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承花]愛はクセになる(8)

PS这边也说下发现文中两个小彩蛋最先留言的可以让痕导在番外里写指定玩法的PLAY,一时兴起欢迎来猜。第一个猜到两个的有效。

联文with @Cheers 

有个很烦的人一直在催,我一天写三篇容易吗!?今天我都写了快7000字了诶! @蛋窝粥 

痕导拖戏ING,胡导你看我对你多仁慈。



8、

 

 

副台长又来了。花京院从显示屏里拔出脑袋,忍不住发出一声呻吟。

他想要操起键盘往副台长发亮的脑袋上砸去,交片的死线马上就要到了,片子却从中间开始音频字幕都和画面脱轨,而且脱的乱七八糟没办法一键修改,花京院想要一拇指按死这次的剪辑实习,也再不放心让他来修改了。花京院现在烦得要命,不想跟任何人说话,领导也不行。

 

虽然他这么想,但是用键盘揍一顿领导然后再飞出“fuck you”字样的带血按键这种戏剧效果的情节显然只会发生在漫画改编的电影里,事实上,他不仅没有拿出键盘,他甚至还带上了笑容——反正他最擅长这个了,不是吗?

 

“台长有什么事吗?”

他一边笑着,一边紧紧抓着鼠标,心里盘算着交完片一定要去撸个昏天暗地……也就这么点出息。

“明天你带承太郎去A市的招商酒会吧。”

 

“……什么?”花京院正想说“好的”,口型却硬生生被逼了回去,“为什么?他只是……”

副台长挤了挤眼睛,颇为神秘的低下了头,花京院被他吓了一跳,坐着椅子往后滑了一步。

副台长小声的说:“接下来说的都是我猜的……承太郎的来历绝对不简单。”

说完这句话他又神神秘秘的直起身,咳嗽了一声说:“好了就这样,你最近实在太累了,带个助手去分担一下,也让新人开开眼,是好事嘛。”

说完他都没有给花京院一个反应过来的机会就走了。

 

 

领导把任务往他这里一丢就走着,还附赠了一个花京院居然觉得也许有几分正确的八卦——承太郎的来历不简单。不过花京院想的方向和他也许有些偏差。承太郎肯定不是初入职场,但是又感觉对职场并不熟悉,说他是菜鸟和新手都会有所偏颇。

承太郎并不关注升职加薪或者取得什么成绩,好似他来这里工作就不是为了工资(绝大多数人为了工资,不能否认)什么活他都会干,也不像以前花京院带过的那些新人那样抱怨。

承太郎只是沉默,把工作当乐趣,又不是花京院这种和工作结婚的乐趣。更像是觉得新鲜好玩的那种。他关注着每个人,像是在学习旁人,但是不会问东问西,只是默默看着然后自己吸收。他很好奇,却又不过分好奇。

 

有时候花京院坐在透明的办公室里,一抬头就能看见承太郎撑着下巴在对着自己发呆——一般迎上他的目光之后,花京院都会忍不住出办公室去卫生间找点乐子。一个你喜欢他,嗯,的,嗯,肉体的男人,用那种专注的眼神看着你的时候,就算不是像花京院这样“特殊”的人,也会难以抑制心中的兴奋之情的吧?当然,花京院比谁都清楚,承太郎打量着他,观察着他,绝对不是出于情欲的目的。当然不会,承太郎是直男,他有老婆孩子。

 

……是的,他有老婆孩子。

 

承太郎工作的时候没有戴过婚戒,无名指上却有明显的痕迹。结婚是肯定的有孩子也是肯定的,这还不够么?无论怎么样,承太郎是个直男这一点肯定是对的。

 

天哪,花京院放下鼠标和键盘,仰头躺在椅子的靠背上,几星期前我也是个大好的直男,这么不明不白的弯了,弯的对象居然还是个有妻有子的直男。这绝对是上帝没玩够他又加了筹码吧?

 

那天听到他和女儿说话的声音,手机里隐约传出来的小女孩(听说她叫徐伦)在说英文。软软的甜甜的撒着娇。他大概是在国外结的婚。承太郎的妻子会是什么样的呢?花京院总觉得自己无法想象。无论她的妻子是什么样的人,有一点花京院是肯定的:她一定很幸福吧?

 

承太郎虽然总是板着脸不知道在想什么,但是当有人开玩笑的跟他提起他的女儿徐伦的时候,他的脸上都会扬起笑意。有时候笑意就藏在嘴角,但是花京院能够看出来,这是幸福又怀念的微笑。

花京院对承太郎更好奇了。如果有这么一个美满的家庭,承太郎又为什么又要回国?为什么不和他的徐伦在一起?如果说他热爱电视事业——完全没看出来。缺钱?也不缺。

 

胡思乱想没有用。他也没必要去想太多。

毕竟,无论承太郎是什么样的人,其实都已经和花京院没有太大关系了。

 

他不再是一个可能性。不再是那天晚上和C聊天时他会用那种语气提起的人了。是的没错,老婆孩子,不知道第几遍花京院不厌其烦的告诉自己:醒醒吧!

 

 

 

这几个星期他们一起跑外景蹲摄影棚,承太郎手很稳,虽然新手上路但是的确是个好摄像。工作的时候他总藏在摄像机后面。花京院的视线会不经意的移到他的肱二头肌和腰侧的线条上,因为那里实在太吸引人了。

他依然无法停止代入承太郎的脸来自慰。随着他们之间越来越熟悉越来越默契。因为太过熟悉,性妄想时候的场景和对话会变得越来越接近现实。也正因为如此,每次高潮之后向花京院袭来的内疚感和不适感会更强烈。这是他生病这么多年以来最快乐也最痛苦的一段时间。诚然,凭借花京院的长相,也许他可以去找活生生的、热乎乎的性伴侣,但是他不想。以前他就没有,不如说,不常用,靠和其他人发生关系来缓解欲望,因为这实在很麻烦,花京院对于工作以外的事天生就带着一股懒劲。而且他也赌着一股气,天知道是跟谁赌气呢,大概是自己把。现在就更不可能了,他固执的认为他并不是完全的弯了,只是迷恋承太郎的肉体罢了。

他不是没有接着去和C聊过。C回短信总是慢半拍而且懒洋洋的:“要不要我给你介绍一个一米九五的男朋友处一处?英国人,长得不比混血差。”

花京院回了一句不要开玩笑,换回C颇为嘲讽的微笑颜文字。

 

 

当然,他不是为了承太郎不想跟别人发生关系什么的。如果真叫他去跟承太郎确立一段稳定的关系他还不愿意呢。这世上有这么多美好的肉体等他看,他为什么要吊死在承太郎着一棵笔直的大树上?

 

再说了,谁能接受一个24小时都处在不稳定的发情期的定时炸弹男朋友。也许,让承太郎接受一个同性恋,都比接受一个性瘾患者要简单吧。花京院不觉得自己肮脏,但是他没有阻止别人那么想的权利。

 

他已经下定决心要戒掉承太郎了,但是理智上想要清醒,身体却不会放过他。离承太郎越近,他体内的,血液里的,骨髓里的恶魔都像是苏醒了一样。

他们说:

管他呢。

随便吧。

他是你的。

想爱就爱想做爱就做爱。

你不一直是这样吗?

跟随你的心。

 

 

这实在是太痛苦了。而这痛苦还要延续多久谁都不知道。没有人能救花京院。

在这种状态下,他居然还要带着承太郎去A市出差……不,明天出席酒会的话,今天要帮承太郎准备礼服吧。礼服,不,不,不行,他不能想下去了。


评论(6)
热度(131)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