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en][狼队]Love and war(5)

Part.5

 

 

只用了一秒不到,也许更短的时间,罗根就回答了:“当然有。”他把手上的钱递给摊主,说:“一支香草一支草莓,谢谢。”

金发女郎疑惑地看着他,直到罗根接过摊主递过来的香草冰淇淋并拿到她的面前,她才反应过来。

“哦,谢谢……”她笑着说,十分大方,没有推辞就收下了罗根的馈赠。这样的态度让罗根心生十分好感,他不喜欢扭捏麻烦的女性,“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个口味……对不起,请让我知道为我的冰淇淋付账的绅士叫什么名字。”

“罗根。”罗根手里拿着为内特买的那支草莓甜筒,另一只手伸了出来。

“艾玛。”金发女郎也伸出手和他轻轻握了一下,“上一回有人给我买冰淇淋已经是十几年前了。”

“我想上一个人是想追求你。”

艾玛抿嘴笑了笑:“不,那个人是我的父……养父。他买冰淇淋是为了让我答应他跟我妈的婚礼,我答应了。”

罗根说:“那我作为第二个给你买冰淇淋的男人,能不能问你要一份电话号码?”

金刚狼从来都不怕这样与人搭讪。温吞含蓄这两个词没有写进他的字典。

艾玛微微瞪大了眼,过了一会儿她问:“虽然我想问为什么……”她把冰淇淋递给罗根拿着,然后从挂在肩膀上的小包里拿出一张卡片,又掏出笔,快速的写下了一串号码,“但是我的号码应该值得上1美元。”

罗根收下了她的号码,刚想再说些什么,手机响了起来。艾玛识趣的说:“我的冰淇淋要化了,再谢谢你一次,罗根,我该走了。”

罗根没有理手机,只是指了指身后,也说:“我也该走了,那边有人在等。”艾玛透过他的肩膀,看到了坐在不远处背对着他们的内特。艾玛笑的弧度向下滑了一下:“你儿子在等着巧克力冰淇淋。”

“哦,准确的说他不是我儿子,”金刚狼解释着,立刻补充了一句,“我也不是用冰淇淋贿赂他让他答应我和他妈的婚礼……”

艾玛呵呵的笑了起来:“你真有趣。”她说完这一句,和罗根再次道谢并且道别,转身离开了。

 

罗根对着她高挑的背影沉下了脸,他拿出手机看了一眼已经挂断的来电,一边往回拨,一边走回了内特身边,把快要化了的冰淇淋递给他。内特双手接过冰淇淋舔了一口,睁着眼睛好奇的看着罗根,问:“你喜欢那个叫艾玛的女士吗?”

那一头的斯考特已经接了电话,罗根对着内特做了一个嘘的手势,拿着电话走到一边去了,内特舔着冰淇淋,目光随着罗根离开的身影移动,过了一会儿又收了回来,不知道在想什么。

 

“十五分钟,嗯哼?”罗根开口说。

“二十分钟。”斯考特冷静的纠正,“你现在在哪里?”

罗根靠着栏杆,确保斯考特那个位置怎么也看不到自己,满意的说:“你猜?”

“你和内特在一起,应该是在我家吧。”

“怎么不可能是在我自己家?”

“你那地方不叫家,顶多是一个窝。”

罗根从鼻子里发出一声嗤笑,“行了,所以呢?你十五分钟的约会怎么样?”

“二十分钟,罗根,你根本没必要掐着时间数我约会了多久。她公司有事先离开了,不然这绝对是个美妙的约会。”

“你永远都听不懂什么是善意的谎言吗斯考特?”

“不,我们对对方都很满意,我们甚至告诉了对方自己的变种能力。”

罗根突然很想抽烟,虽然他有一段时间没碰那玩意了:“所以?那位金发美女的变种能力是什么?”

“钻石化。”

“……钻石化?”罗根不知道为什么,脑子里突然浮现出了刚刚笑着对他说话的金发女郎全身变成亮闪闪的钻石的样子……真是提不起一点性趣了。“对于战斗来说也许很有用。”

“很可惜,她从事的并不是这相关的工作。”斯考特说,“她是一个模特,也是一个服装设计助理。她的老板在纽约新开了一家高级定制工作室,所以她是刚搬来的……”

“外来变种人,我们正在查的方向。”罗根泼冷水。

斯考特低吟一声:“你的联想能力真是太奇怪了,艾玛看上去很普通,提起自己是变种人也是很温和的语气,我看不出他身上有什么偏激的倾向……喂,罗根,你在听吗?”

罗根慌忙“嗯”了一声,他从口袋里拿出艾玛刚才给的那张卡片,电话号码的背面是名字和职位——艾玛·弗罗斯特,地狱火工作室首席服装设计师助理。

 

操!该死的!

 

“罗根?”斯考特见他半天没出声,问,“你怎么了?”

“……没怎么。”罗根平复了呼吸,说,“没别的事你可以回来了,内特今晚吃过了饭,我晚点送他回家。”

“什么,你们真的跑到你那乱七八糟的公寓去啦?天哪……”

罗根没有再说什么话讽刺回去,他匆忙的说了声回见就按下了挂断。

 

他妈的又来了。又是同一个女人。但是这次——这一次……

这一次实在是有些蹊跷了。

罗根问艾玛要电话是一时兴起。她是一个美丽的金发女郎,很合罗根的胃口,这是最重要的。但是罗根发现了艾玛是一个变种人——罗根今天下午几乎翻遍了纽约登记在册的所有变种人资料,他确定其中没有艾玛,所以也想借此机会调查一番。但是他没有想到的是,这个挺合他胃口的,不确定身份的陌生变种人,竟然是斯考特的相亲对象!

 

上帝他老人家的脑子里到底是进了什么水?

 

 

+

 

罗根把内特送回了斯考特家的门口。内特松开了环在他腰上的手臂,拿下属于他的小头盔,看着罗根说:“罗根,我觉得你有心事。”

罗根低头亲了亲他的额发:“没有,和你一起吃晚饭很开心,内特。”

摩托车的引擎声明显惊动了房子的主人,楼道里的灯亮了起来,斯考特穿着家居服出来开门了,他踩着拖鞋,没有走出来,只是靠着门框,护目镜底下的表情柔和又幸福:“回来了?”

内特:“爸爸~”

罗根下意识的想要“嗯”一声,但是他看着内特三步两跳的进了门拉住了斯考特的手,斯考特揉着他的头发,突然就觉得眼前这一幕如果加上漂亮大方的艾玛,应该是一副人人羡慕的家庭美景吧?

摩托车没有熄火,罗根握着把手,斯考特奇怪的问:“怎么了,罗根?停好车进来吧。”

他这话说得几乎没有经过考虑,熟稔的一如每天都这样说。

 

过了很久,罗根还是没有下车。内特也奇怪的看了过来,斯考特发觉异样了:“你今晚不准备住下?有约会了?”

忽而他意识到在内特身边说这个不好,他低下头让内特进屋去。内特乖乖的哦了一声,往里走着却回头看了罗根一眼。罗根笑着对他挥挥手。

 

斯考特还抱着手臂站在那儿,罗根说:“不,我没约会,也没准备住下。你的小美人再借我一晚上。”

“你到底怎么了,从下午开始就很奇怪,罗根。”斯考特想了一会儿,“很……莫名其妙。你在生谁的气?”

我自己的。罗根在心里说。

“我的窝——”罗根笑了起来,“哦,的确是个窝,很冷,冰箱里也没有别的吃的了,乱七八糟的我该回去收拾了。虽然我觉得其实很有男子气概……”

 

 

斯考特安静的看着他。罗根不知道要再说些什么,却也没有直接骑着小美人就走了。

过了一会儿斯考特说:“我真想打开护目镜把你脑子射穿看看里面到底装了什么鬼东西。”

罗根耸耸肩:“我只是回自己的地方住,你却说得我有那么不正常,这才是不正常的,斯考特。”

“……”

“……”

 

他们俩对视着,然后斯考特退了一步。

“……好吧。”他说,“好吧,的确是,你家是你家,我家是我家。我明白了,晚安罗根,不要带我的小美人去乱七八糟的地方。明天办公室准时见。”

他说完进门去了。留下罗根一个人坐在摩托车上,看着走廊和楼道里的灯关了。

 

从现在开始一切都要变了。罗根低声说,温柔的抚摸着小美人的车身。然后他重新点火,消失在道路的尽头。

 

他们都猜到了艾玛的出现也许会对未来的他们之间的关系造成一些影响,却从来不知道会有如此的巨大的影响。一颗种子,安静的埋在夜的深处,等着翻天覆地的发芽。

 

 

TBC

 

 

小剧场:

内特:寒叶飘逸洒满我的脸.爸爸和罗根变得好奇怪伤透我的心.他们冷战的气氛像是冰锥刺入我心底.儿子真的很受伤♪

(内特不哭,作者用节操保证这其实是一篇欢乐文)


评论(2)
热度(29)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