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雀与蝉

我也不知道到底是庄信还是信庄啦……

入坑才一个多月韩信都没拿到就买了逐梦之影皮肤的人表示

下次出个逐梦之鱼吧(x



韩信回到基地,还没来得及将外装甲脱卸完毕,手腕上的传讯环就滴滴的响了起来。他刚准备拆了头发,这会只能又松松垮垮地扎回去,有些不耐烦地关掉了玻璃上的光学屏障,只见戴着单片眼镜的参谋,正在外头笑眯眯的看着他。

张良亲自来取“幻影之鲲”的密钥,倒是让他有些惊讶。

 

“虽有波折,但总的来说并不算太难。”

开门让他进来,指了指密钥盒子的方向,王牌特工总结了一下这次的行动,然后又似真似假的抱怨了一句:“怎么,信不过我?”

张良没有回答,瞥了那毫发无伤的密钥箱一眼,道:“真的没遇什么大阻碍?”

韩信:“我有必要骗你吗?还是你要验货?我记得这个东西……是只要连上就能看到数据了吧。”

张良叹了口气,摇头道:“你不觉得蹊跷么?”

韩信:“……我看你就是在怀疑我的能力。”

“并非是怀疑你,而是不敢相信,朱庇特的那位天才发明家,居然对你偷走他心血之作的行为无动于衷。”

“哈?”

韩信笑了一声:“先不说我的潜入悄无声息,等他们察觉到的时候,我早就溜得无影无踪了,就算现在他反应过来了又能把我怎么样呢?被王牌打败是他的荣幸——对了,他叫什么来着?‘鲲’的主人。”

“庄周,他叫庄周。”张良说,“稷下学院中的佼佼者,你不应该小瞧了他,你打开过‘幻影之鲲’吗?”

“没有。”韩信有些烦躁地说。

 

“幻影之鲲”被分为了两个部分——一旦启动就能够令所有战争武器停滞的拥有声波静默效果的装置的核心芯片,被密封在了一个特殊金属制作的盒子里,之前就已经送往了他们自治领的秘密实验室,进行了第一轮扫描,确定了的确是幻影之鲲无误!但只有芯片还不行,他的发明者是个无比狡猾的人。根据韩信的情报,要想启动“幻影之鲲”,还需要一样东西:密钥。其实是一个小程序,只要将它置入任何一个有网络——哪怕是局域网——的设备里,进行正确的操作,就能设定“幻影之鲲”的启动时间,和打击范围。

 

张良:“什么叫‘正确的操作’?”

韩信:“不太清楚,我潜入的时候得到的情报是需要回答几个已经设置好的问题,不过应该可以强力破解吧,子房,这点小事你应该做得到吧?”

张良:“不难。”

韩信:“那要不现在看看?”

张良吃了一惊:“现在?要是不小心直接触发怎么办?你忘了幻影之鲲是如何暴露了的?就是因为第一次实验效果实在太过巨大,惊动了所有自治领潜伏卧底的特工们。”

韩信笑道:“那庄周又不是傻子,经过那一次后,应该会装一些以供测试的不至于直接运行的二次验证系统吧?来,别犹犹豫豫的,让我来看一看这个天才发明家到底弄了些什么名堂吧。”

 

没等张良阻止,他伸手拿过密钥的箱子,三下五除二地从里面拉出了连接线,往自己外装甲的接口上一插。

 

投影的影像马上跳了出来:与韩信偏爱的橙红色调完全不同的蓝绿配色,在滴了一声后,飞速地弹出了一段又一段眼花缭乱的代码数据。

张良:“等等,这些是……”

 

又是一声短促的“滴”——在那之后,甚至还响起了十分舒缓、令人神经放松的古典乐!

一个由像素点组成的Q版“鲲”在屏幕的右下角出现了,它甚至还可爱地甩了甩尾巴。

“你,好。”

Q版小鲲发出了断断续续的机械音,是个挺好听的男声。

“欢迎,回来,主人。”

 

韩信:“用于制裁战争的东西……搭载这种AI真的没问题吗?”

张良:“……”

 

小鲲:“请,回答问题。”

韩信:“问。”

小鲲:“蝴蝶梦我?我梦蝴蝶?”

韩信:“……”

张良:“……”

韩信:“啥玩意?”

小鲲:“是亦彼也,彼亦是也……怎么理解?”

韩信:“这个AI他不说人话的么?”

张良扶额:“行了,别玩了,连到我这里来吧,我来反向破解一下。”

小鲲还在不屈不挠地提问:“大柔非柔,至刚非刚;大仁不仁、大善不惠……”

韩信:“这话倒有些意思,谁教你的。”

小鲲顿了一下,说道:“没有人教,自己领悟。”

那机械音也没有那么突兀了。

张良已经不想去管有些脱线的韩信了,他把自己和韩信的手环数据连通,准备进行传输,却发现密钥程序拒绝了他的访问。

他隐隐觉得有些不对劲,但还是先怀疑密钥有启动就绑定无法拷贝的保护机制,决定先破解这一层再说。

 

韩信倒是跟那条鲲聊上了。

“你这个AI倒是很有趣,庄周还涉猎了这方面啊,原来他不是为朱庇特的军工服务的?”

“庄周,他并不为政府,或者军队‘服务’。小鲲答道。

“那他为什么要制造‘幻影之鲲’?在战争之中,这东西可以说是毁天灭地,改变战局的武器。”

“鲲,并非是武器。它是,结束战争,带来自由的使者。”

“自由?”韩信重复道,“不是‘和平’,而是自由?庄周难道不想要让朱庇特凭借幻影之鲲,牵制其他强大的自治领,获得话语权什么的吗?朱庇特十多年前曾经历过那样屈辱的战争,难道不会想要‘以牙还牙’吗?”

“不……”

小鲲甚至发出了一声叹息。

“不为复仇。不为名利。不为孰是孰非。只是想要自由……”

像素点形成的鲲,甩着尾巴,渐渐放大了。韩信被莫名吸引,想要伸手去触碰那说话断断续续,却又十分有趣的AI形象——这一刻他甚至要忘记,他眼前的是投影的屏幕,而非其他别的什么东西。

“子房,你要是破解了这个程序,能把这个AI直接移植到我手环的系统上不……子房?”

 

“不对劲。”张良说,“这声音不对劲。”

韩信:“?”

 

小鲲还在渐渐扩大,韩信心里突地一跳——这条鱼的图案已经冲破了屏幕的边缘,这代表着什么?这绝对不是什么单纯的动画设计!

滴,滴滴。

那一直播放着的古典弦乐停下了。

 

“糟糕了!”张良忍不住喊了一声,他的手环不停闪烁着红色的带有警告意味的光点,“韩信,快把那玩意关掉!”

“什么?”

“这条……鱼,这个小鲲,在入侵我们的网络,”顿了一下,他骂了一声,“不,他已经侵入我们的网络了!”

 

一瞬间,韩信好像抓到了什么蛛丝马迹。毫无阻碍的潜入,轻而易举的逃脱,芯片被放在了他们的秘密实验室,而密钥在他手上启动……

“子房先生,韩上尉,不好了,从第九区那边传来讯息——”房间里直接弹出了紧急联络,“‘幻影之鲲’启动了!就在刚刚,几秒之前!我们所有的武器,所有的武器设备都,都已经无法操纵了……”

张良:“中计了。”

 

中计了,完全的。

韩信愤怒又茫然地望向了自己手环的投影,竟然还没有被掐断,但那条活泼的小鲲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做成非常可爱的样式的小喇叭。

喇叭动了一下。

 

“中午好。”

那就是小鲲的声音去除掉机械感之后的样子。年轻的,清澈的男声。

“谢谢你们配合我进行幻影之鲲的第二次实验,第一次闹的太大了呢,不过这次也很大,哎……”

韩信:“你是谁?”

那个声音说:“我是站在你们身后的黄雀,还是被你们捕猎的蝉呢?真是无解的问题……”

张良给了韩信一个无奈的眼神,摆了摆手就跑出了房间。他是实验室的负责人,这时候必须要到现场去。庄周——朱庇特的天才发明家,他的目的已经达成,现在还愿意跟韩信聊两句,恐怕只不过是出于恶趣味吧。

 

“你是庄周。”

“是的,我是。”

“这一回,我输了。”韩信说。

庄周呵呵的笑了起来。

“在我眼中,没有什么输赢胜负,你不必在意。”

这样一说韩信就更想喷血了。

 

“你想要的,到底是什么呢?”

在基地的警报声和脚步声中,那头的人轻轻叹了一口气:

“一个自由的世界。”

“这不切实际。”

“大梦一场也好,何乐而不为呢?”

韩信:“我和你不对盘。”

庄周:“我也这样觉得。”

韩信:“下次再交手我不会输。”

庄周:“希望还有下次吧,这次任务失败,请保重自己,你可以推脱到我头上,说我过于狡猾难缠,说不定能免去责罚。”

韩信:“不必你关心!”

他气呼呼地说。

 

遥远的朱庇特自治领,某个舒适的太空舱内。

蓝绿色头发的少年揉了揉被大分贝涂毒过的耳朵,准备掐断这段通话,目的已然达成,再逗这个信心爆棚的特工显然没有什么意义。

在他关闭通话前,那个特工又开口了。

“庄……博士?”

“嗯?”

“小鲲到底是AI,还是你自己刚刚即兴扮演的?”

“哦?”庄周笑了一下,“如果是AI的话,你难道还真的想把他偷到你自己的系统上?”

“…………”

“这个问题的答案,下次见面再告诉你吧,有机会的话。”

“啊?喂?什么?等等——”

 

庄周直接了断的掐掉了电话。

 

“其他且不论,耳朵倒还挺灵。”他心想,“要不真的给他开发一个AI算了?”

唔,不错,就让他再来偷一次吧,能成功的话。

 

END


评论(4)
热度(87)
© 柚子冰|Powered by LOFTER