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场林]Kiss till you're drunk(END)


 

会是什么味道的?

 

突然有这个念头的时候,他们正挤在沙发上吃晚饭。

这是很平常的一个傍晚,冬天到了,白天没有活的话林都不太想出门。倒是马场还会兴致勃勃地去击球中心挥地一身臭汗回来。

洗完了澡,泡好了面,差不多也到了月九播出的时候。明明暖气已经开得很足了,裸着上身的马场还是会突然掀开林盖在身上的毯子打着颤凑过来。那条毯子本来就不大,被他这么一弄就不能舒舒服服地裹着了。林嫌弃地推了他一下,但马场的体温很高,暖烘烘的也没什么影响。月九的OP一响起来,林被剧情牵着走,也就管不了那么多。

 

最近林发现了一个新吃法,泡豚骨拉面的时候加一点点明太子,汤底会更好喝,但马场执意表示这是一种邪道,两个人还闲着没事干吵了次架。但自那以后但凡要泡泡面马场还是会把明太子拿过来放到林的手边。

 

马场不爱看这种恋爱剧,有些无聊地嘬着面。喝完汤顺手把林那一份拿去扔了,然后拿了两罐啤酒回来。也不知道他是在等月九结束之后的棒球新闻,还是单纯的想呆在林旁边。

电视剧里男主角正在向女主角澄清误会,故事也将迎来最高潮。马场单手打开了啤酒,“噌”地一声,易拉环打开,泡沫消散的声音格外明显。他百无聊赖地喝了一口。林分心看了他一眼,男人嘴上有一圈白沫,喉结上下动着,有些不解地回望着他。

 

——会是什么味道的?

 

女主角在大声的喊叫着:“我不要听这些花言巧语,如果你不爱我的话分手算了,我又不是没有孝浩就活不下去了——”

然后就被男主吻住了。还直接被推到了墙上。哇哦。

 

马场又喝了一口啤酒。还伸手把另外一罐推了过来。

“你不喝吗?这个新出的还不错。”

 

“喂。”林突然说。

“什么?”

“……。”林皱了皱眉,思索起了怎么组织语言。

“?”马场放下易拉罐,相处了那么久,他其实也有点习惯林这有些反复的脾气。反正只要安静地等几秒,他还是会坦率的说出来的。

林的耳尖有点烫。在刚刚那一个吻以后,电视台迫不及待地放起了广告,完全吊起了观众的胃口。但现在不是关心两位主角能否和好的时候。

林嘟囔了一句什么,才说:

“我能咬一口吗?”

“什么?”马场楞了一下,“你要咬哪里啊。”

林的发言实在是有些突然,弄得马场都有些想笑了。

林只是直勾勾地看着他。然后哼了一声说:“不行就算了。”

“等等,你好歹说清楚你想要咬什么东西啊……”

 

林本来已经转过去看电视了,这会儿又扭头瞥了他一眼,他在家里是懒得化妆的,可那一瞥总觉得有道不出来的万语千言,难道是情人眼里出西施?马场又笑了笑,突然明白了过来。

 

他咳了一声。

“你的意思是说,吻你吗?”

红潮从耳朵蔓延到了脸上。不过也就那么几秒钟的时间,林也拉开了啤酒的拉环,他盯着电视机说:“我没那么说。我问的是我可不可以咬你一口。”

“那和吻有区别吗?”

“……唔。可能有?你很啰嗦啊,到底可不可以?”

“林林。”

“什——”

林感受到气息突然靠近,他下意识地把脸转了过去,马场的脸就近在咫尺,鼻尖擦过了他的头发。

“为什么不行?我们已经是恋人了啊。”

 

告白是在几天前。

其实说告白也不太准确。马场本来只是想顺着别人(以榎田、小百合为首的一堆爱起哄的无聊人士)的话逗一下林。在源酱那边吃拉面的时候他一时兴起,对又被榎田气到的掰筷子的力道都大了很多的林说:“要不我们真的在一起算了,你也不用每次那么用力地去否认。”

“哈?”林筷子上的叉烧掉了。

源造在打电话。林慌张地看了大叔一样,然后红着脸压低声音说:“你有没有搞错!?我是男人。”

“我知道啊。”

“你……小百合……你喜欢女人的吧?”

“我也喜欢林啊。”马场说,“跟是男是女,你打扮成什么样没有关系。”

 

其实马场也说不清楚自己这句话有几分开玩笑几分真心。他对林的感情没有那么好概括。但如果硬要说喜欢还是不喜欢,肯定是喜欢的。如果不喜欢,再多管闲事也不会把他留在身边的。

这点上他没有说谎。

 

——没想到的是,林答应了。

虽然反射弧有点长。

 

吃完拉面,他们坐电车回家,从博多站出来,路过便利店马场想起来家里的酒没几瓶了,想要去买,他还没进店门,就听到林在后面说。

“……好啊。”

蚊子般的声音。过了一会儿,没等到的林抬起脸,围巾遮住了他的嘴和表情,但他的眼睛水汪汪的。

“我说好啊。”林说,“你赶紧出来,外面冷死了——顺便帮我买支唇膏。要蜂蜜的。”

 

 

告白,答应,顺理成章。但是他们的相处模式没有变。以前什么样现在还是什么样,弄得马场都有点搞不清,所以是做梦?又或者只是一句玩笑话,纯粹想看马场会有什么反应的那种。

不过他也不是很在意,因为确定关系或者不确定关系都没有什么实质性的区别,如果林真的是个女孩,那么他们之前做过的那些事情基本上就差入籍这一步了而已。

 

……但是。

 

林突然问出了那个问题。

可爱的,有些别扭的,耳朵红红的问出了那个问题。

 

那么马场的回答当然也只有一个了:“为什么不行?”

“可以哦。”

 

他安静地等着林反应过来。他有趣地看着林无处安放的视线最后又停在了自己的嘴唇上。女装的青年甚至咽了咽口水。

“那你闭上眼睛。”林说。

马场:“诶?为啥?一般都是女孩子闭眼睛才对吧。”

“你睁着眼睛我咬不下去。”

“所以说,林,那是吻,是kiss……”

吊梢眼带着几分没杀伤力的埋怨,软绵绵地瞪了他一眼。然后林伸出了手,盖住了他的眼睛。

眼前一片黑暗,还能闻到林用的护手霜的香味。马场忍不住眨了下眼,他听到林小声嘀咕了一句好痒,然后深吸了口气。

需要这么紧张吗?

马场想笑,但现在如果笑出来,估计会被揍的吧。

 

温热的鼻息离的更近了一些。马场在心里倒数着,三、二、一……

 

柔软的唇瓣附了上来。不过只是片刻,下一秒,林如果他之前所宣言的那样,咬了一下。

当然,力道不大,像是在确认美食的味道一样,小心翼翼地啃噬了一下,马上就松开了。

 

马场听到自己的呼吸有些乱了。

林“嗯”了一声,松开了手,适应了光线后,映入马场眼帘的是一张若有所思的脸。

“感觉也没什么味道嘛……”林说,“接吻到底哪点会让人兴奋呢?”

 

“你想知道吗?”

“哈?才没有。我刚刚不是自己试过了嘛,就这么回事而已。”林说,“真无聊——你干吗?”

马场扣住了林的手腕,他们俩的主被动关系瞬间调换。原本林就是灵巧系选手,力气远没有马场大。

他把林推倒在了沙发上,居高临下地盯着有些懵了的少年。身上的毯子扭在了一起,也给林想挣脱开的行为增加了难度。他尝试了两下,乖乖的放弃了。

 

“我来教你吧。”马场说,“是我的错,忘记了你完全不懂这些呢。”

林又咽了咽口水:“我,我已经学会了啊,就刚才,我不是试过了,有时间接吻不如去做点别的有意思的事情啦……”

“我会教到你说不出‘无聊’两个字的,林同学。”

马场说,“好了,教学开始了。”

 

他低头吻了下去。

 

END

 

一个小脑洞而已。不过这篇的马场还停留在林很有趣的阶段x

还没有到很ZQSG的地方x


评论(8)
热度(277)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