才想起来有我这个人,我娘……她大概比我更想要出来。”

乐无异:“……”

乐无异看得出他脸上的表情,绝不是在开玩笑,他十分认真,甚至并未带着过多的什么感情,只是在平铺直叙自己的经历。

乐无异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一向伶牙俐齿的他竟然也一时不知道说什么话,在心里组织了好一会儿,他说:“要不,等会儿我爹他们找过来了,你跟我回家吧?”

夏夷则:“……?”

乐无异一手搭住他的肩膀,说:“我娘天天念叨着我太毛太不听话,一直想要一个你这样的儿子,我们家挺有钱的再养一个也没啥问题,你跟我回家让我娘收你当干儿子怎么样?以后你就跟着我呗!咱们一起读……嗯,跟你一起读书也没问题啦!一起读书一起玩,我觉得挺好的,反正你都离家出走了,不如到我家来改个名字……”

 

夏夷则听他叽叽呱呱说着,一开始是震惊于他这样直白又单纯的善意,后来终于忍不住笑了起来。乐无异什么都不知道。但是夏夷则对他可清楚得很。一起读书一起玩,今天之前大概是有机会的。但是,今天之后……

如果可以的话,他何尝不想。

 

“乐兄,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夏夷则说,“但是,其实……我并非是真的离家出走……我知道,我是没办法离开的。”

“……啊?”

“乐兄似乎也觉得应当会被乐将军找回去吧?我也……不如说,我觉得,我会被更快的找到,而且,如果我真的到乐兄府上的话,大概会给你们添很多的麻烦。”顿了一下,夏夷则接着说,“乐兄不必担心,想必你回去以后,大概也不用要到宫……到那个很无聊可能出不来的地方去陪那个见也没见过的陌生人了。”

“诶?”乐无异问,“为什么?”

夏夷则但笑不语。

 

两个少年就这样对面坐着,慢慢将手上包子吃了。乐无异实在是对这个讲话小大人似的少年好奇的不行,他只恨自己经常在这京城里玩,怎么就从来也没见过他没认识他?什么叫相逢恨晚,乐无异竟然有些明白了。

 

最后一个包子两个人分着吃了,还未吃完,街道上一阵吵嚷。乐无异正准备探头看看什么事,夏夷则的脸上却现出一个苦笑。他放下包子,站了起来,乐无异道:“咦?我还以为是我爹的人呢?不过看他们一个一个都不认识估计不是……”

他这才想起什么:“等等,夷则夷则,难不成是……”

 

那一排几乎引起了这条街道骚乱的带刀男人走到了他们身边,领头的一个侍卫刚开口说了个“三……”就被夏夷则打断了。乐无异又有些认不出眼前这个夏夷则了,他像是一下子大了好几岁,眉头微微皱起,看起来颇有些威严。

“行了,不必多言,我这就跟你们回去。”

本来还想说些什么的侍卫也被他的气势一震,夏夷则没给他多说什么的机会,他回头看了乐无异一眼,小声的说:“无异,我回去了,有缘再会。”

 

乐无异还呆着,一时没反应过来,夏夷则拉了一下他的手又松开了,转身朝那侍卫走了。他走了几步,乐无异突然叫了一声:“哎!等等!”

他小跑着追了上来,嘴上说着,“等等等等!”两旁侍卫看着夏夷则的脸色不敢动,只让这不认识的小鬼扑进人丛,乐无异擦了一下头上的汗,从自己腰间解下一个玉佩,往夏夷则手里一塞说:“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但是,你要知道,我刚才,我刚才说想和你一起……不是乱说的!要是以后有机会再见面,我的想法也和今天一样的,你要记着,好吗?”

他泛着金色的瞳眸里,满满的都是真挚。夏夷则手里拿着那个比他手掌还稍稍大一些的平安扣样式的玉佩。张张嘴,只说出一句:“好,我记着。”

 

 

夏夷则跟着那帮气势凛人不知来路的侍卫走了。乐无异也很快被老爹揪着衣领抓回家去请罪。如夷则所说,老爹再没提过给三王子当伴读的事,乐无异好奇问了一句,老爹道三皇子身体太弱,被送出宫修养了,还念叨了几句是乐无异没那缘分。乐无异撇撇嘴,心想三皇子有什么好,能比夷则好么?

 

 

他心里惦记着那个不怎么爱笑,笑起来却很好看的小伙伴。期待在不久后的某一天,在长安的某一处与他再次相遇。但是多年过去,他却再未见过,甚至听说过这个名字。时间流逝,这两个字藏进了他心的深处,渐渐地,成了一桩不常回溯的好梦。

 

十七岁那年,乐无异拿着晗光翻墙逃家。而太华山弟子夏夷则,正在前往江陵的路上。

 

 

END

 

 


评论(4)
热度(25)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