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场林]马场事务所的下午三点半(END)

 明天就开播大家捧个场吧。


“我说啊……”

马场拉长声音说出这句开场白的时候,林正盘腿坐在沙发上,左手按着遥控器,右手一刻不停地从薯片袋子里摸索最后几片残渣。他向来不喜欢浪费食物,这种“不浪费”甚至到了有点病态的地步——比如仔仔细细摸了一遍空袋子以后,林还很自然地舔了舔手指,珊瑚色的唇蜜蹭到了指尖,他看都没有多看一眼。

于是马场又说了第二次,这次稍微大声了一点,盖过了电视里一边大喊一边追逐着女主角乘坐的巴士的男演员。

“我说啊,林。”

“嗯?”

穿着女装的少年总算理了他一样,但是仍然没有施舍哪怕一个眼神。

 

马场把空了的薯片袋子揉成一团投到垃圾桶里,又给专注于重播的月九剧的少年翻出了一包新的,拆好,放到手边容易摸到的地方。

“虽然你只是喜欢穿成这样,不是有性别认同障碍……”

林用鼻子应了一声,懒洋洋地说:“所以?”

他咬了一口薯片,还没来得及咀嚼就皱起了眉头,呸了一声,扭头瞪大眼睛看向他的同居人、合伙人:“这什么玩意——明太子味的薯片!?你是从哪里弄到这种东西的……”

春末夏初,事务所里还开着暖气。林穿着亚麻材质半透明的衬衫,荷叶边和公主袖衬得他更加娇小动人。下面照常搭配着他很喜欢的一条浅灰色的格子裙。但问题就出在这里了——他穿着裙子,却大咧咧地盘腿坐着。马场几乎不用怎么仔细看都能发现林今天穿的又是一条红色的平角内裤,虽然这件事他今天早上起床的时候就知道了。

端庄美丽的妆容、金色的长发、可爱淑女的打扮,和这略显粗鲁的坐姿和让人无法不在意的平角内裤和隐约能看到形状的某个部分……

实在是让马场无法不在意啊!

 

“你的仪态也太奔放了吧?”马场平静地吐槽道:“全被看光了哦。”

 

林白了他一眼:“你是哪里来的色狼吗?”

“……是你自己露在外面叫别人看的。”马场回道,“你以前也这样吗?”

“什么样?”

“没遇到我的时候,去坐电车或者在外面吃饭的时候,也这样坐?”

“不啊。”再说,为了省钱给妈妈妹妹补贴,他也很久没有去外面吃饭了。“我只是喜欢穿女装,又不是暴露狂,你不要随便把这两个东西相提并论。”

“……”

说完,林换了个姿势,他不再盘腿坐着了,可能是因为时间太长,腿有点麻了的缘故,但是新换的坐姿也怎么看怎么奇怪,两条又细又白的腿张得太开,比刚才暴露的还过分了!

“……你能平安长到这么大也是挺不容易的。”马场说。

“你好烦啊。”说着又啃起了刚嫌弃过的明太子味的薯片,“我看上去像是傻子吗?在别人面前当然是维持住与外表相应的形象啦。不然早就被当成痴女逮捕了吧。”

再说了,一个职业杀手,就算行为古怪奔放了点,也不可能被拐卖去当陪酒妹的!也不知道马场后知后觉的在担心什么。

 

说自己不是傻子的女装少年伸手揉了揉腿。

马场长长的叹了口气,在这方面他的确是说不过林的,毕竟马场可没有过女装上街的经验……他正想转移话题到中午吃不吃拉面上,事务所的门铃响了。

 

“叮咚——”

“来了。”马场应了一声,踩上拖鞋去开门。这个冷清的事务所平时只有杀手或者警察会来光顾,下午时段有客人真是稀奇。

……打开门才发现其实也不是客人,而是亚马逊的送货小哥。他说有马场先生的包裹,但侦探却根本想不起来自己买过什么。不过用脚趾思考一下也知道可能是林那家伙刷了他的信用卡吧。侦探心里叹了口气想去拿印章,回过身去却看到了沙发上的林改变了坐姿。他并着腿端正地坐着,就像是电视剧里走出来的大家闺秀。

“怎么?”

他细声细气地说。

 

像是突然想通了什么一样,马场笑了一下:“没什么。”

他从自己的抽屉里拿出了印章,转身回去在快递单上盖上了印,签收下了这份不算重的包裹。

等门关上,看不见陌生人了,马场拎着包裹再走回电视机前,林又恢复了他“最舒服的坐姿”,不太在意地让红色的内裤露在外边。

 

——林把这里当成自己家里了呢。

马场心想。

有“别人”和没有“别人”的区别是真的明显。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个有些毒舌又有些别扭的杀手,开始把这间又脏又乱的事务所当成了家,产生了归属感。

 

这个事实让马场的心情很愉悦。

 

“喏,你的。”马场把包裹丢了过去。

林“啊”了一声,但训练有素的杀手又怎么会被一个小小包裹击倒呢,他叼着薯片接住了包裹,然后喉咙里发出了小猫似的“呜呜嗷”的声音。

“新衣服!”

他开始粗暴的拆包裹——手撕不开的地方就上匕首,那把不知道沾过多少人喉咙上鲜血的匕首,现在锋利地割开了脏兮兮的胶带。

马场站在那儿看着他露出孩子一样满足的笑脸。林从飞机盒里拖出了一条裙子……然后是第三条、第四条:连衣裙、西装A字裙的套装,还有做成了超大款卫衣的裙子。

那件卫衣上还印了一碗拉面。

箱子里的最后一件,是和那条oversize的裙子颜色不同款式不同但图案一样的另一件卫衣,尺寸上来看,是一件男装。

马场楞了一下,想问林不是放弃穿男装了么?那件深蓝色画着拉面图案的男款卫衣被扔了过来,啪地一下精准地砸到了他脸上。

 

“我还没有信用卡,所以就算你借我的钱了。”眼睛被蒙住了,只能听到林有些不太自然的,好像在害羞的声音,“这件衣服是利息!给你穿了。”

逻辑上好像哪里有点不太对……但马场现在很高兴,就像你养的猫缠着要吃贵的要命的猫粮,却也会在一觉梦醒的时候叼一只老鼠献宝似的给你当做礼物一样,不论礼物如何,这份心意本身就很让人心动了。

他把卫衣抓了下来,嘴角翘了翘。

林缩在沙发上,身边围了一堆衣服,他精致纤细的眉毛高高地扬了起来,语气里有些不自然:“你可千万别跟我一起穿!”

马场笑道:“我一般都穿白色的衣服……”

林却不高兴了:“你敢不穿!?”

马场笑得更开心了。

 

电视里,那个傻乎乎的男主终于靠两条腿追到了伤心离开的女主,两个人在大雨中相拥,互道热烈无比的爱的誓言,无外乎我不在乎你是谁不在乎你的过去,只希望你的未来里有我云云。

马场说:“晚上出去吃吗?”

林的眼睛亮了起来,过一会儿压着声音说:“豚骨拉面的话免了!“

“吃水炊锅吧,你昨晚用手机查了好久吧,来福冈那么久没吃过是有点不像样。”马场看了眼手机,“嗯,现在出发的话差不多了,可能会排队,我去换衣服。”

林好像有一堆话要说,最后都憋了回去,变成了一句:“……换衣服?”

马场挥了挥手上的:“换这件啊。”

“…………哦。”

 

“等等!”林从沙发上站了起来,“我也要换!”

马场回过身,眼神瞄了一眼情侣款的那件。林“切”了一声:“你别多想,只是,我身上这件沾到薯片屑了!”

“哦。”

“哦什么!快帮我找找鞋子在哪里……是不是踢到沙发下面去了。诶,等等,你干嘛……“

 

一米六五的个子在女孩子中已经算高了,但作为男孩子来说却是着实娇小,更不用说怀里的人,其实是一个职业杀手了。

马场托着林的屁股把他一把抱了起来,林的手上还拿着薯片,两条细腿无力地踹了两下,最后顺其自然地直接跨到了马场腰上。

“待会儿再给你找拖鞋。”

“哦……”

 

反正之前背也背过了,抱也抱过了,一张床也睡过了,再说本来就是男孩子,好像也没什么不行的。林在脑子里想了一圈,觉得完全大丈夫,索性伸手勾上了马场的脖子:“好了,走吧,把我的衣服带上,我饿了。”

 

“嗯。”马场鼻子呼出的热气就在林肩窝的地方,痒得他抖了一下。林锤了一下马场的背,喊了一声:“GOGO!水炊锅!”

 

真是和平美好的下午呢。

 

END


评论(18)
热度(1531)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