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en][狼队]Love and War(1)

配对:Logan/Scott

分级:R

设定:特工争风AU,变种人中有一部分人为CIA工作,老狼和小队是搭档,关系还挺好(大概)。有能力但是会为了剧情需要改动能力。另外,小队有个儿子,名叫内特不过只是借了个名字ry

梗概:总而言之,罗根和斯考特又看上了同一个女人,而且看上去,他们似乎都是认真的。

 

警告:……最近在看那部11区做的X战警动画,多多少少受了点影响……所以老狼的性格会比较……杂糅orz介意的话可以点叉orz语言习惯问题,名字直接用中文翻译了。其中洛=暴风姐姐(。)貌似除了这个就没有难辨认的……了吧。

 

 

 

 

 

Part1

 

+

 

斯考特回来的时候两手空空,罗根正翘着腿捧着他刚买的平板电脑在打一款看风格更适合内特那个年纪的小家伙们玩的游戏。见斯考特进了门,罗根手上没有闲下来,手指持续着枯燥的滑动和点击,眼睛也不抬开口说道:“嘿,我的热狗呢?”

斯考特坐回自己的位置,打开笔记本,反问:“什么热狗?”

大概是输了这一盘,罗根放下平板,不满地看着他:“二十分钟前你出去的时候我跟你说的:我要一个热狗,多加辣酱,不要生菜,而你答应了。”

“现在不是饭点,金刚狼。”斯考特有些心不在焉地在键盘上敲敲打打。

“而·你·答·应·了。”金刚狼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

斯考特不为所动。

 

按理说这个时候罗根可以发脾气了——他很饿,而斯考特刚才拿着响起的私人手机出去时也的确答应帮他带一个热狗——但是在他捏起办公桌上的废纸揉成一团隔空丢到他的搭档头上吸引注意力之前,他注意到了搭档藏在眼镜之下的有些苦恼的表情。

 

一个名字,第一时间浮现在了罗根的脑海里:“内特又怎么了?”

斯考特抬头看他,嘴边滑过一个苦笑:“哦,你又知道了。”

罗根站起来,越过自己的办公桌,来到属于斯考特的那张桌子前,伸手将他的笔记本合上,而后俯下身子,迫使镭射眼抬头看着他,金刚狼说:“好了,告诉我。发生什么事了?”

斯考特忍不住扶了一下眼镜,现在是和平时期,一般上班时他不会戴着战斗用的那一副。半天,他嘴硬的说:“这不关你的事,罗根。”

“我有权利关心我的搭档的家庭生活会不会影响到他的工作状态,毕竟我的命有一半在你手里,队长。”

他咬重了队长两个音。斯考特这才放弃与他唇枪舌战,抬起手示意自己投降:“好吧,我说,但是我不觉得你能帮上什么忙——”

“我在听。”

“我昨晚,”斯考特咽了一下口水,“昨晚,在逛Match.com的时候,被内特看到了。他很不高兴,昨晚没有什么反应,今天早上却没有乘校车去学校——我已经让洛去接他了。”

“哦——”罗根笑了起来,“Match.com?”

斯考特有些尴尬的咳嗽了一声:“这并不是重点,罗根。”

“不不不,斯考特,这是重点。”金刚狼松开了手,转身坐在了搭档的桌子上,“你为什么要上相亲网站?我猜想要追求你的女人,光我们部门的,都可以从办公室门口一直排队一直排到泽维尔天才青少年学校了。”

“他们都知道我是谁——不,罗根,没有这么多。”

“都知道你是谁?你是说知道你是‘镭射眼’以及CIA变种人部门的战斗小队长吗?这有什么不好?”罗根说,“还是说你想再来一个在你睡梦中把护目镜藏起来,结果你睡醒了找不到狂打我电话的女朋友?”

“不……罗根……”

斯考特努力制止了他的搭档继续挖苦,他一定都不想再回忆起几年前那个倒霉的早上,他光着屁股闭着眼睛在一家爱情旅馆等了二十分钟才拿到罗根送来的备用护目镜,而那个他忘记了是叫珍妮还是乔伊的前不知道多少任女友已经不见了——带着他的护目镜和所有的值钱东西。

 

那可真是他一辈子的污点!罗根为什么不能忘掉这件事?

斯考特努力的说:“我是说,罗根,你忘记了吗?不是变种人的事,内特不知道我是CIA探员。”

罗根愣了一下,过了老半天,他才回过神:“我差点忘了。”他从桌子上跳了下来,回到自己的座位。

片刻过后,他接着说:“然后呢?那些知道你是CIA探员的女人,也能在内特面前帮你隐藏秘密吧,对了,内特到现在还没有展现一点变种能力吗?”

“没有,”斯考特说,舔了一下嘴唇,他好像很紧张,“我猜他大概不会有什么能力……罗根,你知道我们的工作有多危险,如果和跟我们同部门的人谈恋爱,我害怕会对工作产生什么影响,但是如果和完全不知道我是什么人的女人谈恋爱甚至结婚,我又怕她会对我们的婚姻产生不满……所以我把自己的资料贴到了match.com,注明了我是一个变种人,但是没有直说我的职业,罗根,我想认真的谈一次恋爱,在确认对方是我想要的那个人以后,再坦白一切,看她能否接受。Match.com很方便。”

 

罗根皱起眉头,试图理解搭档的长篇大论里的逻辑,最后,他拿起平板电脑,又点开了那个低龄的游戏。

“内特很聪明,斯考特,我觉得你瞒不过他。其他我不评价。如果你要和网上的女人约会的话,叫上我,我会带着你的备用眼镜在边上等你的。”

斯考特用手指比了一个等我戴上战斗用眼镜射死你的动作。

 

 

+

 

罗根永远不会忘记那一天。他大概是在哥斯达黎加还是什么地方,蹲在一个又臭又湿的灌木丛里打蚊子。斯考特用内线打来电话,颤抖着声音说:“罗根,罗根,我有个儿子了。”

罗根啪的伸出金属爪子戳死眼前一只巨大的蚊子,一边笑着说:“你自己用微波炉孵出来的?”

斯考特居然没有回嘴,只是说:“你回来就能看到他了,他简直是一个天使。”

 

罗根还以为这是什么迟来了三四个月的愚人节笑话,直到他回到了美国,还没进家门,就被教授一个电话叫去了学校。在教授的办公室,他见到了被所有人——汉克、洛、鲍比、小淘气,所有他能想到的认识斯考特的人围成一团的内特,那个时候他还没有名字,小小的婴儿,躺在他爸爸的怀抱里——这真是斯考特的儿子?看发色他还以为是小淘气生的呢。

“三天前,他被放在学校外面。”教授说,“可惜的是,我读不到是谁放下的,我猜对方也是个心灵感应者,抱歉,斯考特。我唯一能确定的就是……这的确是你的儿子。”

 

斯考特连忙摇摇头,“不,教授,请不要这么说。”

罗根笑道:“一个女心灵感应者,不声不响的生了个儿子,能找到学校这里,还能屏蔽教授的感应,哦,斯考特,你真是上了个不得了的人。”

洛不赞同的看了他一眼:“罗根。”

罗根耸耸肩。好吧,他也不知道为什么他自己会觉得不爽。他应该为自己的搭档抱着孩子露出一脸傻笑的样子感到高兴才对。但是他发觉自己并不是那么高兴。虽然那个孩子的确像天使,斯考特说的没错。

 

 

但是过了几年,斯考特和罗根就想要收回这句话了——内特绝对不是什么天使,至少有一半是小恶魔。他太聪明,虽然变种能力还没有觉醒,看上去就像个普通小孩,但他似乎天生就拥有比普通小孩要强大的洞察力和表达能力。他疯狂的吸收着知识,像一块海绵。三岁的时候他就开始怀疑自己的爸爸是不是一个单纯的旅行社经理,五岁的时候,他就会问金刚狼:“为什么蚊子咬你留不下包?”

 

于是斯考特不得不很早的告诉他关于变种人的一切,并且将他送进了泽维尔,但是因为谁也不能确定这个还没有觉醒能力的孩子是不是真的变种人,所以他虽然在X教授那里学习,却又与他人与众不同。单亲家庭,母亲不详,父亲又常年不在家(并且经常和另一个男人进进出出),内特变得敏感又警惕。

 

他会对看到斯考特上相亲网站有如此大的反应(罗根毫不怀疑他知道那个网站是干什么的),并没有什么不对劲,斯考特总是又自豪又苦恼的说:我的儿子是天才。

 

如果斯考特准备找个人结婚,那么内特肯定是最难过的那一关,罗根有些幸灾乐祸的想。哦,当然,第二难过的是他这关。

 

+

 

最后斯考特还是给罗根买了热狗,加了很多辣酱,没有生菜,辣的金刚狼吃完打了一个喷嚏,话都说不完整了。

“你这是在报复!”

罗根一边咳嗽一边喝着水,斯考特嘴角扬起,心情好了很多的样子:“今晚要来我家吃饭吗?内特会想要看见你的。”

“咳咳……吃什么?哦对了,汉克跟我说过,有一家新开的中国餐馆的炒面很不错,要不我们先去接了内特,然后在外面吃吧?”

“可以。不过我现在走不开……”

“没事。”把擦过嘴的纸巾扔进垃圾箱,金刚狼起身,“我先去接他,然后来找你。”

“OK。”

 

镭射眼说完,埋头继续看自己手头的工作,过了半会儿,他抬头吼道:“等等!罗根!你拿走的是我车的钥匙!罗根——”

 

罗根已经吹着口哨走远了。

 

 

 

TBC

 


评论
热度(30)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