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场林/崇诚]来者是客(1)

博多豚骨拉面x池袋西口公园

只看过其中一部作品也完全可以阅读,以(别人眼中的)马场林跨场子来池袋解决某个委托为主线,模仿石田老师IWGP风格(但是学的不像)的真岛诚为第一人称主视角的故事。(阿诚和崇仔二人关系,当然没有在交往,用原作的距离感写一下,跟交往也没啥区别了估计)

 

……下了没人看也要写完的决心x

 

如果都OK的话→

 

 

 

 

很多人都觉得秋叶原是OTAKU的圣地,这个想法其实非常浅薄——倒不是因为对于我来说,比起二维女孩的大腿和内裤,秋叶原更像是“便宜的二手电子产品”的代名词。某位与我相熟的ACG宅曾经评价过在OTAKU浓度上池袋不会逊色秋叶原太多。硬要说的话,就像是入门级大众向的古典乐,比如《欢乐颂》、《蓝色多瑙河》和尼尔森《第三交响曲》、布里顿《感恩赞》的区别。听不懂吗?其实也无所谓,如果你想成为资深OTAKU的话,总有一天会来乙女大道和池袋K-BOOK看一看的,这些还都仅仅是“表”的部分呢!

 

……以上其实这些都是我刚刚听来的,现学现卖而已。ACG宅的世界毕竟离我这种无聊的普通日本青年还是有点远。但是在对于池袋的认知上存在缺失,我实在有愧于心,所以在撰稿前紧急补习了一波,怎么样,也没什么破绽吧?

事情的起因是前段时间我那仿佛长在自己房间里的蘑菇一般的高中同学和范难得主动出门,邀请我去参加一个OTAKU们的秘密集会。理由只是因为担心自己的人身安全,虽然我对自己的职业定位并不是保镖,只是池袋的麻烦终结者兼国王的臣下,但是朋友所托,总要给个面子。让人庆幸的是,集会——他们叫“同人展”的那个活动现场里除了散发着奇怪“味道”的宅男们,还有许多漂亮的女孩子,各种类型的,穿着各种各样带花边的带蕾丝的蓬蓬的衣服,当然也不会少装扮成动画或者漫画人物形象的,果然我还是喜欢三次元的人类呢。

 

话说这种规模还能叫秘密集会吗?虽然不是很明白,但是这次我们要讲的故事因为这个一年举办四次的“池袋地下同人展”而起。崇仔自然也被卷了进来,除此之外,我们还邂逅了两位远道而来的身手不俗的朋友,他们是这次事件的绝对主角。博多口音真奇怪啊,明太子的味道倒是不错。事情已经过去两个多月多了,此刻的我一边吃着发型奇怪的侦探寄过来的土产,一边回忆这这起在秋末发生的,池袋的“里世界”里波澜壮阔的“池袋OTAKU痴汉事件”。什么时候也去博多玩一玩好了——国王大人肯跟我去的话。

嘛,我可是坐不起新干线也付不起机票钱的。

 

 

 

那是答应和范会陪他潜入位于Sunshine大厦附近的同人展场地的第三天。同人展开展的两天前。非常难得的,我接到了他的电话。

“阿诚,”他的声音很低沉,“雪乃小姐不能到场了。”

雪乃就是他这次去同人展的主要“目标”,一个写真偶像,出了很多装扮成动画人物的写真集,他前几天向我提出委托的时候,还忍痛割爱地借了我几本来看,尺度不小,可以说是大饱眼福。

听他的口气仿佛并不是单纯的放鸽子,于是我追问了一句:“怎么了?”

“雪乃小姐,被袭击了。”

 

最初的情报,是来自雪乃的公式推特,是由她的经纪人代发的。推特上只是说因为一些原因无法到场,具体的不方便告知。但很快的,匿名版就八卦出了雪乃所遭遇的悲剧——消息来源据说还是G少年,那可真是靠谱啊。

雪乃被痴汉跟踪狂袭击了,昨天半夜,不知道有没有被侵犯,但现在正昏迷不醒地躺在医院里,虽然没有生命危险,但是之后各种意义上的完全恢复可能都很难了。

没有目击证人,也没有更多的情报。但,这并不是第一例了。上半年夏季展会开始前后,也有三名即将参加同人展的女性被痴汉跟踪袭击,只不过当时因为一些原因,前两个很幸运地没有遭到侵犯,收到了惊吓逃离了。但是最后一个——一位在IG和推特上很活跃的女性Coser,名叫沙耶加,她不仅没能甩开痴汉,还遭遇了性侵。

从各种角度来说,这应该是同一个人的连环犯罪。但是因为犯人“似乎进行着cosplay““天色太暗难以辨认”“或许并不是池袋住民”等等原因,警方并没能找到凶手。

令人遗憾的是,沙耶加在那之后经受不住心理压力,选择了自杀。她的讣告几天前才发出。不久之后的现在,这位令人作呕的痴汉再度出现,并且得手了一次。

 

“不可原谅。”总是面无表情,仿佛并不拥有人类情感的和范,在电话那头咬牙切齿的说,“阿诚,我无法原谅这个人,请帮我找到他,然后,让他得到应有的惩罚!”

我答应了。

 

池袋的麻烦终结者,就是为了将这种垃圾清扫出去而存在的。

 

 

挂掉和范的电话,我直接打给了G少年的国王殿下。

“喂?”崇仔好像是刚睡醒一样的声音令人有些不爽,刚刚查的资料还在我脑海里打转,我没什么开玩笑的心思,直截了当的说:“听说了吗,有个女人在池袋被痴汉袭击了。”

“嗯。”国王冷冰冰地赢道,“我刚刚还在想,你什么时候会给我打电话。所以,有计划了吗?”

“还没有,你那边有什么我不知道的情报也不一定,见一面吧。”

国王爽快地说:“老地方,我带着几个知情的小鬼过来。“

 

他迅速地把电话掐掉了。我嘀咕了一句,习以为常的准备出门。我家的老太婆也已经很习惯了。甚至都没有抬起眼睛看我一眼。大概在听到话筒里传出来的崇仔的声音的时候,这女人就默认了我要去给人家打工了吧。

到池袋西口公园不过十几分钟的路程,崇仔还没有来。但四周已经出现了一些开路的G少年。

我向那条在G少年默认属于我和崇仔谈事情时用的长凳——也就是我们的“老地方“走去。那儿刚好能被喷泉挡住,得天独厚的环境。当年解决了影子事件和冬战争危机后,国王就是在那里施舍了我一次握手。也不知道崇仔后来下了什么指示,总之但凡我到这边来,这张长凳永远会为我留着,这是什么奇怪的特权吗?

 

映入我眼帘的画面却十分诡异。

那条王和臣子专属的长凳竟然已经被人占领:一个发型十分奇怪的高大男人,明明天气还不冷却穿着白色的毛衣。一个金发的女人,身材在女人之中可以说不算娇小,但意外的有些小鸟依人的感觉……如果她没有在对那个男人发脾气的话。

啊……我并不是真的将“那个长凳”当作是自己的所有物。但是一个默认的规则被打破的时候,总会对始作俑者涌起好奇的情绪。

第一个念头是:他们应该不是池袋人吧?

就算是与G少年或者其他组织无关的池袋人,也不会傻到看到四周那些威风凛凛、杀气十足的“有色团体”还面不改色地走进公园里旁若无人地吵架!?

 

难道是来参加同人展的OTAKU?唔,怎么看都不像。与其说是阿宅,那高个男人更像运动系男子,女人嘛,虽然身材稍微有些高大了,但是是个时髦的小美人。那么其实是现充来着?w

我好奇地又凑近了些。

 

“都说了——所以到底为什么钱包会被偷走啊!笨马!你蠢得无可救药了吧!”

“还不是你看到药妆店走不动路了?那些东西难道博多没有嘛?就算博多没有还可以去天神买!因为你太兴奋了才会丢的啊……”

“有些限定品只能在东京买到啊我不是解释过了,还有你,你自己也兴冲冲的去逛棒球商品店了好吗?”

“我采购物资是天经地义的。”

“你根本就是忘记我们来的目的是什么了吧?”

 

这位女朋友小姐气势十足,不过怎么听……这个声音,还是有些太男性化了?虽然人是很漂亮啦,她有一些奇怪的口音,感觉上不是日本人。微妙的违和感,很矛盾,但是不会让人觉得讨厌。这个被叫做笨马的男人,有这么可爱的女朋友居然还要跟人家吵架,很是身在福中不知福,以及,听那些话,他们是福冈来的啊。

 

我一边思考着,突然察觉到了两道视线。抬头低头之间,那对情侣突然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移动速度未免也太快了吧!?

后背一阵发冷,这种危机感很久都没有出现了。最近的池袋真的太和平了,可能是因为国王的管理手段吧!已经没有什么实力强劲的陌生人会轻易出现,所以我也放松了警惕。

 

一把匕首正抵在我的脖子旁。是那个女朋友。

“你这家伙,在偷听什么啊?”

我眼角余光看到四周几个G少年传递来的眼神讯息——诚哥,需要帮忙吗?

我摇头表示不要。他们很警惕,但感受不到恶意,也许只能本能。

看到我摇头,女朋友更加不满意了:“摇头是什么意思,你光明正大的在那边偷听还能否认的嘛?”

“林林,”男朋友说,“光明正大的偷听这个用法,有点奇怪。”

“啰嗦,我日语不好。”瞪了男朋友一眼以后,女孩面向我。在这么近的可以观察到脖子的距离,还有她……他握着我手臂的力度,我在心里哀嚎,并未自己的眼瞎感到不可思议。

当然也有一些小小的冲击。不过池袋人可能是全东京见过“异类”最多的地方。女装男子而已,最近这么流行,我也不应该这么大惊小怪。

 

我觉得我应该展现出池袋人热情好客的传统,于是我笑道:“那个,你好,我跟朋友约了在这里见面,一般不会有人在这里,所以好奇了一下。”

“哈?”女装的青年看了一眼身后破旧的椅子,“所以外面那一圈看上去就不怎么能打的小鬼是在守着这个破凳子吗?难道我们闯进了什么基地?”

“并不是……那个,能把匕首放下吗?”

“林林。”男人说道,“这里不是博多,我觉得你还是收起来吧。”

怎么跟叫熊猫似的,但是现在不是笑的时候。

名叫林的美人虽然有些不情不愿,但是还是把匕首收起来了。我判断这个运动系男子是比较好沟通的人,于是在松了口气后转向了他,做了一个简单的自我介绍。

 

没带名片,只能这样将就一下了。

“我叫真岛诚,是一个爱管闲事的池袋人,看你们的身手不像是一般人,所以,请问你们来池袋做什么?遇到什么困难了吗?”

听到了我的名字,男人眼睛一亮。

“哦,是那个,你就是榎田说的真岛诚啊。没想到真的能见到真人,幸会幸会,我叫马场。这个是林林,我的食客。”

“不要叫我林林!我叫林宪明,你好,听说你是个侦探?“

 

我才不是侦探呢。不过,他们提到了那个名字,我倒是有些察觉眼前这两个人是什么身份了。榎田——无线电曾经提过的,与他在情报和黑客技术上都有的一比的某位博多在住的天才少年。他是东京人,但是却在博多扎根,那么,提到博多的话。

 

眼前这两个人,是,杀手?

两个杀手,在池袋丢了钱包?

 

TBC

 

丢钱包是跟DRRR联动的梗,不过,虽然都是在池袋,但是是完全不同的故事。

本来觉得上中下写得完,现在估算一下可能要六七章,大家随便看看吧……因为有案件嘛_(:з)∠)_


评论(17)
热度(149)
  1. 神说要有光柚子冰 转载了此文字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