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en][狼队]Love an war(3)

Part3

 

 

如果可以的话,斯考特也想要一觉睡到大中午。他已经很久没有睡过什么好觉,即使是在连万磁王都懒得来找麻烦的和平时期的现在,CIA的变种人探员们依然有一大堆的工作要做。他们的手机必须二十四小时开机,无论是在吃饭、睡觉、洗澡,或者脱美人的裤袜的时候接到来电,就要立即放下手头正在做的事,一切以任务为重。

 

这绝对会是未来家庭生活矛盾的来源之一,斯考特心中清楚,并且从现在开始苦恼怎么与未来的老婆解释——影子都没有的事,他就已经考虑着了,这可绝对不能让金刚狼知道,不然铁定又是一阵嘲笑。

 

这一天的清晨他依然是在急促的手机铃声当中醒来的。镭射眼从被窝里探出头,习惯性的伸手往右边的床头柜探去,准备找自己的眼镜,一般都放在那儿,不会换地方。他伸长手臂,没有摸到床头柜上的眼镜,却摸到了一遍温温热热又毛茸茸的……嗯?!

“别闹……”饱含睡意、低沉而且熟悉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近的让斯考特觉得耳朵有点痒的地步了。一只手臂揽了过来,环过他的肩膀把他带进怀中,那个声音接着说:“再睡一会儿……”

 

这不对劲,即使是半睡半醒迷迷糊糊的斯考特也察觉到了违和感。声音的主人发出了一阵舒服的呼声之后,用含糊的声音说:“你的胸部怎么这么小?这不是我的口味……”

 

斯考特忍住了差点爆出来的粗口,紧紧闭着眼睛,一肘子推开了贴着自己还在嘀嘀咕咕“我可不喜欢未成年”的男人:“你给我醒醒!金刚狼!”

金刚狼也不知道是真的睡得太沉还在做美梦,还是故意逗着他的搭档玩,“嗯嗯啊啊”半天也没松开手,斯考特从没想过在睡梦里的金刚狼也有这么大的力气,现在的他没戴着眼镜不方便,不然直接睁开眼睛把人轰出去了。

 

那只环在自己身上的手越来越过分了。斯考特忍不住拔高了声音:“够了!罗根!”

听到罗根两个字,金刚狼可算是醒了,他“嗯?”了一声,一直紧紧抱着斯考特的手松开了,刚刚才适应了的稍高的体温离开了,冷冰的空气灌了进来,斯考特忍不住抖了一下,缩了一下脖子拉起被子稍微盖住一点身体,他说:“你怎么在我床上?这不重要……手机响了,先把眼镜给我,在哪里?”

罗根打了个哈欠:“你接我接都一样,至于你的眼镜……昨晚我帮你摘下以后放哪儿了来着……哦,给你。”

 

斯考特接过眼镜戴上,谢天谢地终于能够睁开眼睛了。透过镜片他看到罗根大大咧咧的躺在自己的床上,一手撑着脑袋,一手捂着打哈欠的嘴。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家伙居然是全裸的!?

好吧,虽然全裸对他们来说不是什么事。早年他们在外跑任务的时候也不是没有裸裎相见过。但是这样躺在自己的床上还裸得这么坦然。换谁都会震惊一下的吧?

 

金刚狼不解地看着自己搭档,又打了个哈欠,问了一句:“怎么了?被小金刚狼震呆了?”

斯考特没好气的说:“给我滚起来穿衣服接电话问问汉克又出什么事了。”

金刚狼笑着掀开被子跳下床,拉开衣柜,从一套套的单调西装里翻出属于自己的皮夹克和T恤,他一边套裤子一边说:“我的手机没响,估计不是汉克来电,是你的私人电话,我先用浴室,速战速决,答应了要送内特去上学的。”

 

他一气说完,又抬头望着傻傻看着他的镭射眼:“早安,Slim。”

 

金刚狼吹了个口哨,拿着衣服闪进了浴室。镭射眼愣在那里,心想:我衣柜里什么时候放着这么多套他的衣服了?怎么罗根起床穿衣服进浴室说早安这个流程走的这么熟悉而没有违和感,如果刚才他说Slim的时候过来和自己接个吻,这简直就是结婚十年的老夫老夫的早晨啊……WTF。

 

 

斯考特拍拍自己的脑门,够了,罗根只是不喜欢一个人呆着,内特喜欢跟他一起玩,自己是收留他借他张床而已。跟哥们(不是很愿意承认的也算)共享房间是正常的事。以前自己不也经常和艾利克斯一起睡吗?

不过就算斯考特怎么给刚才那诡异的温馨一幕找借口。他还是忍不住回想了曾经又一次,他还是泽维尔学院的学生的时候。那是一个假期的早上,斯考特因为和艾利克斯吵架了没有回家。他一个人在宿舍的走廊上埋头走着,经过楼梯口时,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从X教授的房间里出来,教授在和他告别,那个男人低头给了教授一个吻。斯考特惊呆了。

 

因为他看出来那个亲吻着教授——就像他们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这样亲吻对方一样——的男人,正是他们变种人内部最大的敌人,万磁王。

 

他们难道不应该非常的不对盘吗?为什么会这样接吻呢?

而知道并且理解了他们两个之间复杂的关系,又是在斯考特当CIA之后了。那时他和罗根闹得不可开交。有一回,X教授来找他谈这件事。

 

 

X教授向他提到了自己和万磁王的关系。那天他撞见那一幕之后虽然小心的离开了,但是身为心灵感应者的X教授怎么会没察觉呢?X教授说道他们的相识相遇与分离,只为了告诉斯考特:有时候你的敌人不仅仅是你的敌人。不过当时的斯考特既不能理解这句话,也拒绝对罗根妥协。现在看来,自己和罗根不正应了教授当年说的那一句,敌人不会永远是敌人……等未来某一篇变成朋友甚至……

 

不,不,没有那个可能性。

 

斯考特阻止自己的胡思乱想。手机已经响了很久了。他必须去接了。

 

 

+

 

斯考特开车,这可真是这几天的头一回,罗根一脸不爽的坐在副驾驶座,难得有一次他没有顺到斯考特的钥匙,不知道为什么今天搭档对谁开车这回事看的特别重要。

他们住的地方离泽维尔学院并不远,送内特到校门口以后,正好碰见了出来接人的洛,洛看了他们俩一眼,打了声招呼又摇了摇头。

罗根:“……她摇什么头呢。”

斯考特:“我不知道,嘿,内特,没有丢下的东西吧?”

内特拿着书包,站在车窗边上说:“当然没有,罗根,你有考虑我昨晚跟你说的事吗?”

他的口气太过认真,罗根猝不及防的被提到他昨晚那个“当我另一个爸爸”的提议,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眨眨眼,张张嘴又闭上,斯考特皱着眉头凑过来“昨晚说的什么事?”

 

罗根可不想让斯考特知道内特的那一番“新妈妈或者爸爸”言论,他只好伸出头对内特说:“我正在考虑,这是我们俩之间的小秘密,好吗?你得给我点时间,内特,好好上课,这周末我带你出去玩。”

斯考特:“哦够了罗根,你上周刚带他出去过——”

罗根:“这有什么关系,你早上吃过饭中午就不吃了么?”

斯考特:“这不一样。”

 

这下,内特也看着他们摇摇头了。他说:“我爱你罗根,我爱你爸爸,我走了,下午见。”

“我也爱你宝贝。”正在吵架的两个人立刻同时说。

 

送走了内特,车子重新开上路。沉默了一会儿,斯考特还是忍不住开口问:“内特说让你考虑……”

“这是我们的秘密。”罗根立刻说。

斯考特看了他一眼,隔着眼镜也掩不住他欲言又止的复杂心情。

罗根想要快点转移话题,于是说:“对了,早上那个催命的电话……说什么来着?”

 

斯考特露出了笑脸,眉毛扬了起来。罗根看他这样,“喔”了一声。

“你为什么笑得这么恶心?”

“恶心?这个词是这么用的吗?”

“……你是想让我具体描述一下吗。比如像春天里求偶的母猫什么……”

“随便你怎么说吧,”斯考特居然没有生气,甚至还一副要吹口哨的样子。

 

罗根更不顺眼了:“到底什么事这么高兴,难不成你有约会?”

斯考特没有回答。

罗根挑起一边眉毛:“……真的有约会?”

 

斯考特终于松口了:“Match.com的专业红娘早上打电话跟我说,有一位同样是变种人的女士愿意和我见面,今天下午六点,在布鲁科街区的‘蓝鸟’咖啡馆。”

“哦,”罗根皮笑肉不笑的说,“那真是恭喜你,在相亲网站登资料一天就有人约你出去。”

斯考特:“而且同样是变种人。我看过照片,金发美女,罗根。”

罗根放松的仰躺在座位上,声音里有听不出来的情绪:“在网上谁都可以伪装成金发美女,希望跟你约会的不是魔形女,斯考特,她会吃了你的。”

“够了。”斯考特让他闭嘴,但是却没有不高兴。

 

这让罗根很不高兴。

 


评论
热度(16)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