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承花]愛はクセになる(14)

>> @Cheers 

>>过渡章有多难写你们知道吗





14、

 

 

 

 

 

 

承太郎其实挺混蛋的。

花京院不是吃到嘴了就会嫌东嫌西的那种人,他当然不是。只是,有时候距离会让人对另外一个人产生一些美好的误解。一周之前的花京院绝对不会有任何一丝“承太郎挺混蛋”这种想法。大多数时候他看到的承太郎都是穿着衣服跟没穿似的,一个小动作都能引发一连串的海啸似的联想。而沉迷在一个人的肉体里,让花京院甚至都来不及全面的去了解承太郎的性格。

 

而现在,和承太郎发展出实打实的,热乎乎的,并非只存在于他那十足想象力的大脑里的肉体关系的现在,他觉得承太郎其实挺混蛋的,尤其是在透明的茶水室里,在身边还有一个女同事(体育频道的女主播,以前对承太郎似乎挺有兴趣的,听说他有个女儿以后就爱搭不理了)正在泡咖啡的时候,突然弯腰在他耳边说:“今天有没有按时吃药?”的时候。

 

你要说能淡然自若的隔几个小时去“喝杯咖啡”再回到办公室的花京院脸皮有多薄,那自然是不可能的。只是当一个人“喝杯咖啡”变成两个人,这事就变得微妙了起来。尤其是和你一起搭档“喝咖啡”的人用绝非调笑也绝非情趣,严肃而认真的仿佛真的是在监督友人吃药一样的口气说出这句话时,花京院的心里只剩一个想法——

 

他之前怎么没发现承太郎是这么混蛋的一个人?

 

 

 

 

他真的很后悔自己打了药的那个比喻。这完全是挖个坑把自己往里面埋。而且还埋的挺心甘情愿的。

“药”成了一个关键词。他和承太郎都会说。每当他们俩有人说出这个词,接下来必然是一场两个人都会觉得爽的、惊险刺激的互帮互助。那称不上是性爱,花京院觉得。没有爱的成分在。承太郎帮他,在他需要的时候,承太郎会跟着他进入不同地点的厕所,甚至有一次采访回来的途中,就在人烟稀少的郊区的路边,停下车,打开天窗,在车后座来了一次。幸好那次花京院是开自己的车出去,如果是台里的车就麻烦了。毕竟他们俩都在最好的年纪,玩到兴头上都控制不住,清洁是个大问题。

 

就算是花京院自己的车,这种污渍总不好拿去洗车店里洗。他不想下次送车子去检修的时候顶着洗车小哥暧昧的笑容。所以他们只好自己解决车子的清洁问题。这倒没什么难处,因为花京院公寓楼下车库能接的上水管,他把始作俑者叫来家里,两个人花了大半天清理车后座,花京院嘀咕了几句车震这种麻烦事下次再也不做了。他只是性上瘾却不耐烦做这些后续工作。拿着水管在后面冲洗的承太郎接了一句:“下次我来洗车。”花京院抬头看了他一眼,说:“换你的车算了。”

 

结果他们又做了一次,在花京院说完那句话以后,承太郎把他按在了卷帘门上做了一次(说实话后背疼得要命)。然后花京院的黑名单上除了“自己的车子”又加了一个“车库的卷帘门”。

 

 

 

 

自然而然的,花京院发短信告诉了C这个好消息。带着一些幼稚好笑的炫耀的成分。“——即使你们根本只是在一起打炮而已。”C笑他,“男人十之八九对性都比对爱要放得开。”

“至少我能爽一段时间。”他接下了C泼来的凉水,有些不信邪地回道。

“我们拭目以待。”可恶的意大利留下这么一句话,就没再回过花京院的短信。他大概是有事在忙。花京院也投身到了火辣新鲜的新生活当中,暂时也没有需要咨询C的地方。

 

有一回做完了承太郎准备回家,正在满地找他刚刚脱下来的内裤。结果找不到,直接光着在外面套了条牛仔裤,他一边艰难的往上拉拉链,一边对趴在床上懒洋洋的花京院说:“今天有人来问我你是不是谈恋爱了。”

花京院在被子里翻了个身,眯着眼睛眼神找不到聚焦点:“嗯?干什么问你?而且为什么是恋爱?”

 

只穿了条牛仔裤的男人坐到床边,床垫微微陷下,花京院往他那儿凑了凑,手臂支起来撑着下巴。

承太郎从床头柜上摸出一支烟点燃——来了太多次,花京院已经会帮他准备烟灰缸了。有时候花京院也会抽,但是据他自己说,抽烟带来的快感微乎其微,毕竟另外一种瘾症占据了他身心的大部分。

“不过你抽烟的样子会让我觉得满足。”他又补充了一句。

 

烟味在房间里四散开。承太郎的嘴角边好像有笑意。他说:“我偷偷看了他们及时聊天软件里那个群组的讨论——他们觉得你最近很少发脾气,脸上还‘荡漾着满足着笑意’,所以一定是恋爱了。”

花京院从他手指间把烟抢过来,自己吸了一口,朝着承太郎的脸喷了一个烟圈,说:“看来我最近的确是太心慈手软了。”

“他们还觉得我们关系很好。”

“怎么不好?”花京院把烟还给他,说,“果然还是不习惯烟味——接吻的时候倒不讨厌。”

他话音刚落,承太郎低头抓住他的下巴就亲了上来,唇舌交缠,溢出的津液把床单打湿了。

分开以后,花京院喘着气说:“我没让人证明我们关系不好。”

承太郎的拇指擦过他的下嘴唇,花京院继续说:“——也不是让你证明接吻的时候你嘴巴里的烟草味其实很性感。”

“我好像被你传染了。”承太郎低声说。

花京院笑了:“天哪,你都会说情话了。”

 

然后呢?然后承太郎自然是没有走成。他刚穿上的牛仔裤又脱下了,没抽完的烟被摁熄在烟灰缸里,而亲吻继续了。

哦,当然,他们没有做到最后。

执着于最后一步的自己挺扫兴的,花京院很清楚这点。但是扫兴又怎么样?夏娃和亚当也还需要一片叶子呢。这是他仅剩的最后一层自我坚持了。

 

 

 

 

这一切都好像正在往好的方向发展,情场得意职场也会有好运。大约在他们这样瞎混在一起的一个月以后,花京院从副台长那里听到了关于自己马上要调到三频道,娱乐频道转全职编导的风声。听说过几天电视台的领导们开完会就能调了,到时候也把承太郎一起带过去——他这么想着。

但是事情如果真的这样一帆风顺,生活就不会被叫做生活。

 

那天他找承太郎拿实习生们的策划书,结果他不在自己的格子间里。电脑还亮着,文档也没关。这很奇怪,因为承太郎从来不会在工作期间摸鱼乱跑,唯一算得上摸鱼的事业不过是和他一起去“喝杯咖啡”。他想了一会儿,去问了坐在承太郎旁边的一个女同事。估计是他那阎罗花的外号因为这段时间的恋爱传闻被柔化了不少,那个女同事居然认真而八卦地回答他了。

 

“JOJO刚才被台长叫去了……对的是台长不是副台长。”

先不说“JOJO”这个亲昵的外号是怎么回事。那个神出鬼没的台长今天来台里的?花京院又问:“真的是台长?”

女同事:“没错呢,之前也听说台长和大老板一起来了,还带着一个很好看的很贵气的女人~我们都在猜是不是新来的新闻主播,气质超级好……哎那个,对不起我们不是故意上班时候……”

“谢谢。”花京院说,“承太郎回来的时候帮我说下让他带着策划书来找我吧。”

 

居然没被骂。那个女同事脸上写着五个字,呆呆的看着花京院走回办公室的背影。

 

花京院没有回办公室,他走到门口了。心里却依然疑惑着“台长找承太郎”的事,他要的策划书说急不算很急,但好歹是个由头。要不要去以此为借口去找找承太郎?心里这样想着,他已经走出了新闻频道的办公区域,准备穿过走廊坐电梯到楼上的台长办公室去。

但他刚出门就看到了承太郎。他今天穿着他们第一次见面是的那件白风衣,依旧是那么帅气。他挽着一个女人,花京院只看到那个女人的背影——金发,穿着一身白色的套装,不看正面也觉得这绝对不是什么普通女人。她挽着承太郎的手臂,头靠着他的肩膀,看上去像是在撒娇。

 

花京院看了一会儿,最后他往后退了一步,没再上前。


评论(15)
热度(149)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