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诺普]夜明けまで(END)

/直到黎明到来

/EP.PROMPTO衍生,DLC未通关谨慎阅读

/写文时的BGM -《Silhouette》Owl City 可以配合食用

 

 

阿拉尼娅又救了普隆普特一次。

说“救”并不准确。她猜自己即使没有出现,这个已经在无边的黑暗中战斗了将近十年之久的家伙也是对付得了区区几个铁巨人的。虽然近些年尼弗罗海姆境内的尸骸都有各种不同程度的变异升级,但富有经验又总在路西斯与尼弗罗海姆间来往的普隆普特还不至于被逼到绝境。

但打的依然有些吃力就是了——毕竟他擅长枪械多过体术,拉不开距离就会处于劣势。相比之下,重装持枪的阿拉尼娅在这种场合就更灵活一些。

 

她只是碰巧路过,看到了熟悉的身影,而后上去顺便帮了把手而已。普隆普特见到是她也没有露出什么意外的表情,干练飒爽的佣兵团大姐头经常活动在这一带,此前他们也曾二度三度联手清理过帝国军的基地,并肩作战也并非是第一次。

虽然“谢谢”什么的只说过那么一回而已。

 

替普隆普特解围以后,阿拉尼娅请他到佣兵团临时驻扎的地方休息一下。普隆普特本来推脱了几句,说是要赶路,马上的回路西斯去,但没走两步脚步有点不稳,差点拄着散弹枪就摔一跤,阿拉尼娅瞥了他一眼,说,你还是歇一歇吧,再急也要有力气赶路。

下巴上特地留了一簇小胡子,看上去却依然有些孩子气的男人摸了摸头,难得的露出了初次见面时的那种笑容。

 

阿拉尼娅不知道该如何形容——这么多次接触、相处,她已经很久很久没有看到过普隆普特那种表情了。第一次见面时,这个金毛的小子和王子还有眼镜军师在一起,面对着明明算是“敌人”的自己,还能没心没肺地笑着,跟那个王子打打闹闹的拌拌嘴,还带了些轻浮和天真,这十年间她鲜少能看到当年胆小又爱碎碎念的普隆普特的影子。

然而此刻,从前的他好像回来了。

 

发生了什么?

 

永远的黑夜降临之后,时间的概念变得极为模糊。人们大体上是累了就休息,有精神了就起来。像雷斯塔伦那样的地方还有统一的时间观念,其他零零散散的人类居住的地区,可能都没隔多远,但是作息却是完全不同。

不过对于战斗在最前线的猎人和佣兵来说,不眠不休的战斗都是家常便饭。能够堆起篝火露营休息都是极为奢侈的事情。

 

阿拉尼娅拥有一整个运转良好的佣兵团,她的补给是从来不缺的。普隆普特与伙伴分开行动以后,大多时间在人烟稀少,只剩空荡荡的死城和危险系数极高的基地的尼弗罗海姆做着自己的调查和战斗,食物也好露营也好都是糊弄过去的。于是当阿拉尼娅把热好的豆子炖肉罐头递过去的时候,他甚至露出了一个感激的表情。

 

“罐头!”他说,“哦,罐头,我以前还嫌弃这玩意不如伊格尼斯做的饭好吃……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他摘掉毛线帽,吸了一下鼻子,开始毫无形象的扒拉起了香喷喷热乎乎的豆子。

阿拉尼娅有些哭笑不得,但他呼啦呼啦吃饭的声音听得人还挺有食欲的,吃了八百次的罐头好像也显得美味了。

 

她忍不住说了句:“你不太一样了。”

普隆普特抬头,嘴上还有一圈酱汁:“怎么了?”

阿拉尼娅举着叉子想了想:“嗯……怎么说呢,第一次救你,就从第一魔导兵基地把你带出来那次,我看你很不爽。”

普隆普特:“我记得,你还把我踹到地上了。”

阿拉尼娅:“那个时候就是一脸‘我不活了’……好像完全失去了人生的意义一样。”

普隆普特:“唔……某种意义上来说也没错,但是我被你教训过以后就想通了呀。”

“但是,”阿拉尼娅补充道,“之前几次我们合作,我觉得你在忍耐。”

“…………?”

阿拉尼娅:“我说不清,但和现在不同,现在的你——神采奕奕,充满了希望和活力,给我的感觉是,你想要努力的活下去。”

放下了罐头,普隆普特笑着说:“阿拉尼娅,你这话很奇怪,可以的话,谁不想活着呢?”

“有念想的活着,和单纯的苟活,是不同的精神状态。”

普隆普特愣了愣,最后“嗯”了一声,嘴角微微扬起,却没有多说。

 

吃完这一餐,他们简单的收拾了一下。阿拉尼娅到属下那儿逛了一圈,看了看值班交替的情况,再回来的时候,发现普隆普特拿着相机,正在翻看照片。

“诶,”她坐过来,“这些年都还有在拍吗?”

普隆普特幅度很小的点点头:“有,不过我换了个相机……之前的那个交给伊格尼斯替我保管了,如果我在外头遇到什么不测,那些东西好歹还有重见天日的一天。啊,这话不太吉利,我没跟伊格尼斯他们说过。这个是新的,里面基本都是……这十年左右的照片,并没有几张。”

“一片黑的,有什么好拍的呀。”

普隆普特抬头看她:“嗯,是给诺克特看的呀。“

“诶……?”

 

跃动的火光旁的二人一时陷入了沉默,只有普隆普特按键的声音。

“你看,他去了那么久,回来的话,很难一下子接受时间的变化,也不知道外面是个什么情况吧?所以我拍下照片,等他回来了就拿给他看,跟他说说去过哪些地方,现在是什么样了。”

他的表情雀跃里带着兴奋,很有感染力。

阿拉尼娅却依然沉默,不久,她换了个话题。

 

“对了,听说——路西斯终于有地区开放了接收帝国的难民,是你争取来的。”阿拉尼娅顿了一下说,“还得感谢你,我的小伙子们有不少家人好友散落在外的,现在很多都找到合适的地方安顿下来了。”

普隆普特摇摇头:“不是我一个人能决定,也不是我一个人能做到的,要谢还得谢那些路西斯人。虽然是有隔离居住,但他们愿意收容已经是很伟大的事了。‘在灾难面前,首先我们都是人类。‘”

阿拉尼娅犹豫着说:“我知道你不太喜欢承认自己是……尼弗罗海姆人。”

普隆普特:“并不是不喜欢承认。我本来就是路西斯人啊。”

他的脸上看不到任何动摇的表情,阿拉尼娅很知趣的没往下说。

普隆普特:“我做这些,不是因为我的出生地在哪里,或者是可怜哪些人的遭遇。”

 

“——只是因为,我答应过路西斯未来的王,‘要一起建立一个不在意出身的国家‘。”普隆普特望着火光说,“等他回来了我会告诉他的,’你看啊,在你不知所踪的十年里,我已经帮你把群众基础都打好了,你已经比我落后那么多啦!‘。等到他成为王以后,再拿这个狠狠敲他一笔,让他替我买下陆行鸟赛场的永久参赛权之类的……”

柴火噼里啪啦地想着。他的声音渐弱。

“因为是他的愿望。”普隆普特说,“也是我的。格拉迪奥……表示了理解,伊格尼斯也是,他们太温柔了,但是我不希望他们勉强自己。诺克特不在的时候,大家去做自己觉得正确的事情就好,所以我们分开行动了。“

他切换了几张照片,突然停在了一张三个人的合照上。

格拉迪奥已经把头发留得很长了,伊格尼斯也换了一副眼镜,普隆普特还没有留起胡子,他们在闪光灯下合照,没有笑容,神态却异常的坚毅。

 

“我已经是能够独立行动的,不必依靠大家的成熟的大人了,诺克特回来一定会吓他一跳的。”普隆普特说。

“但是他应该不会夸我吧,诺克提斯殿下嘴可是很硬的,啊,马上就要是陛下了吧,等我们把王都夺回来。”

“除了陆行鸟赛场,再要点别的什么好呢?搞辆摩托车怎么样?可以把他从王宫里偷偷载出来玩,又拉风又显眼那种,做王好像很无聊的样子。处理政务无聊的时候,可以带他去兜兜风!让路西斯的王坐在后面还有点刺激呢。”

“以后,是叫诺克特还是叫陛下呢,哪种都太极端了,哎呀哎呀……”

 

“阿拉尼娅,”普隆普特看向了静静听着的女佣兵,“他要回来了。”

阿拉尼娅好像看到了火光的映照之下,他点缀着雀斑的脸颊上,好像有什么亮晶晶的东西一闪而过。

“我收到了伊丽丝的联络,神影岛上有东西‘活‘过来了,十年了,诺克特……回来了。”

他用带着手套的手掌摸了一下脸,脸颊一下就变得通红。

 

“我会赶回去和大家伙汇合,然后迎接他。”

普隆普特笑了起来,像个孩子一样。

“这片黑暗会消失,诺克特带着黎明回来了。”

 

 

END

 

 

此时的普隆普特,并不知道等待他的王的,是什么样残忍的命运。


评论(4)
热度(119)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